姚惠珍觀點:活在巨人陰影下─富豪之子的痛苦

2016-02-20 07:00

? 人氣

20160127-SMG0045-022-張榮發追思會場-長榮集團提供.jpg

20160127-SMG0045-022-張榮發追思會場-長榮集團提供.jpg

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在2010年前後,眼見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辭世後,王家二代因為遺產所掀起一連串的訴訟大戰,曾私下跟王家親友說:「這如果是我孩子,一出生我就把他給掐死。」

如今,張榮發辭世不到一個月,張榮發兩房子嗣的衝突就浮出檯面。

張榮發與王永慶,都是困苦出身的創業第一代,早年環境的艱困,養成了兩人堅苦卓絕的性格。強人個性,讓他們屢屢突破困境,最終建立了龐大的帝國,成就了不凡事業。然而,父親成了「聖上」,兒子們只能活得像臣子臣服於天恩祖德中,一個忤逆,殿下就被逐出家門,成了一介平民。

眾所週知,王永慶為了王文洋與呂安妮的婚外情而怒廢太子,事實上太子廢了又立的歷史,在長榮的張氏王朝更是不斷重演。

張榮發大房長子張國華與三子張國政都曾經被張榮發欽點為接班人,兩人分別接棒不到三年,又遭罷黜。二房長子張國煒也因執意迎娶空姐為妻遭父親逐出家門數年,直到張國煒母親李美玉跪求的超低姿態,才幫兒子求出一條回家的路。

大房三子張國政(左,長榮官網)和二房長子張國煒(右,中評社)都曾有過被老爸張榮發「罷黜」的經驗。
大房三子張國政(左,長榮官網)和二房長子張國煒(右,中評社)都曾有過被老爸張榮發「罷黜」或逐出家門的經驗。

活在巨人的陰影下,有多痛苦?

2004年12月24日平安夜,當時在商業週刊的我與主管一同專訪即將接棒的張國政,原訂兩小時著專訪,因張國政話題一開,談了近五個小時。隔天,我花了九個小時的時間,整理了近三萬字的逐字稿,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談起他的父親張榮發。

他說,他的父親很嚴厲,從小到大很少對子女們說些關心的話,「有一次,爸爸來美國,我剛好準備出門去學校,爸爸就在二樓陽台對我喊吃過早餐沒?我一轉頭,眼淚就掉下來了。」

當時的我是甫接觸財經路線的菜鳥記者,見識不多,不理解富豪家族的糾葛,更不明白這種尋常的問候語為何會讓他掉淚,我就直白問他。他說:「因為那是第一次,我覺得我爸爸關心我。」

他說,他個性其實跟爸爸很像,很直又很衝,「也因為這樣,我跟我爸爸曾經因為一件公事而不合,有四年時間,沒有說過一句話。」我問他:「是沒有住一起吧?」住一起怎麼可能四年沒說過一句話?他淡淡地說:「住同一棟,不同層。」就整整四年,沒有說過一句話。

同一屋簷,四年不聞問,父子心結在於,一條歐洲航線的航權。爸爸覺得兒子「大主大意(閩南語,意即擅自作主)」,沒有經過他同意就自作主張。兒子覺得,拿下這條航權是長榮航空一大突破,機不可失,再怎麼樣,自己也是為公司長遠發展著想。沒想到,此時的父親,又成了「聖上」,逾越了「臣子」的份際,就算是親兒子,也是犯了大忌。

2005年連胡會,胡錦濤與隨團台商會面時,和張國政手八秒成為焦點。(中評社)
2005年連胡會,胡錦濤與隨團台商會面時,和張國政手八秒成為焦點。(中評社)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張國政,聽著他講述這些家事時,我腦中突然想起了卡夫卡。卡夫卡曾經形容自己跟父親的關係,父親就像是一個巨人,他龐大的身軀躺在一張世界地圖上,因為身體實在過於龐大,地圖都被覆蓋住了,僅留下一點點細縫,而卡夫卡就只能存活在那些細縫中。我覺得,我眼前的張國政,就像卡夫卡一樣,存活在那一丁點的夾縫中。

採訪到尾聲,我問他,如果人生可以選擇,你想要做什麼?

張國政說:「我想要講道(一貫道)。」

是,張國政確實是像張榮發的。

作者與其著作《繼承者們》(時報出版)。
作者與其著作《繼承者們》(時報出版)。

*作者為財經作家,著有《繼承者們─台塑接班十年秘辛》(時報出版)、《孤隱的王者─台守護之神王永在》(時報出版)等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