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豐山專欄:上天曾經多次特別保佑台灣

2016-03-05 07:10

? 人氣

新竹市政府舉辦的「二二八和平紀念日追思音樂會」(新竹市政府)

新竹市政府舉辦的「二二八和平紀念日追思音樂會」(新竹市政府)

一、

台灣浮現世界舞台的歷史不過四百年,台灣的面積不過三萬六千平方公里,台灣的土地並不肥沃也沒有什麼礦產,可是今天台灣的整體國力在全球二百多個國家和政治實體中却排名在前段班。

很客觀的比對檢討,上天對台灣曾經多次特別保祐,才讓台灣能夠在相對平靜的大環境下奮發打拼,積累出可觀建設成果。

二、

讓台灣首次浮現世界舞台的是萬里遠航東來佔領台南的荷蘭人。歷史記載,荷蘭人原來佔領澎湖,可是明末的政權告訴荷蘭人,佔領澎湖不可,往東去台灣則不與計較。荷蘭人在安平建立統治機構,當然是外來政權,吊詭的是,假使沒有這第一個外來政權,台灣不知道還會在西太平洋沉睡多久。

打走荷蘭人的鄭成功和其後統治台灣二百二十一年的清朝,當然也是外來政權。鄭成功的政權只維持了二十一年,清朝統治台灣似乎可有可無,一大批先後來台的官吏沒有什麼建樹,只在最後幾年才在台北和新竹之間建了一小段窄軌鐵路。那兩百多年間,天高皇帝遠,台灣人反而可以帝力於我何有哉!

清朝在中日甲午之戰敗兵後把台灣割讓給日本,台灣成了大日本帝國的殖民地。日本當然是外來政權,且採可惡的差別待遇政策。吊詭的是,從一八九五到一九四五的五十一年間,恰值列強百般欺凌滿清中國和民國成立後軍閥殺人放火混戰的時段,台灣因為割讓日本,反而躲過劫難。

二戰末期,美軍開始反攻,再怎麼說,台灣必難逃戰火大難,上天竟把麥克阿瑟的手觸動了一下,讓他採跳島戰術,台灣再逃過一劫。

三、

二戰結束,無條件投降的日本當然要打包離去,蔣介石政權接收了台灣。研究歷史的人各有見解,因此對此項接收,說法紛紜,但政治連結現實,接收就是現實。

緊跟著,一九四九年國民黨在國共內戰失敗後更把整個中央政府遷來台灣。

幾天前,二二八事變六十九週年,蔣介石在台灣各地的銅像被羞辱,認定他是二二八和白色恐怖的元凶。

二二八和白色恐怖的真相仍未完全釐清,受害人及其家屬的苦痛,政府再怎麼道歉、賠償都難以完全彌合傷痕。

可是在歷史的另一面,却見另一幅圖像,那就是,蔣政權來台前期的專制獨裁高壓,如果比較中共建政之後前頭二十幾年的三反五反、大躍進、土法煉鋼、文化大革命,幾百萬人頭落地,幾千萬人餓死,那麼,歷史儼然吊詭地以台灣一部份同胞的不幸迴護更多人躲過了更大的不幸。

政大蔣介石銅像(政大野火陣線臉書)
政大蔣介石銅像被貼滿傳單。(政大野火陣線臉書)

四、

「政治迫害可以原諒,但不可遺忘」這種說法是對的。

「沒有真相,沒有和解」這種說法也是對的。

因此,筆者贊成蔡總統當選人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政見。

可是,筆者同時很耽心民間的部份作為失控,以至於台灣不能在安定的環境下繼續從事各項發展與建設。

平實而論,蔣介石一九四九年如果選擇避走海南島,台灣當年大概很難抵擋共產黨政權的併吞;所以說,使台灣逃過了共產黨的併吞是功,高壓獨裁專制是過。

平實而論,假如不是有ㄧ批經建專才跟隨蔣介石來台,台灣的經濟發展可能達不到今天的水平;所以說,信任經濟專才發展台灣經濟是功,以反攻大陸為口號,做了不少一黨之私的爛事,而且阻礙民主政治的正常發展是過。

中共能夠建政當然是毛澤東領導造反有成,但失德敗政殺人無數也難逃批判,所以中共後來把毛澤東功過三七開,結束了歷史爭議。

筆者要說的是:民主選舉之下的政黨輪替,新舊任行禮如儀辦理交接概括承受,只有革命造反之後的改朝換代才能夠連根翻起,不管它三七二十一。

筆者要說的是:上天對台灣曾經多次特別保祐,保祐我們台灣人民躲過很多劫難,我們必須知所珍惜,即使轉型正義也必須以最冷靜、最理性、最公道的方式處理。

*作者為前監察委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