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一跳,媽媽變魚飼料」低潮與陽光共存,煎熬弟改號國際美人重新啟程

2019-05-25 08:30

? 人氣

(圖/美麗佳人)

(圖/美麗佳人)

七年過去了,當年驚訝眾人耳膜的「煎熬弟」鍾明軒,出落成19歲的「國際美人」。他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寫進新書《我決定我是誰》裡,關於帶給他光明也帶來黑暗的網路世界,以及那一份滲入靈魂的思念。

小六升國中的暑假,當時純粹愛唱歌的我,在 YouTube 上傳了我唱《煎熬》的影片。網友突然開始湧入我的頻道,點閱數字衝出我的想像。我還和媽媽打趣說:「你現在是星媽,接下來會有媒體來採訪我!」她還笑我說,小孩哪可能真的上電視。

想紅的那個孩子

我國小就想當明星。想要當光鮮亮麗的人,譬如說披著一個外套,旁邊有人幫我化妝,然後很多隨扈那種感覺。爆紅以後,我甚至沒意識到究竟發生什麼事,只是單純因為有人關注而感到開心,覺得哇好棒喔,我被討論了。

因為家人都不太懂 3C產品,所以一開始並沒有發現網路上的留言,直到有朋友向他們轉述,他們才發現兒子在網路上被罵得那麼難聽。爸爸甚至對我說:「明明罵你就好,幹嘛還要罵到我?」

因為網路上的謾罵,家人開始干涉我拍影片,我也認真去看網友的留言,但就算看完每一條留言,我還是不清楚自己到底做錯什麼。我知道自己被罵得很難聽,但不理解自己被罵了什麼,對一個國小生來說實在太難理解了,為什麼他們要罵我娘娘腔、死娘砲,叫我「台灣小甲斯汀」,我那時候沒化妝,沒弄頭髮也沒接睫毛,就是一個路上隨處可見的「正常」小男孩。

(圖/美麗佳人)
(圖/美麗佳人)

如影隨形的霸凌

小時候我就會因為性別氣質被欺負。那時候會覺得,好像我這樣的人,就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我那時講話真的很賤,吃了很多苦,沒有什麼朋友,跟女生比較好。那時候國小班上男生會推我,我還記得很多次被絆倒,他們很喜歡模仿我的動作,像是學我走路內八的方式。那時候只要一個人走路,我就會怕有人要弄我。我那時還學怎麼走路外八,想把自己弄man一點,變成這個社會喜歡的樣子,想說這樣可能比較不會被弄。

國中時期,最常見的是有人會跟著我去廁所,在我用小便斗時,在旁邊嘻皮笑臉探頭探腦,人多的時候還會起鬨說要檢查我有沒有小雞雞。很多人只要在走廊看到我,一抬腳就踹我屁股,黑色運動褲上都會留下明顯的鞋印。有一次我單獨去福利社買點心,準備掏錢的時候,有個不認識的人突然衝出來脫我褲子。我還遇過有人跟蹤我回家,晚上對我房間窗戶丟石頭,在我家樓下大吼大叫要我滾出來。

酸民,你是抓週抓到鍵盤喔?

從小六爆紅開始,網路酸民就是我的鐵粉。所有節目都在檢討我唱歌不好聽,或是指控我爸媽為什麼不阻止我,但我直到現在仍不理解,請問拍影片是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