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有一群人每年到喜馬拉雅山,不是去爬山,而是幫喇嘛和尼僧上課

2019-09-13 09:00

? 人氣

Phullahari寺院,群山環繞(圖/謝幸吟提供)

Phullahari寺院,群山環繞(圖/謝幸吟提供)

「你會到喜馬拉雅山做什麼?」「爬山啊。」這是很多人的答案。但是對台灣健康服務協會(Taiwan Health Corps, THC)來說,上山,是為了執行《喜馬拉雅山基礎保健員培訓計畫》。2015年1月這項計畫開辦以來,今年8月第八度上山。我跟著這群醫護人員,第三次前往尼泊爾,也是第二次在加德滿都志工旅行。

這次計畫的合作夥伴Phullahari 寺院,提供大禮堂作為授課之用,有來自尼泊爾全國八所寺院一所學校23名喇嘛以及一男一女兩位高中生,一共25人參加,年齡最小15歲、最大34歲,平均22.92歲,在尼泊爾的喇嘛多使用尼泊爾語和藏語,台灣健康服務協會醫護人員以英文授課、志工與參加課程的喇嘛和學生,也以英語溝通,課程倚賴通曉英語、藏語、尼泊爾語的大寶法王辦公室計畫經理 Lhakpa Tsering、以及曾在台灣學習中文一年、英、藏、尼語流利的Jyamyang Dorje Lama兩位翻譯的無私協助。

(圖/謝幸吟提供)
Phullahari寺院的大鼓(圖/謝幸吟提供)

課程於8月19日至28日進行,十天期間每天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半密集學習,連尼泊爾每週一天的休假星期六、以及8月23日聖牛節慶典都沒有休息,課程包括心肺復甦術及AED操作、常見疾病照護與常備用藥、口腔衛生保健、基礎營養學、複雜性創傷傷口處理及傷口縫合與護理、中醫急症處理—基本拔罐技術與放血之運用、青少年衛生保健與老年健康照護、以及基礎生理解剖學、傷口包紮處理與骨折固定等兩個複習課程,還有最後一天綜合演練。

此行是進階班第三回課程,有11位喇嘛曾經參加過協會基礎班,另有兩位參加過類似訓練,課程需兼顧程度差異,大約一半受過訓的喇嘛,成為另一半首次參加者最好的幫手。而這種「有能力者幫助較弱者」的模式,也正呼應了這項計畫培力種子人員的初心。連同此次,基礎與進階班共有山區34所寺院、1所學校,227人次僧眾、2位學生接受培訓,過程中得到駐印度代表處大力支持,包括寄放醫材以及行政協助等。

(圖/謝幸吟提供)
我是志工,正在和喇嘛確認資料(攝影:張元昱/謝幸吟提供)

尼泊爾屬於全球發展排名最後一群的國家,主要國際組織及許多國家非政府組織,都長期投入多方資源協助。台灣健康服務協會選擇「偏遠中最偏遠的地方」--喜馬拉雅山區,在印度與尼泊爾兩國,以寺院為據點,培訓喇嘛及尼僧成為保健員,讓這些受過訓練的種子,有能力照顧自己寺院同儕的基礎健康,也在緊急時處理外傷與急症。另一個重要的使命,則是協助設立並強化各個寺院的衛生站,讓衛生站不只成為偏遠山區僧眾的守護者,也保守寺院附近村落居民的健康。

不論是理論課程或是實作,喇嘛和學生都有高度興趣,課程進行中遇到幾次停電,教室陷入一片漆黑,大家期盼著電力快快恢復,可以早點繼續上課。傷口縫合課,他們迫不及待使用香蕉,把香蕉皮當成人體皮膚跟著授課醫師一步一步做,還利用下課時間,拿出自己的布鉛筆盒,一針一針練習;「心肺復甦術及AED使用」課程之後,他們更把握每一個空檔,用AED訓練機和充氣安妮,不斷練習;基礎生理解剖學,則看見他們專注抄筆記,或用手機拍下課程內容PPT。小組討論後的報告,則展現創意,以戲劇呈現。

(圖/謝幸吟提供)
喇嘛在我手上畫出第三度燒燙傷的樣子(圖/謝幸吟提供)

「改變生命的一次經驗」,來自Thrangu Tashi Yangtse Monastery Namo Buddha的Wang Chuk Rapten Lama這樣形容。本身是初級健康照護員的他說,參加課程,得到結業證書,「雖然是一張薄薄的紙,但這是對生命有影響的重要歷程,不只是把它放在抽屜。(這個學習)不是過去式而是進行式。面臨危急時刻,每一秒都非常關鍵。」

來自Palnge Monastery的Karma Rabjam說,想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是他參加訓練的動機;他用「essential(不可或缺)」, 形容自己的心得。

台灣健康服務協會執行長陳志福醫師,2015年起八度帶領台灣醫護人員與志工前進喜馬拉雅山區,這次共有八位醫護人員、八位志工以及一位工作人員,自費自假從台灣飛到加德滿都。陳志福醫師說,協會2011年成立,不過早在2005年開始,就有一群熱血醫護每年編組醫療團,深入北印度藏民屯墾區,提供短期醫療服務,一直到今天都沒有中斷。

(圖/謝幸吟提供)
從Phullahari寺院俯看加德滿都,不時聽見飛機聲音(圖/謝幸吟提供)

任務結束下山了,我知道這一群人,又在準備下一次上山之路了,我們還會一直飛到喜馬拉雅山,一樣不是去爬山,而是幫喇嘛和尼僧上課。

僧,尼,凡,都是修行,只是道路不同。我們選擇在喜馬拉雅山的寺院裡,安靜地、一步一步地做。

(圖/謝幸吟提供)
我們在Phullahari寺院當志工(攝影: 陳炙鈞/謝幸吟提供)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4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