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大稻埕》第8集劇評:誰不是「有故事的人」?一部戲不能只看男女主角啊

2016-09-27 07:30

? 人氣

兩人對彼此的情感如此幽暗不明卻又各有所冀,曖昧最讓人回味的即是這酸澀清甜(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兩人對彼此的情感如此幽暗不明卻又各有所冀,曖昧最讓人回味的即是這酸澀清甜(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金鐘入圍名單揭曉了,雖然因為報名機制的關係,紫色大稻埕只能報名前九集,導致很多演員創造的角色情緒無法完整呈現,身邊的死忠迷妹同好為了心愛的施易男沒有入圍而扼腕激動不已,但《紫色大稻埕》中鄭人碩、黃宇琳的入圍最佳男女配角倒是讓我大點頭直稱其是。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一向反骨習慣,從小看戲最愛的都是配角甚至反派,直到網路時代,夜深人靜之時,仍會像個變態粉絲般在Google網頁反覆搜尋那些可能已被人遺忘的配角演員,或是回味當年的演出、或是追查他們近況究竟如何(這根本就已經是變態粉絲無誤啊)。

一齣戲的評價好壞、收視率高低,除了劇情引人、主角人格塑造引起觀眾共鳴,那些配角更是畫龍點睛的關鍵,沒有配角的憨直忠耿,哪裡顯現得出主角的聰慧剛毅;沒有反派的奸惡狡詐,哪裡襯得出主角的高風亮節?不過,到目前為止,《紫色大稻埕》尚未出現「絕對的」壞人時,那些配角究竟如何稱職地將主角們拱上亮點?

(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逸安與如月這對情愫暗生的少年少女,正在喫茶店進行一場愛的攻防戰,如月明著說是「謝謝你帶朋友來看戲」,心裡卻嗔念記掛著「你為什麼帶別的女孩子來戲院」;為了為自己消毒,逸安扯著「那只是我家人的朋友」的漫天大謊,撇開彩雲和自己的關係。

兩人對彼此的情感如此幽暗不明卻又各有所冀,曖昧最讓人回味的即是這酸澀清甜,和好如初的二人,談起十月的美術展覽會,逸安再度提出想畫如月作為參展作品,只是這段劇情讓人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依照推論,逸安與如月也不過是二十上下的青少年,當逸安說:「我想畫有臺灣心、臺灣味、臺灣特色的臺灣女人」時,我不爭氣地翻了白眼:你一個中二屁孩哪裡懂什麼臺灣心臺灣味臺灣特色的臺灣女人?眼前這個女孩你就搞不定了啊江少爺⋯⋯再一想,也就是這種中二的性格才有這麼強大的壯志雄心,在他眼裡,如月就是他心目中理想的「臺灣女人」吧。

這場逸安與如月的對話中,沒有在旁搭話幫腔的阿玉,兩人對話將顯得作做或乾冷,總是出現在喫茶店或阿月的身邊的阿玉,性格上看似沒有什麼特色,然而在某些時刻,阿玉才是最關鍵的人,但除去那些時刻,她只是默默做好本份的工作,不忘關心阿月的生活。

飾演阿玉的黃聖雅,似是很清楚這個角色的位置,不能太突出,但也不能過於收斂,恰如其分地掌握阿玉的性格,平實淡然如真;黃聖雅演出時的不掩不奪,才讓如月相對地成為一個具代表性的人物。

(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圖/紫色大稻埕提供)

雪溪畫館裡,說話總是譏諷或借題怒斥雪湖的阿招,眼見師兄弟阿堯、雪湖即將各奔前程,而自己卻依然蹲踞在畫館中,上不得師父的誇獎、下又被師兄弟追過,阿招終於說出內心的不安:怕這樣的自己不受到大家喜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