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輩子不再嗑藥,不如安樂死!」為何迷上毒品性愛派對?破產者最痛告白

2016-10-13 18:58

? 人氣

「如果要我這輩子不再嗑藥,不如去安樂死!」長相斯文的上班族,西蒙,從求學到求職一帆風順,卻迷上「藥愛」,先嗑藥再瘋狂做愛、以毒品提升快感,嗑到沒庫存才停止。而像他這樣的人,在交友軟體上從來不是個案……

在倫敦,一種透過毒品來解放感官、增強性慾的極端性愛「藥愛」,已成了同志圈最重視的問題。只要打開交友軟體,就會看見「G水」、「喵喵」等毒品代號,以及「準備讓你爽呼呼,用一頓拳交伺候你」等露骨邀約,試過一次就會難以自拔。

雖然不是所有男同志都有這樣的嗜好,但是當毒品在網路社群、派對、酒吧、三溫暖等場所無孔不入地氾濫,誰都有可能不小心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伴隨共用針頭、不戴保險套濫交等危險習慣,倫敦每天就有5名男同志的愛滋病篩檢呈陽性反應,每個月還有數以百計因為吸毒過量而送醫的成癮者。

毒癮與性愛,為什麼一定要湊在一起?一部紀錄片《藥愛》先是訪談、再貼身拍攝好幾位男同志的私密生活,也讓眾人看見追求極致高潮、極致性愛下的悲哀現實:他們追求的,從來就不是「性」,而是「愛」……

(圖/酷兒影展提供)
毒癮與性愛,為什麼一定要湊在一起?(圖/酷兒影展提供)

「覺得很有自信、很猛、很像A片男星!」他破產賣身只為嗑藥

「藥愛」為何迅速蔚為風潮?一名躲在布幕後方、不願露臉的受訪者表示,使用藥物再做愛,讓他「感覺像是靈魂中有煙火秀在上演,神遊九霄雲外像到極樂世界!」藥物成癮性總令人難以抵抗。

只要一打開交友軟體,就能揪到一群人來 嗑藥、做愛,他們幾乎不會在現實生活中成為朋友,但能共享極端的快感。性愛派對的參與者無論是胖是瘦、富有或貧窮,全都平等,他們一同裸奔傻笑,將一切現實拋諸腦後、盡情狂歡,為了那份短暫的歡愉,多少人甘願失去健康、金錢、甚至是尊嚴。

(圖/酷兒影展提供)
各種危險性行為影片,在這些地下網站上大方展示...(圖/酷兒影展提供)

「吃藥以後,覺得很有自信、很猛、很像A片男星!」一名移居英國的西班牙人,安立奎,眼神炙熱地說著。他曾在知名金融公司上班,卻染上藥癮、錢財散盡,最後丟了工作也丟了家,只能出賣肉體賺取金錢,賺夠錢再來嗑藥。

當然,這些受訪者也不是一開始就懂「藥愛」。他們可能是受到引誘,也可能是被脅迫、陷害,例如迪克,他曾透過交友軟體參加無套性愛派對,做愛做到一半時,突然感覺有人拿針頭往他手上插,要他「好好享受」,意識也逐漸模糊。再次清醒時,他躺在浴室地板上,完全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卻早已染上毒癮,無法自拔……

現實生活飽受歧視,他們透過藥愛找到宣洩出口…

然而,毒品從來不是什麼健康食品,嗑藥時有多爽,清醒時就有多痛苦。許多成癮者因為用藥過量產生幻覺、視力退化,因為注射次數過多而造成靜脈硬化,也有人因為服用過量的G水而在派對中當場休克死亡,更不用說共用針頭與無套性交,讓多少同志就此染上愛滋。

既然這麼危險,為什麼不趕快戒掉?用藥多年的米蓋爾坦承「毒癮是一種病」,無論生理、心理都難以戒除,雖然他已經努力不碰了,還是撐不過2週又復發。

倫敦狄恩街56號,有一間針對「藥愛」開設的心理諮商診所。創辦人大衛20幾年前也是一位藥物性愛成癮者,在成功戒毒後,他深知其中癥結,決心幫助那些跟自己一樣痛苦的人,他沉痛指出:「『藥愛』的根本問題不是藥,而是愛。」 

(圖/酷兒影展提供)
大衛醫生也曾是藥愛成癮者,成功戒毒後決心幫助其他同樣痛苦的人(圖/酷兒影展提供)   

許多男同志在成長過程飽受歧視與嘲弄,無法像異性戀情侶一樣放閃、曬恩愛、接受大家的祝福,滿滿情感被社會壓抑而無處宣洩,最終導致某些人使用「藥愛」這種刺激又危險的親密行為,來填補現實中的空虛。

「其實,我在尋找真正關心我、愛我的人。」

「防治愛滋不該只是發保險套、發藥和驗血,而是治療社會大眾的恐同症!」大衛也指出,如果有一天同志不必再壓抑自己的性傾向、不必再承受歧視眼光,自由自在地活著,或許,才不會再有人用「藥愛」來逃離這個不友善的世界……

(風傳媒提醒:吸毒一時,後悔一世,別讓一時刺激造成終生遺憾)

紀錄片《藥愛》將於2016年酷兒影展上映,詳細場次與購票資訊請見:官方網站facebook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