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妥協,卻愈不被當一回事...不是每個找你傾訴的人都值得你用心對待,學會愛自己,拾回快樂人生

2019-10-06 09:00

? 人氣

不是每個找你傾訴的人都值得你用心對待。(圖/pixabay)

不是每個找你傾訴的人都值得你用心對待。(圖/pixabay)

年少時的我們,唯一不肯妥協的一件事,就是妥協。

—綠亦歌,中國小說作家

有人說,胸懷是被委屈撐大的;也有人說,時間是最好的良藥。其實,這些都是沒有營養的「心靈雞湯」,你在調侃自己是「佛系主義」的時候,難道不曾感到一陣自我厭惡,甚至感到對佛陀的褻瀆嗎?

看了幾篇「心靈雞湯」類文章後,很多人感覺自己的人生得到了「昇華」:打遊戲輸了再也不想摔滑鼠,砸鍵盤了;被主管罵、家裡人抱怨也不生氣了;被同事羞辱,朋友欺騙也無所謂了。我們告訴自己,不必為世俗的生活而煩惱不休,也不必為「詩和遠方」而糾結掙扎。

其實,這都是懶人給自己找的理由。懶人們如果連自己的中心思想都找不到,稀裡糊塗找到「佛家」,那真是懶到家了。前面是牆,後面無退路,乾脆懶洋洋原地躺好,心想做了未必成功,什麼都不做,就什麼都不會失去,乾脆就什麼都不做好了。

經常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在轉發諸如標題為<運氣不好都是因為你殺生,所以你要放生積福>這類的文章,還頗受好友認可。文章裡大肆渲染的觀點是:豬是條命,你怎麼忍心吃;兔那麼乖,你怎麼忍心吃;白菜那麼可愛,你怎麼忍心吃;穀子裡藏著下一代的生命,你怎麼忍心吃?

這種「單一歸因思維」其實就是在為自己的懶惰無能找理由。善良是「一口好鍋」,諸如道德綁架、心理疾病和生活問題等「材料」都可以堆給它。如果好吃懶做不想靠自己就活得很漂亮也算善良的話,我覺得愛爾蘭全才作家山山繆.貝克特(Samuel Beckett)的荒謬劇代表作《等待果陀》(Waiting for Godot),劇中兩名流浪漢果果(Estragon: Gogo)、迪迪(Vladimir: Didi)等待果陀也是很善良的。他們在黃昏小路旁的枯樹下,等待著果陀的到來,為了消磨時間,他們東拉西扯地找話題、講故事,做著各種無聊的事情,還錯把路過的主僕二人波佐(Pozzo)和來福(Lucky)當作了果陀。天快黑時,一個小孩走過來,告訴他們果陀今天不來,明天一定來。次日黃昏,兩人如昨天一樣在等待果陀。天快黑時,這個小孩又來了,告訴他們果陀今天不來,明天一定來。等到樹葉黃了,又綠了,等到波佐成了瞎子,來福成了啞巴,他們還在等待。天黑時,那個孩子又捎來口信,說果陀今天不來了,明天一定來……中樂透的夢還是要做的,萬一受到財神爺眷顧呢?理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很多女生玩過《戀與製作人》這款手遊,裡面的主要角色白起就是女孩心目中的完美情人,既是成功人士,又擁有「來自星星的超能力」,愛玩的女生就會在上面投入很多金錢。但現實中的完美情人並不存在。大多數女生遇到的都是普通人。一位網友說,一個女孩去相親,相親對象是一位博士後的高材生,女孩問他三十歲有多少存款,他只能悄悄地結帳離席了。要知道,這個問題對於男性來說一直是「敏感話題」,不是帶來否定或侮辱,就是帶來不甘心。我們知道,一般讀到博士後的人,都特別能出成果和吃苦耐勞,自然也成了導師一直想霸占著的「個人資產」,而被一再延遲畢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