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大稻埕》第10集劇評:長輩說的不正確?那就更加努力地去證明吧!

2016-10-28 08:00

? 人氣

上個月的臺北電影學院系列活動對談中,資深製片人李烈的一句「年輕導演聽不進別人意見」掀起軒然大波,也讓演員宥勝在臉書回應「不覺得年輕人堅持己見有什麼不好」

雖然他也補充,新聞媒體紛紛以這句指責年輕人的話當標題十分不妥,容易誤導他人,然而新舊觀點的衝突,不但在電影圈,甚至在你我的家庭、學校、甚至職場中總會遇見,但就事論事,沒有絕對的正確或錯誤,有時各有盲點,有時各有道理。

《金色夜叉》的演出獲得觀眾比上一次還熱烈的反應,婉華衝著如月那一句「妳傷了我的心」,表情瞬間的變化,加上語帶雙關的句子,婉華是因為如月演技大躍進深感威脅、還是因為石銘把眼光專注在如月身上而傷心?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雖然嘴上說的是被戲感動,頗欲與其他觀眾同聲一哭,但是一場走味的慶功宴中,眾人各有心事、酒後吐真言,讓逸安、如月、石銘、婉華四人間的情感糾葛越發暗潮洶湧。

看到這裡其實心裡暗暗吃驚:估計戲劇演完後的慶功宴時間應該不早了,一向家教甚嚴的江少爺逸安難道沒有門禁?因為是受寵的獨子,活動較為自由也罷了,才幾歲的孩子不但可以晚歸還可以喝酒?

還在疑惑,只見婉華藉機把眾人趕走宣稱散會,看來是準備攤牌吐露真情了。非常遺憾地,婉華發動的「酒醉失身卡」並未發揮作用,在看似一發不可收拾的激情中,一句「你知道我是誰嗎?」讓石銘冷靜下來。

過去不少戲劇作品中,許多女角(大多是壞心的女配角)經常以「酒醉失身卡」獲得男主角不情願的愛情、大太太的地位、甚至龐大的家產;現實生活中,也有女孩們或許是受到戲劇影響、或許是不正確的思考邏輯,以為一場酒後的纏綿「或許可以」進展為愛情,或純然想短暫滿足自己的情感渴望,(當然也有可能是仙人跳的前奏,男性同胞不得不慎),不過自尊甚高的婉華,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她希望石銘的強烈情感是「因為我是我而你愛我」,而不是「隨便什麼都好啦來吧」的苟且。

及時冷靜下來的石銘也知道「激情一時、懊悔一世」的道理(欸),此處也可看出石銘的人格,寧可禽獸不如,也不能藉酒逞慾,這場戲的結尾與過去不少戲劇作品大相徑庭,想愛的愛不到、想做的也做不到,兩人的情感放在天平上,比重失衡,趁早全身而退,也許對彼此都好。

對照當時如月收下了阿勇的金棗,在婉華道別時與其對唱一段《霸王別姬》,也是石銘唯一、也是最後可以回應的溫柔了。

為了臺展奮力一搏的雪湖,作畫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備好飯菜的陳順看著屢呼不應的兒子沈浸在作畫中,並未因此惱怒訓斥,相反地,貼心的她將飯菜捏成飯糰,靜置在桌邊後悄悄離開,並未驚動打擾到幾乎走火入魔的兒子。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