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玲沒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謝幸吟專欄】壇城的祝福

2019-10-25 09:00

? 人氣

法會結束可能要燒毀的壇城。(攝影:李淑雲│謝幸吟提供)

法會結束可能要燒毀的壇城。(攝影:李淑雲│謝幸吟提供)

做國際志工,名為服務,需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要造成服務污染,而最終總是發現,完整自己多於付出心力。今年八月在尼泊爾加德滿都十天志工行程,看見壇城(Mandala ),就是最珍貴的其中一段。

距離加德滿都大塔大約30分鐘車程的Phullahari 寺院,提供大禮堂做為這次《喜馬拉雅山基礎保健員培訓計畫》的授課教室。有一天中午,特別開放頂樓法會會場,讓我們有機會看見壇城的製作過程,覺得真是難得的機緣與福份。

壇城是神的宮殿,攝影:陳炙鈞
壇城是神的宮殿,(圖/攝影:陳炙鈞│謝幸吟提供)

依照google解釋,壇城(Mandala)又音譯為曼陀羅、慢怛羅、滿拏囉、曼達拉等;意譯「壇」、「聖圓」、「中心」、「輪圓具足」、「聚集」等。原是瑜加修行中,所需要而建立的一個小土台,後來也用繪圖方式製作,屬於佛教藝術中變相的一種。這個傳統被密宗吸收,形成許多不同形式的曼陀羅。

製作壇城,攝影:曾詩婷
製作壇城(圖/攝影:曾詩婷│謝幸吟提供)

知名禪學老師陳琴富翻譯的《時輪金剛沙壇城:曼陀羅( 第2版))The Wheel of Time Sand Mandala》(Barry Bryant原著,立緒文化出版,2012年9月14日),書中提到達賴喇嘛開示,「由於時輪金剛沙壇城的炫麗色彩和複雜難懂的特質,引起許多人的興趣。雖然有些能夠公開解釋,大部分還是秘密的。」

黃綠紅白藍五色細沙,和五色經幡一樣。圖/作者提供
黃綠紅白藍五色細沙,和五色經幡一樣。(圖/謝幸吟提供)

此行隨團翻譯、大寶法王辦公室計畫經理Lhakpa Tsering說,壇城就是神的宮殿,是用不同顏色的沙子,一點一滴拼出來的,通常在大型慶典或法會期間向信眾展示。而更早之前,就得動員全力,設計、製作。這天看到最大的一件壇城,直徑目測可能有1公尺,但喇嘛說0.5公尺,當時忘了量,現在也沒機會量了。同行中醫師曾詩婷詢問了我們稱他「智慧Sonam」的Sonam Tenzin喇嘛,他說,這件作品由八個喇嘛花了一天半時間完成。

看到製作壇城的工具很簡單,是木頭做的圓規和一把鐵尺。木頭圓規舊舊的有些歷史了,也用膠帶貼了好幾個記號,不知已經丈量過多少回,成就了多少件壇城?而當天看到的細沙,剛好是藍、白、綠、紅、黃五種顏色,和西藏五色旗相同。每天到服務的Phullahari 寺院途中,都會看到五彩經幡,象徵藍天白雲綠水火焰與土地。我不知道壇城是不是只用這五種色做成?再運用各色之間調配的比例,創造出不同顏色?壇城與經幡或許形式不同,但一樣繽紛,相信也有相同的祝福。

製作壇城的木頭圓規和鐵尺。圖/作者提供
製作壇城的木頭圓規和鐵尺。(圖/謝幸吟提供)

法會結束後,壇城會繼續保存嗎?「可能保留一陣子,也可能很快混在一起合而為一堆彩色沙粒,有些寺院有時候會讓信眾帶一小把回家。」同行泌尿外科醫師周維正,十多年來幾乎每年都到喜馬拉雅山區印度、尼泊爾服務,他這麼告訴我。

除了混在一起,壇城也可能有別的處理方式。同行護理師李淑雲在法會結束那天,和另一位Sonam,我們稱「霆鋒Sonam」的喇嘛到法會現場,喇嘛特別指出一件可能要在法會後燒掉的作品。

壇城,製作耗費心力和時間;但雙手輕輕一撥,成了一堆沙,不同顏色相融,一秒化身大千世界,變幻無常;或是在火光之中灰飛煙滅。此行團長陳志福醫師說法是,「所有的美好對整個生命歷程而言,都只是一剎那,終究會消散於無形。」而這個解釋,也像是呼應了他幾十年來,幾乎踏遍全世界的國際醫療服務足跡--在最有需要的人們、最需要的那個當下那個瞬間,盡己所能提供專業援助。在那個當下那個瞬間,希望我們種下了永續發展的種子,而且時時記得謙卑、同理與相互尊重。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