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大稻埕》第11集劇評:青春是該叛逆,還是當個乖乖牌?

2016-11-14 10:59

? 人氣

你覺得自己做過最叛逆的一件事情是什麼?追《紫色大稻埕》這齣劇一路走來,不免在意猶未盡之時,繼續延伸尋找相關的資料;在一支訪問劇中幾位演員的影片裡,大家分別針對這個叛逆的提問,回憶訴說自己的年少往事。只是在言談中,發現眾人對「叛逆」的定義各不相同,究竟叛逆是對是錯?是應該當個永遠的乖乖牌,還是應該卯起來瘋狂一場?

逸安自作主張地將他為如月畫的油畫像搬到喫茶店裡,如月在害羞與尷尬中不由得惱怒了起來,也讓逸安將自己對如月的情意脫口而出:「那幅畫是我寫給妳的信!裡面有我的用心!」過去如月長期與逸安的曖昧與嘔氣、假裝與試探,得到了某種訊號,如月問:「我們兩個,有可能嗎?」看到這裡其實忍不住捏了一下自己大腿(為何!):「這是什麼問題?這不科學吧!」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為了擺脫童養媳在鄉間相夫教子終老的命運,隻身來到臺北展開新生活的如月、在臺上臺下都曾堅定激昂地喊出「我的人生,我自己決定」的如月,為什麼到了這個節骨眼上,反而卻懷疑起自己和逸安了呢?也許人在愛情面前總是易感膽怯,因為人類最難解釋也最難控制的,不就是感情嗎?此時此刻的兩心知,成了攤開的情書,不再遮掩蒙蔽。繼上一集婉華與石銘的破局之戀,這裡可是愛的小花開滿地啊⋯⋯

受到母親鼓勵的雪湖,為了下一屆的臺展,越發努力用功了,不但自己在家勤練畫技,也到圖書館尋找資料學習。每次戲份帶到雪湖的時候,總讓我想到巴西作家保羅科爾賀(Paulo Coelho)的名著《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的名言:「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從體諒自己、鼓勵自己的母親、賞識才華、願意傾囊相授的雪溪師,甚至在圖書館遇到的善心館員,每個人無不傾力地支撐著雪湖的夢想,因為那份對畫圖、對藝術單純的喜好與狂熱,是值得被贊助的。雪湖知道退學的代價、陳順知道雪湖的決心、雪溪師瞭解雪湖的才情,圖書館員讚賞雪湖對藝術的熱愛,一個正向磁場就這樣慢慢形成擴大,心真意誠,何事不就?

大娘素蓮帶著逸安到自家茶園,見眾人採茶忙,不禁提起逸安的童年往事,憶起小逸安堅持自己製茶,讓父親甘心陪著從採茶、揉捻、炒焙等教導,一方面企圖喚醒逸安對經營茶行的興趣,同時藉著當年父親的呵護與退讓,想化解逸安與民忠的父子心結。一場茶園母子同樂,彷彿讓逸安的心動搖,乖巧順從地跟隨民忠到日本做茶葉生意。臨行前一場「三娘教子」,蘊含了無限意味。

二娘麗美雖然精明能幹,卻老生女兒,對於家裡老是對逸安的偏疼溺愛多少帶有不平;然而出發在即,麗美卻精心為逸安準備了綠豆糕,盒子還別有機關、可供藏錢(不愧是管帳的二娘!),過去幾次麗美出現的場景,說話像碗泰國冬蔭功,又酸又辣,縱使嘴上不饒人,言辭老是夾槍帶劍,然而鋒利的言談下,依然有顆柔軟為人著想的心,是誰說「不是親生的不會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