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跑社團將來會沒前途?看完英國劍橋學生的例子,誰還敢說玩社團沒出息?

2016-11-22 15:46

? 人氣

從1815年創社來,劍橋學生聯合會可說是直通英國或歐盟國家政壇的捷徑。漸漸的,這項傳統也從政壇擴散到其他領域,除了許多政黨會來這裡網羅優秀人才之外,各大知名企業也會每年來這裡招兵買馬,許多演辯社的優秀成員,往往在畢業之前,就已經在政壇或商界牢牢地卡好了位。

劍橋的社團博覽會

成千上萬的人群,全部從劍橋市中心最大片的綠地─派克草原,一路擠到劍橋體育中心去。我用「最大片的綠地」來形容派克草原似乎少了一些美感,不過,平常可以躺著看夕陽的這片大草原,這天確實一點也不浪漫。這是第一個學期開學後的大日子─社團博覽會(The Societies Fair)的頭一天。其實,世界各地的中學、大學都有這樣的活動,各社團或學生組織,總會在開學後的某段時間一起舉辦招募新血的活動,這對一路玩社團長大、從沒好好念過書的我來說一點也不陌生。不過,劍橋大學的社團集會規模之大還是把我嚇到了,平常寧靜優雅的劍橋,在舉辦社團集會的那段時間,彷彿搖滾之魂上身,歡騰吵鬧到極點。

我從來沒有仔細算過全校到底有多少個社團,不過,單憑走進會場後的目測,把隸屬於大學、各科系、各學院的各類學生團體加起來恐怕有上千。大家使出渾身解數,為的就是讓逛來晃去的新生們能夠在攤位停下多看一眼,比如一位胸前超豐滿、穿著比基尼泳裝的俄羅斯金髮姐姐,肩上披著一條五彩斑斕的球蟒,一路對著路過的男新生們拋媚眼,站在她旁邊的是一個理著龐克頭、穿著吊嘎、渾身肌肉的史瑞克型男生,帶著一個卡通蛇頭套,拿著擴音器告訴你美女身上的那條蛇名叫黛比,「黛比只有兩歲喔,」史瑞克男說,「黛比還有一群性感的姊妹淘等你來參加她們的Party喔!」我並不怕蛇,不過並不打算在劍橋的日子讓自己與蛇為伍,但還是留下了我的資料,為的是收到黛比和她姊妹淘們的活動邀約,想看看她們會搞什麼樣的名堂。

社團博覽會(The Societies Fair),是劍橋大學全年最沸騰的日子之一。(照片提供/Jim Tang)
社團博覽會(The Societies Fair),是劍橋大學全年最沸騰的日子之一。(照片提供/Jim Tang)

直通世界政壇的演辯社

黛比再性感,恐怕也不能讓養蛇社成為人氣最旺的攤位。說到搶盡目光,不得不說就連想加入都要經過嚴格審核的劍橋大學學生聯合會(TheCambridge Union Society),可不只是一個學生組織那麼簡單,更多的人直呼這裡是劍橋的演辯社。世界上的每一個大學都有演辯社,劍橋大學的這個演辯社也一樣,隨時端上熱騰騰的話題,讓菁英們時時爭得劍拔孥張、面紅耳赤,甚至隨時都有遠從世界各地來的各界好手,藉著來劍橋進行各種學術參訪活動之際,與劍橋人們在這裡動口不動手。

在這裡留下足跡的,包括英國兩位前首相勞合喬治(David LloydGeorge)、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美國兩位前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雷根(Ronald Wilson Reagan),德國前總理科爾(Helmut Kohl),還有印度首任總理尼赫魯(JawaharlalNehru),以及達賴喇嘛、多位諾貝爾獎得主和影壇明星等。2011年大開禁忌話題,學生聯合會更邀請英國首位女性色情片導演史密斯(AnnaArrowsmith)、由女演員轉行當牧師的露本(Sherry Lubben),以及由教師轉行拍色情片的男演員安格萊斯(Johnnny Anglais),來和各界好手一辯色情行業與公眾之間的關係,展現了無所不辯的宗旨。和其他學校的演辯社不同的是,從1815年創社來,劍橋學生聯合會可說是直通英國或歐盟國家政壇的捷徑。漸漸的,這項傳統也從政壇擴散到其他領域,除了許多政黨會來這裡網羅優秀人才之外,各大知名企業也會每年來這裡招兵買馬,許多演辯社的優秀成員,往往在畢業之前,就已經在政壇或商界牢牢地卡好了位。甚至在之後成立的牛津大學聯合會(The OxfordUnion Society)和耶魯大學政治聯合會(The Yale Political Union),也都延續劍橋學生聯合會的模式,成了培育世界菁英的搖籃。

劍橋大學演辯社是誕生國際政經菁英的搖籃之一。演辯社對外的活動也多與政治、經濟、國際關係之類的話題有關。(照片提供/Jim Tang)
劍橋大學演辯社是誕生國際政經菁英的搖籃之一。演辯社對外的活動也多與政治、經濟、國際關係之類的話題有關。(照片提供/Jim Tang)

英國喜劇的心臟

政治舞台的話題太嚴肅,我們接著來聊聊戲劇舞台好了。劍橋大學的戲劇藝術相關社團各有千秋,比如跨學院的馬洛戲劇社(The MarloweSociety),每年必定從校外特聘專業人員指導社員演出莎士比亞作品,自該社從1955年成立以來從不間斷。聖約翰學院的瑪格麗特夫人劇社(TheLady Margaret Players)也相當有名,它獨有的劇場空間是12世紀一位有錢商人特別建造的石造建築,也是聖約翰學院裡一處著名古蹟。更不能不提的是所有劍橋人都一定知道的腳光劇團(The Cambridge Footlights),1883年由一群喜歡搞笑的劍橋學生所創,一百多年來培養出英國喜劇史上無數優秀的的喜劇演員、導演、編劇。

腳光劇團的大本營是劍橋的ADC(Amateur Dramatic Club)劇院,每一年上演四場類型不同的大型演出:默劇(The pantomime)、喜劇節(The new comedy festival)、春季劇(The spring revue)以及夏季巡演(The national tour in summer/The Summer Revue/May Week Revue)。此外,除了每年八月北上蘇格蘭參加舉世聞名的愛丁堡藝穗節(EdinburghFestival Fringe)外,他們最出名的其實還是在劍橋大學城裡,每隔週的週二晚上於ADC劇院呈現的小型原創演出,結合時事、極盡諷刺的內容,搞笑到極點。其實,腳光劇團成立後的初期,校方和外界都認為這裡只是一群孩子在頑皮胡鬧,但沒想到隨著時間演進,這群有心人漸漸開始關注社會弊端、力求改革,更在戲劇裡放進了劍橋學生對自由崇尚的態度,到80年代後,腳光劇團甚至被譽為「英國喜劇的心臟」。

劍橋各學院和跨學院的大大小小戲劇組織加起來,上百個恐怕跑不掉。有的人參加純粹是為了個人愛好,想學演戲、導戲,有的人自己不參與任何演出活動,但卻愛看戲,參加的目的是拿到便宜的票。更有人是參加了劇團,管你念的是醫學系、數學系,還是教育系,一不小心就此走上了戲劇這條路。放眼望去,當今英國國家劇院、蘇格蘭歌劇院以及皇家沙士比亞劇院裡的多位著名演員、導演們,都出身劍橋校園裡的劇團。最出名的例子還是伊莉莎白女皇的小兒子愛德華(Edward Antony Richard Louis)了,他念的是歷史和考古雙修,卻整天泡在ADC劇院裡,本來個性就放蕩不羈的這位怪咖王子,在劍橋大學的歲月整天就是想著怎麼樣創造出怪誕的喜劇愚弄世人,生活快樂無比,不過畢業後進入軍隊,遠離戲劇生活的他就鬱鬱寡歡,幾乎得了憂鬱症,終於在1988年,他和父母攤牌,最終離開軍職,再回到讓他如魚得水的戲劇界,至此後繼續他愉快的喜劇人生。

ADC劇院(Amateur Dramatic Club)是劍橋大學腳光劇團(The Cambridge Footlights)的大本營,該劇團被譽為「英國喜劇的心臟」。(照片提供/Jessamine Lai)
ADC劇院(Amateur Dramatic Club)是劍橋大學腳光劇團(The Cambridge Footlights)的大本營,該劇團被譽為「英國喜劇的心臟」。(照片提供/Jessamine Lai)

作者介紹|許復(Harry Hsu)

英國劍橋大學科技政策碩士(MPhil in Technology Policy, University of Cambridge),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圖文傳播碩士,國立成功大學中國文學學士,中國傳媒大學訪問學者。

於兩岸三地從事媒體工作多年,擔任新聞主播、主持人、製作人,足跡遍及全球,精熟國際政治、科技、新創議題,長年在各國媒體撰寫專欄,並於大專院校、企業、政府單位授課及擔任顧問。現為跨國公司專業經理人。

動靜皆宜的射手座,喜歡滑雪、溜冰、浮潛;工作之外的時間沉默寡言,在自己和朋友們的陽台種了一盆又一盆的蕃茄;鋼琴、胡琴、大提琴都能來一手,在劍橋大學求學時擔任交響樂團指揮,是一輩子都甩不掉的記憶。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釀出版《那一年,我在劍橋揭下佛地魔的面具》(原標題:玩比讀書還帶勁的劍橋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