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失智、女兒頂罪入獄,呂雪鳳演出三十年無愛婚姻:再怎麼遷就都是白費工夫

2019-11-19 16:23

? 人氣

張作驥導演電影《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已於11/15上映(圖/海鵬影業)

張作驥導演電影《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已於11/15上映(圖/海鵬影業)

《醉 ·生夢死》張作驥第9部作品|2019 金馬影展開幕片|2019 金馬獎最佳導演、女主角、男配角、視覺效果4項大獎入圍—《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

11/15( 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圖/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提供)
(圖/海鵬影業)

劇情簡介

如果沒有回憶,這輩子還算不算數?

對小夢(李夢 飾)來說,這個夏天渾然陌生,如夢似幻。六年前,小夢替男友阿文(蘇俊忠 飾)頂罪入獄,好不容易從漫長刑期中假釋出來,迎接她的,卻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家:父親張軍雄(張曉雄 飾)被診斷有失智症,有時會記不得她;母親王鳳(呂雪鳳 飾)為這個家燃盡青春,氣憤她恨鐵不成鋼。入獄時仍在襁褓的兒子阿全(李英銓 飾),完全不認識她。而最令她傷心 的是,昔日男友阿文早已移情別戀…

唯一沒變的是,鄰居們都搬走了,他們家卻還逗留在此。

父親的生日到了,昔日部隊友人成恩(劉承恩 飾)突然上門造訪,帶來的雖是成恩母親的病重消息,透露的卻是張軍雄不為外人知的秘密:一直鍾愛成恩的他, 最終還是選擇了自己的家。當張軍雄決定去探望成恩的母親時,這趟看似訪友、 實則尋愛的旅程,終讓浪擲青春、枯等一生的王鳳,陷入了崩潰邊緣;再加上小夢與男友阿文深陷泥淖的愛情,一場家庭風暴正悄悄上演…

潮濕的記憶爬滿了石牆,已逝的舊情突如巨浪襲來,當曾經擁有的回憶不再,人生會不會變得更美好?

(圖/開眼電影網提供)
(圖/海鵬影業)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其實就是暴烈版的《陽光普照》,沒有溫煦陽光,只有猛烈暴雨,你可以很輕易的在《陽光普照》裡找到一絲救贖,可卻無法在《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中得到原諒。電影最後一幕,一家子坐在餐桌邊吃個酸菜白肉鍋,看似和樂融融親暱的叫著彼此、還替對方加菜盛飯,但不論是鳳姐的繼續隱忍、小夢的避而不談、軍雄的逐漸遺忘,說穿了不都是一種逃避?

《陽光普照》 在互相傷害的過程裡找到彼此,而《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只能靠著互相遷就留住彼此。兩者若擺在一起比,《陽光普照》顯然是更容易吞嚥、接收度更高, 敘事手法也較為討喜,我不是很能適應張作驥導演每段每段間的銜接,以及混雜國台語廣東語還有北京腔的不協調感,這一家人太不像是一家人,觀影過程不時出戲,沒辦法直接進入這個家、這個故事裡。但偏偏這「一家人太不像是一家人」的感覺,或許卻正是張作驥導演想要達成的目的。「家」放在這部電影裡、對鳳姐、軍雄、小夢甚至是阿全的意義是什麼?是心甘情願地同住屋簷下, 還是出於無奈地被綑綁著?

讓這個家成為一群有著血緣關係的陌生人的聚集地的,是疏離還有無愛。女兒小夢不顧母親反對,義無反顧的愛上黑道分子阿文甚至還懷上了對方的孩子,這讓母女倆的關係降到冰點。而當小夢替阿文扛罪得入監服刑,丟下還小的兒子給父母照顧,到假釋出來已經過了六年,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卻已拉長了和母親鳳姐,以及她的兒子阿全的距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