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日常沉悶、單調、很無聊?她到職第一天被震撼教育:竟被要求「幫忙抓路上野豬」

2019-12-02 15:58

? 人氣

她才剛到市府農業局報到不久,業務都還沒交接完,就接到指令要求「幫忙抓野豬」(示意圖/Unsplash)

她才剛到市府農業局報到不久,業務都還沒交接完,就接到指令要求「幫忙抓野豬」(示意圖/Unsplash)

我是新葉,在公部門未滿一年的菜鳥公務員。現任職於南部某地方公所農業課,過著每天跟農民拼命、拼感情的日子。雖然不至於天天加班,卻也有一個人獨自在夜晚的公所流淚的經驗。

這是我的第一個工作。偶有學弟妹詢問工作的事情,於是將日常分享給大家,作為參考。

故事或有改編誇大,不代表任何公務員、任何單位立場,雷同絕對是巧合,真的。

「農業局保育科你好。」電話接通了,我握著話筒,卻不知道如何說明現在的情況。

「你好,我這裡是XX公所農業課,我們有里長通報路上有……一隻豬……」越說越不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完全搞不清楚啊。才剛報到沒幾個小時,業務交接到一半,就接到一通來自里長的電話,據待在公所超過十年的同事表示,這個事件還是頭一遭。

公所是面對民眾的第一線機關,也是權力最小的,許多業務都要跟市府接洽,配合辦理。里長來電說的很匆忙,因此我只能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下,打去市府的農業局詢問。

「豬?」電話的另一頭,對方也很迷惑,「是活的還是死掉的?」

我回想剛剛里長的話:「活的,牠正在農民的菜園裡大鬧。」

「那你可能要問問動保處喔,我們保育科主要處理森林的野生動物,如果是鼬獾之類的可以跟我們聯絡。」對方順便跟我上了一課。

「好,謝謝。」我趕快撥了下個號碼,畢竟不知道那隻豬又踩爛幾把菜了。

「動物管制隊你好。」動保處動物管制隊,看了網站上的組織架構,好像這個單位比較符合豬的設定……

說明了緣由,這次我強調是一隻活蹦亂跳的活豬。死豬大概是找清潔隊處理吧?

「我們只管貓狗喔!你要問畜產科。」

「好,謝謝。」我奮力打了下一通電話。

「農業局畜產科你好。」

「你好,我這邊有一隻活豬在菜園……可以麻煩你們協助處理嗎?」我鬆一口氣,又覺得難為情。如果一開始就打來這裡,就可以省得繞一大圈,還不會被人看笑話,展現自己的無知。

「不好意思承辦人今天請假喔。」

「……」

好喔,現在都這樣啊!

「我跟你說,你先去問問是不是附近畜牧場跑出來的,正常來說,一隻豬在路上跑來跑去,早就被烤來吃了。」對方見我沒回應,認真的跟我說明了一番,聽起來是一個資深的大姐呢。

「好的,我問問。」我撥回去給里長。

「喂?里長,這裡是公所,請問那隻豬還在嗎?」

「當然啊!你們什麼時候要派人過來?」里長聽起來非常匆忙地問。

「里長,附近有沒有人養豬?有可能是逃跑的……」還未說完,我就被里長打斷。

「沒有啦!我已經問過了。」看來是個深謀遠慮的里長呢。「再不快點,那隻豬要往隔壁田去啦!」

我只好再打回去畜產科,一樣是那位大姐接的,說明了情況,我只能絕望的問她是不是可以請職務代理人跟里長聯絡處理一下。

大姐同意了,於是我立刻打回去給里長。

「里長,等一下會有農業局的人跟你聯絡……」

「欸,那隻豬不見了。」

「……啊?」什麼情況?

「不知道跑去哪裡了,算啦。」

於是我就被里長掛電話了。

到現在,我依然不知道那隻豬的來歷與下落。

後來某天,我跟動保處的駐點獸醫聊天時提到這件事,他笑說:「應該是有人偷偷放出來的。」

為什麼要把豬放出來?不是要養來賣的嗎?

「你聽過五爪豬嗎?」獸醫解釋:「有的豬出生的蹄有五個爪,老一輩的迷信認為那是人投胎的,不可以殺害。通常在小豬時期畜牧戶就會處理掉了,但偶爾也是有一兩隻沒被發現,就逐漸長大了,然後就如你聽說的,野豬在街上亂跑。」

我聽得一愣一愣。那該怎麼處理才好?

「上次我遇到類似情形,後來跑去附近工廠找外勞。」

找外勞?什麼概念?

「幾個外勞把豬團團圍住,順利抓到,所以那群外勞今晚就加菜啦!」獸醫大笑,「外國人可沒有這方面的禁忌!」

面對這個神奇的解法,我只能默默筆記下來。

說真的,當時的我完全不瞭解各個機關單位的分別,就只是跟從前輩的指示,打電話去詢問。

現在我和農業局的各單位人員已經混的有半分熟,我一直很好奇,當初是誰接到這個「活豬路上跑」的電話呢?還有人記得這件事嗎?

或許對他們來說,這只是業務繁忙間接到的一個小插曲,對我而言,卻是上班第一天的震撼教育。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方格子(原標題:公務員日常不日常 Day1:就以一頭野豬開始了)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