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就讓我在家躺著嗎?社交恐懼患者吐心聲:過年滿滿的「強迫社交」,真的會焦慮到發抖

2020-01-25 08:30

? 人氣

對社交恐懼症患者而言,過年必備的「大型」社交場合,總讓人對此分外焦慮(圖/Pakutaso)

對社交恐懼症患者而言,過年必備的「大型」社交場合,總讓人對此分外焦慮(圖/Pakutaso)

先說個冷知識,本週就要過年了……

非常憧憬放假,有點期待著回家,然而對於我這樣一個社恐,想到一大波聚會即將來襲,心裡就瑟瑟發抖。七大姑八大姨的過分關心不知道如何回答,家庭聚會上給長輩敬酒的祝詞想到令人頭禿,去不熟悉的親戚家串門時感覺被迫營業……放假似乎只想在家躺著。過年必備的「大型」社交場合,明明都是同學親戚,我對此卻分外焦慮。

社恐怕的到底是什麼?

其實不只是過年,在日常生活中我也會被社恐症狀所困擾:比如和同事在電梯裡相遇時,我的內心便會上演幾萬字的小劇場:「我要不要打招呼,我覺得我應該打個招呼吧,如果不打招呼會顯得很冷漠,但是同事已經進來半天了,現在再突然打招呼會不會顯得很奇怪?……還是打個招呼吧。我靠,怎麼已經到了,我為什麼最後也沒有打招呼。完了,同事一定覺得我很沒有禮貌……」

還有就是,我經常在和朋友聊得熱火朝天時,突然心裡一涼,暗暗琢磨自己剛才某句話的措辭可能不太合適,然後無比懊悔:天吶,我蠢死了,我為什麼要說那句話。 

那麼社恐到底是什麼呢?社恐全稱「社交焦慮」,也被稱為「社交恐懼/社恐」。它與單純的「內向」並不一樣,具有社交焦慮的人會過分監控和關注自己在社交時的行為,並且會對自己的言行做出負面的評價。

除此之外,具有社交焦慮的人,也會不敢在一些特定的場合表達自己的要求,並且極度害怕自己的要求被否定或者拒絕。

如果我買奶茶的時候說想要「少冰」,卻沒有被理睬,我是絕對不敢再說一遍的。一般只能默默結賬,然後拿著一杯冰飲瑟瑟發抖。因為我會把我本來合理的要求看作是並不合理的、給別人添麻煩的要求。

我有一個和我同樣社恐的朋友,說她小時候所在城市的公交車並不是每一站都停的,如果你要下車,必須要在快到站的時候向司機喊出「這裡有人要下車」,司機才會在這站停車。而我的朋友因為無法在其他乘客面前隔著車廂向司機喊話,只能悲劇地一路坐到終點站……

社恐可能也會故意迴避許多社交場景,比如推脫一些聚會和party,但與那些理直氣壯地說「對不起,我的時間安排不開,我不去了」的人不同。拒絕邀請本身可能就會耗費我們巨大的精力和勇氣,並且還會在拒絕邀請之後忐忑很久,思考自己的拒絕會不會顯得自己很無禮。

此外,社恐還會自我責備,為自己不能像其他人一樣灑脫地社交而感到羞愧。有時我也在想,為什麼對於別人來說輕而易舉的事情,到了我這兒就比登天還難了呢。我甚至曾經因為無法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接聽陌生人的電話,很久很久都無法使用網絡購物,因為我害怕配送時隨時都可能響起的,快遞員的電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