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311大地震,讓福原愛對自己徹底改觀?揭她打桌球20多年不為人知的心事

2020-03-11 10:49

? 人氣

福原愛。(圖/三采提供)

福原愛。(圖/三采提供)

10 歲時,我討厭自己跟別人不一樣;20 歲後,我發現好險自己跟別人不一樣。

如果問我人生遇到的第一個重大挫折是什麼,我會立刻回答「10 歲搬家的時候」。大家都知道我從3 歲9 個月就開始打桌球,之後就接受一連串嚴格訓練,打不好會哭、被訓斥會沮喪、比賽也不可能每次都贏。但對我來說,真正嚴重的「挫折」,卻是在這一年。

10 歲前在仙台時,因為從小就生活在那裡,沒有人覺得我是稀世珍寶,隔壁鄰居、學校好友和商店街的老闆,都不曾因為我是「小愛」而尖叫。後來,為了接受更好的訓練而搬家。在這裡,我面臨了人生的第一個危機—每個人看到我都會尖叫,每個人看我的眼神都特別奇怪,每個人都會窸窸窣窣地說:「是愛ちゃん、是愛ちゃん!」有人會走過來摸一下我就跑走,大叫著:「我要告訴我媽,是愛ちゃん!」有小朋友會嘻嘻哈哈地要跟我合照,也有人就那樣瞪著我看。

我不知道他們是誰。

「為什麼要這樣?我很奇怪嗎?」是我腦中唯一的想法。

10 歲這一年,我陷入無止境的憂鬱,我不敢跟太多人說話,很怕自己說了什麼,又會出現「特別待遇」。這一年,我才第一次明白,原來,我跟別人不一樣。

有好幾個學期,我都是獨來獨往,不知道自己能跟誰說話,大家都當我是特別的存在;我像是動物園裡面的獅子老虎,好多人在旁邊指指點點。

當時不太會說關西腔的我,比較無法跟其他人溝通也是事實,但最關鍵的事情是,我把自己的心靜止了。當時的我還沒成熟到可以面對外界的衝突,我想說什麼也不多做,至少就不會有更多尖叫四面迎來,不會收到更多的關注。

現在回頭看,大家可能覺得我是在炫耀名氣,但真的不是。

對當時的我來說,超級討厭自己成為特別的個體,我討厭吃飯排隊的時候,盛飯同學說:「小愛要打球,多吃一點。」惹來其他想吃的同學不悅;我討厭想做什麼時總有人說:「小愛要打球,不要去比較好。」怕我受傷、怕我不能打桌球、怕我怎樣怎樣,各式各樣的原因都有。

我被關進內心的高樓,動彈不得。

那一年,還有某件往事,特別能證明我的「奇怪」。7 歲時,有一次學校提早放學,我和好朋友相約去找傳說中有白天鵝的地方。到了池塘,發現並沒有白天鵝,兩人便失望地回家。前後不超過1 小時,回到家才知道,原來學校有通知家裡今天提早下課。

而我家人,報警了。

迎接我的是家門外嗡嗡大響的警笛聲,經過解釋「到底跑去哪裡」的一番波折後,免不了換來一頓怒斥。這時候,我還沒發現有什麼特別,「大概晚回家都會這樣吧!」我這樣告訴自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