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內外擠滿絕望的病人,屍體只能往天花板堆…比武漢肺炎還可怕的人類浩劫—西班牙流感

2020-03-03 17:43

? 人氣

美國堪薩斯州賴利堡的軍營醫院,病房內被感染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的軍人塞滿。(圖/取自維基百科)

美國堪薩斯州賴利堡的軍營醫院,病房內被感染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的軍人塞滿。(圖/取自維基百科)

1918年9月,同盟國的砲火猛烈攻擊著敵軍軍隊,歐洲大陸的戰況激烈,美軍也加入了英法聯軍的行列。在德軍的強勢進攻下,配備簡陋的美軍匍匐在地躲避子彈的攻擊,顯得脆弱不堪。槍林彈雨中,一個身穿軍服的人影衝向前線,身手矯健地一邊向前衝、一邊聲嘶力竭地大喊,鼓舞士兵們跟隨他衝鋒。

他,是當時軍中的旅長,他親臨前線衝鋒陷陣,帶領著士兵突破敵軍的攻勢,他正是一戰時的名將麥克阿瑟。在麥克阿瑟的帶領下,美軍英勇地突圍,然而戰事告一個段落後,麥克阿瑟竟沒有預警地、顫抖著倒下,但他的身上沒有任何傷口,也沒有被炸彈震傷的跡象。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美國軍事將領麥克阿瑟。圖/維基百科
美國軍事將領麥克阿瑟。(圖/取自維基百科)

恐怖傳染病蔓延全球,造成的死亡人數是一戰的2.5倍

如此高階的將領突然出現這種不知名的古怪症狀,讓所有人憂心忡忡。事實上,此時的麥克阿瑟已經被發高燒、全身疲憊的病狀纏上了一段時間,但他仍然謹守軍人的本分,待在前線奮戰。原來這段時間,除了戰事的延燒,還有可怕的傳染病,無情地在歐洲漫延。

一戰期間,一種狀似感冒的傳染病爆發,因為當時戰爭如火如荼,一開始並沒有人注意到這危險的傳染病已經默默入侵。然而事後來看,一戰時因戰爭而死亡的人數大約是一千萬人,但同時卻有兩千萬至五千萬人因為這場流行疾病喪失性命

當時的麥克阿瑟幸運地逃過了傳染病的魔爪,然而其他軍中的士兵可就沒有這麼好運。1918年3月,美國堪薩斯州的芬絲頓軍營中一名士兵出現了發燒、感冒的現象,他先是被當作普通的感冒治療,但幾天後,軍營中幾百位士兵都出現了一樣的症狀。這個不知名的疾病快速傳播,隨著美軍登陸歐洲,歐洲國家也難逃這場疫情的肆虐。

美國與歐陸大批的士兵紛紛死於這場傳染病,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以往容易襲擊兒童及老人的感冒,這次卻主要攻擊青壯年,青壯年比例佔據這次傳染病死亡人口的大多數。戰爭期間,四處移動、人口密集的軍營成為疾病傳播最好的途徑,許多船隻也成為病毒的溫床。

1918年8月,一艘從獅子山開往英國的船上爆發了致命的感冒,靠岸前,船上四分之三的船員都被感染,隨後又從碼頭工人開始往內陸傳播。從美國、歐陸開始,這波致病傳染病蔓延至全球,當時除了亞馬遜河口的馬拉若島之外,所有人類聚集地無一倖免。

醫院內外擠滿了苦苦掙扎的病人,停屍間的屍體直堆到天花板

1918年造成全球大流行的傳染病,在當時一度被懷疑是一戰中德軍策劃的一場「細菌戰」。現在這種疾病被稱為流行性感冒,百年前引起全球大規模疫情的元兇,就是現在所說的H1N1型流感病毒。這種病毒引發的感冒傳染力極強,流感除了讓人出現高燒、頭痛、全身無力等狀況之外,也常常引起肺炎等併發症,導致人們死亡。流感大流行期間,病毒帶來的災難相當驚人,戰爭中的士兵染上了疾病根本無力作戰,加上軍營不佳的醫療環境,造成死於流感的人數遠遠大過戰爭中的傷亡人數。

美國堪薩斯州賴利堡的軍營醫院,病房內被感染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的軍人塞滿。圖/維基百科
美國堪薩斯州賴利堡的軍營醫院,病房內被感染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的軍人塞滿。(圖/取自維基百科)

染上流感的人們會感到全身疼痛,骨頭與關節彷彿被折斷似地劇痛難忍。有人也開始出現耳朵、鼻孔出血的症狀,流感引發的肺炎令人咳血或是劇烈咳嗽以致肌肉、軟骨撕裂,最後死於窒息。

種種可怕的症狀,讓流感成為了當時人們聞風喪膽的傳染病,醫院內外擠滿了在病痛深淵掙扎的軀體,棺材價格飆漲,後來屍體只能以毯子包裹、草草下葬,停屍間的屍體更是直堆到天花板上。流感的來襲使電影院、學校、餐館或車站等公共場所全都停擺,大城市變成一片枯寂的死城。當時日治時代的台灣,也因為這波流感的侵襲導致四萬多人死亡。

戴口罩的西雅圖警察,1918年12月。圖/維基百科
戴口罩的西雅圖警察,1918年12月。(圖/取自維基百科)

全球十七億人口中,就有五億人受到感染

這一波流感造成了當時全球十七億人口中的五億人受到感染,是人類歷史上最致命的傳染病之一。然而,在流感爆發的兩年後,這種疾病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當時甚至根本還未確認病株。直到有了現代科學與醫學的檢驗技術之後,2005年時的美國才從當年死者遺骸中找出1918年大流感的來源,確定了是A型H1N1型流感病毒,當時讓人類苦無對策的病毒才終於被世人所知悉。

流感病毒存在世界上的歷史久遠,每年冬、春都會在世界各地有不同程度的流行。早在古希臘時代的記載中,就提到四世紀時出現過類似流感的傳染病,1658年,威尼斯的流感疫情讓人們將這種可怕的病取名為「influenza」(魔鬼之意)。

流感除了對人類帶來極大的威脅,在豬、雞、馬等動物身上也會出現感染的現象,流感病毒在不同宿主之間的傳染過程中也不斷的變形、翻新,產生各式各樣的病原體。即便人類已經研發出對抗流感病毒的疫苗及藥物,但面對變異性極高的病毒,我們還是難以預測,也難以全面掌握控制流感的方法。

1918年的超級流感,從鼎鼎大名的麥克阿瑟到遠在太平洋的島嶼都難逃一劫,第一次世界大戰落幕時,德國在沒有任何一隻外國軍隊入侵境內的狀況下放棄再戰。這場超級傳染病,其實某種程度上改寫了歷史,成為終結一戰的因素之一。

時至今日,人類的醫療知識不斷更新、進步,疾病依然是改變全球經濟、民生等各層面的重大影響因素。每年帶走不少人命的流感、曾經引起台灣人恐慌的SARS以及當前全球正面對的新型冠狀病毒,這些密切與人們命運密切相關的疾病,恐怕在過去、現在與未來,都是人類難以逃脫的難題。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