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采華專欄】思念的方法

2017-03-24 14:10

? 人氣

2015年,知名美食作家、PChome創辦人詹宏志夫人王宣一於義大利猝逝,引發社會譁然。她與丈夫一樣工於文字,以《國宴與家宴》一書聞名。在她逝世幾年後,她的好友齊聚一堂為詹宏志慶生,儘管滿桌菜以非出自宣一之手,其中乘載的回憶仍讓所有賓客深深感慨 ……。

宣一,謝謝你,我終於吃到你的牛肉了,而且是和一些很好的朋友們一起吃。我中午去伊通公園旁的 Fika Fika 坐了一個下午,一邊寫作一邊思念你。這個晚上我們也陪伴宏志渡過六十一歲的生日,一桌菜都是你的拿手好菜,覺得好幸福。──小野(March, 2017)

彌補對一個人的思念,可以是入口的味,也可以是一種香,是大肆動廚滿屋的香氣,更是人互通互動的氣味.....

我可能是那晚極少數沒見過宣一的人,也只吃過大飯店裡複製她的菜,吃到口裏,很明白那是餐廳廚子慣性操作出來的版本 。讀了「國宴與家宴」,那好似家常談天的文字,其實需要專業好筆力,還有真想嚐嚐那個牛肉,她把做法寫的極輕鬆簡單,簡短到好似明天我想做也就可以照著做出來,並不知這就是傳說中經典的經典之作。

小野在臉書上忠實且富有情感的照片,讓我重新回想離開台北前這頓晚宴-經典宣一宴。

我不是個可以邊吃東西邊拍照做筆記,然後寫一篇美食評論的人。 因爲吃飯其實很快樂,能力有限,一分心那快樂會減分,只能放輕鬆好好品嚐。說放輕鬆,其實很需要,因為這次宴會裡大部分是第一次見面的朋友,與11個人圓桌聚餐,有它獨特的藝術。雖然在紐約生活裡社交場合很多,但不是手拿一杯酒站立走動的party, 就是面對面吃飯的長桌。在圓桌吃飯講一句話,11位完全不同性格的人會同時聽到,喝酒速度是否與大家同步,也一目了然。 從小就很怕坐圓桌吃飯,怕長輩挑到我問問題,答得好或不好, 都是潑出去的水。

但爲了那個牛肉,我可以超越壯大。

這是我第二次體驗詹家大宴,對菜單列出的那14道菜,並沒有太清楚的概念 。即使知道下面還有菜,叮嚀自己小口吃小口喝,當菜轉到面前時又忍不住再夾一筷子。每一道菜份量足,淋漓飽滿地盛在大瓷盤大陶碗裡,那是請客的精神,客人不需要把盤上的菜都吃了,但主人一定要好好大方地呈現每道菜。

(圖/作者提供) 
(圖/小野拍攝,作者提供) 

像烤烏魚子是切丁而不是片,丁狀是稍大的中型,所以足口,而白蘿蔔薄片是平常大小,愛吃烏魚子的人會被那如山的丁丁不停地引誘;鮪魚大腹赤身切的大方,厚厚的一口很享受,不像在高級日本餐廳,因爲珍貴,所以小片;青豆魚圓湯裡的青豆在碗裡是佈滿滿的,每一湯匙都有滿口的青豆;長久不住台灣,其實不知道那些食材花費多少,但所有食材皆大方呈現,沒有一項是因為貴而少用,便宜就多點,客人吃得沒戒心,連那瓶1985 的波爾多紅酒也沒特別宣布,只看到老師(詹宏志是我大學創意原理的老師) 謹慎緩慢地將酒倒入醒酒器,再到一旁的桌上注入12個酒杯,接著把12個杯子一一給客人。我當時並不知道是有點年份的波爾多,小嚐覺得 Wow!有威力的酒需要再醒一下,這是爲了那經典牛肉配的,當我慢慢地一口牛肉一口酒,我和自己說,「妳今晚中了頭獎,兩樣經典在此次交會,何德何能全讓妳碰上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