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版N號房!拐未成年少女拍片賣淫,主謀卻離奇身亡…背後竟藏「無法公開的客戶名單」

2020-03-25 22:09

? 人氣

(示意圖/pakutaso)

(示意圖/pakutaso)

南韓的「N號房」事件因涉及多起性虐待、性剝削等非人道行為,近日引起全球高度關注。代號名為「博士」的嫌犯,一方面在社交媒體上打著模特兒等兼職工作的名義,誘騙被害者上當,另一方面,又以恐嚇等手段控制被害者,要求對方拍下裸照、淫片,並藉由通訊軟體Telegram供付費會員觀看影片牟利。

「N號房」事件不經讓人聯想起多年前,發生在日本東京赤坂的「小天使事件」。嫌犯一樣以金錢誘騙未成年少女加入「俱樂部」,之後再強迫被害者拍下不雅照片、影片,或仲介給男性客人提供性服務,據說警方還從嫌犯住處搜出了傳說中的「2000人顧客名冊」。雖然與「N號房」一樣,警方最後逮到了主謀,但不一樣的是「小天使事件」的主謀卻在被逮捕前離奇死亡了,之後更因為顧客名冊牽涉多人,不論是政商名流,還是許多有頭有臉的人物都牽涉其中,因而產生了許多疑點與都市傳說。

「小天使事件」令人震驚

小天使事件的主謀,名叫吉里弘太朗,2003年以賣春為目的,誘拐4名小六女童並監禁。所幸,最後有一名女童逃跑成功後報警,才讓這起駭人聽聞的事件得以公諸於世。以下就事件進行概述:

首先,這起事件之所以會被稱為「小天使事件」,並不是因為他與宗教或是卡通《阿爾卑斯山的少女》有關,而是犯人吉里弘太朗,很病態的將其所經營的非法援交俱樂部命名為「小天使」。

2003年7月12日,吉里手下的一名女高中生,在澀谷以連哄帶騙的方式,招募了4名年僅10幾歲的小六女童,隔日到公寓進行打掃的工作,並宣稱,雇主吉里會給予每人高額的打工費。聽到只要做簡單的打掃,就能賺取高額的零用錢,這對於涉世未深小六生來說,無疑是強大的誘因,於是這4位女童,馬上就答應了。

第二天,4名女童果真依約定抵達了涉谷的著名地標 – 摩艾雕像前,等待雇主吉里弘太朗的出現。上午10點左右,吉里出現了,他溫柔地告訴女童們,「只要幫我打掃公寓的話,我就給你們1萬元日幣喔。」看到雇主這麼溫柔,於是4名女童卸下了心防,搭上準備好隨同男子準備好的車子,就這樣朝吉里所說的公寓前去了。

只不過,一抵達公寓準備進行打掃時,這時前一秒還對他們彬彬有禮的吉里,態度馬上180度大轉變。吉里對著這4名女童說,「你們知道自己是來這裡幹什麼的吧?」說完便拿著電擊槍,要脅女童們乖乖就範,並將她們一個個綁上眼罩、銬上手銬,全監禁在這棟公寓中。途中雖然有2名少女曾試圖逃脫,但仍被吉里抓了回來。為了阻止她們再次逃跑,吉里之後更將好幾公斤重的啞鈴、桶裝水,全綁在女童們的身上。

同日深夜,由於女童們遲遲未歸,女童們的父母只好報警請求警方找人,不過即使派了大批警力連找了2日,依舊音訊全無。由於一下子有4名女童同時失蹤,所以很快就引起了各家媒體的注意。

時間來到了17日,被監禁的其中一名女童終於掙脫了手銬,她連鞋都來不及穿,直接打著赤腳直奔鄰近的花店求援。之後,在花店老闆的幫忙下,終於成功報警,剩下的3名女童也在警方的幫忙下獲救。不過奇怪的是,當時接獲報案的警方,雖然馬上派人抵達吉里的公寓,但卻發現犯人吉里早已身亡了。死亡原因,經法醫鑑定後,認定死因為一氧化炭中毒,疑似燒炭自殺。4名女童則是送醫經檢查後,除了精神受驚嚇外,身上並無被性侵過的痕跡。

畏罪自殺?家族詛咒?吉里的自殺動機成謎

吉里無來由的自殺,可說是「小天使事件」中,最離奇的一點。警方調查後發現,對女童實施監禁後,吉里似乎就沒有再踏出公寓半步了,所以燒炭自殺用的炭,很有可能是事先早已買好的,換言之,吉里可能早就計畫好要自殺了。

另外,吉里自殺的方式也有許多疑點,雖然警方說吉里是死於燒炭所產生的一氧化炭,也在密閉的房內發現燒炭的痕跡,但吉里的遺體卻被人發現,除了燒炭外,吉里還將自己置於塑膠帳篷內,但照理來說,塑膠製的帳篷應該會因受熱而融化,而使一氧化炭飄散到房內,因而降低濃度,想用這燒炭來自殺是不太可能的。加上法醫也罕見的未解剖屍體,就直接斷定死因,因此當時有一部份的媒體認為吉里說不定是死於他殺。

還有一個疑點,是吉里的家庭背景,經調查後發現,吉里家境富裕,爸爸還曾是日本警視廳的高官,之後更調職到朝日新聞當任部長。吉里大學時,還是讀名校東京藝術大學,被譽為「新音樂教父」的坂本龍一等著名人物都畢業自這所大學。還有,吉里因為家境富裕,所以從大學開始,身旁不乏有許多女伴。不過看似人生勝利組的吉里,大學畢業後並沒有走上正途,反而開始經營起非法的人妻援交生意。之後更因為自己戀童癖的癖好,而開始經營兒童賣淫援交俱樂部,因此才有了小天使事件。

會說吉里的家庭背景離奇,不僅是因為身為人生勝利組的他,跑去做非法援交買賣,更是因為吉里全家都有自殺傾向。吉里的父親在1996年時自殺身亡了,原因是因為受不了發病於頸部,且難治的肌張力障礙病。3年後的1999年,吉里的哥哥也自殺了,但自殺原因不明。到了2001年,就連吉里的母親也開始試圖自殺,所幸之後被救回。家人陸陸續續自殺,所以這點也讓不少人懷疑,吉里是否受到家庭因素的影響,所以對於自殺抱著異常的執著。不過因為吉里已經身亡了,所以這些謎團至今未解。

吉里的「2000人顧客名冊」

「小天使事件」之所以會轟動社會的原因,不僅是吉里誘拐4名未成年少女,更是因為他那本詳載高達2000多人的顧客名冊。吉里的小天使俱樂部,採的是會員制,會員每年得繳60萬日幣的年費,若想與未成年從事性交易,還得付給吉里5萬日幣。

雖然這中間被迫害的少女人數無從得知,但因為是採會員制的關係,所以那些加入小天使俱樂部的會員,吉里那邊都會用筆記本明確記錄。也因為如此,當時警方才有辦法搜到這本「2000人顧客名冊」。不過當警方獲得這本名冊後,態度卻開始轉變了,警方火速地將此案結案,而上述提到最一開始介紹4位女童到吉里公寓的手下,以及當時開車帶女童去人,其他犯罪參與者警方都不再追究責任了,一口咬定全是吉里所為。

更離奇的是,事發後2個月,一名對這起事件不斷追查真相的記者 – 染谷悟(當時38歲),被人發現陳屍於東京港,身上有多次刺傷。因此網路與媒體開始謠傳,這本名冊上也詳載了許多「無法公開」的大人物名字。也許是被染谷悟查到什麼驚人真相,他才會被除掉。

「小天使事件」不單是凸顯了誘騙少女賣淫的可惡,更是在展現了那隱藏於美好家世、權勢背後,那些下流人類的惡趣味。N號房事件則更可惡,嫌犯利用網路將性產業與社群網路結合,使更多人一同參與性剝削。未來若不好好落實「性認知教育」、「性平等教育」,這些將女性視為玩物人,即使有了權力和金錢,外表打扮像個人類,但依舊改不了是個禽獸的事實。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毅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