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紅樓、台大醫院的建築師「近藤十郎」到底多厲害?揭開他不為人知的神祕前半生

2020-05-10 06:00

? 人氣

時年27,東大畢業前夕留影的近藤十郎(圖/作者提供)

時年27,東大畢業前夕留影的近藤十郎(圖/作者提供)

對當今世人而言,日治時期的建築技師─近藤十郎,真可說是傳說般的人物。大家對他留下的作品,諸如總督府醫學校、舊臺大醫院、西門紅樓及東京同愛記念醫院等,可能略有知悉或耳聞,但是想多了解一點他的事蹟,卻宛如緣木求魚般不可得!所幸,經由筆者的努力,近藤十郎的生平已不再神祕。

明治10年(1877)4月5日,位於東京四谷左門町(圖1、2)的山縣家,誕生一個男孩,因為他生於明治十年,所以被命名為「山縣十郎」,而這個男嬰,就是後來吾人所知的「近藤十郎」。

十郎在家排行老二,上有一位哥哥,下有一個妹妹。哥哥出生於明治七年,所以取名為「山縣明七」;妹妹「八重子」年幼早么,年僅12便蒙主寵召。

圖1:現今東京四谷左門町的相對位置所在(圖/作者提供)
圖1:現今東京四谷左門町的相對位置所在(圖/作者提供)
圖2:現今東京四谷左門町的區域範圍(圖/作者提供)
圖2:現今東京四谷左門町的區域範圍(圖/作者提供)

6歲時,山縣十郎入「東京市四谷區四谷廣瀨小學校」就讀。他在小學期間表現優異,曾獲得四谷區長頒發的學業優等獎,以及東京府廳學術品行優等獎,小時候的他,真是不簡單。

13歲的十郎,入「東京府補充中學校」就讀,但是不到半年便從該校退學,這其中的原委不明,頗耐人尋味!

16到19歲,十郎赴「慶應義塾」修習普通學(圖3)。

圖3:時年17,慶應義塾就讀時期的山縣十郎(圖/作者提供)
圖3:時年17,慶應義塾就讀時期的山縣十郎(圖/作者提供)

19歲的十郎,立志要升學東京帝大,因此先入「東京正則中學校」就讀,21歲再進「第一高等學校第二部」學習。

24歲那年,山縣十郎終於如願以償,考取「東京帝國大學工科大學建築科」(圖4),冥冥之中,註定將與臺灣結下一段不解之緣!

就在他成為東大新鮮人的同時,十郎生父的同父異母哥哥(近藤清石)因無子嗣,因此收十郎為養子以繼承家業,24歲的「山縣十郎」便改姓近藤,成為日後世人所知的「近藤十郎」。

值得一提的是,十郎原生家庭─山縣家,在當時的社會階級是屬「士族」,但是自從納為近藤家的養子後,其身份註記就改為「平民」。僅管姓氏有所變動,十郎自小到大,都是與原生父母同住。

圖4:時年26,東京帝大就讀時期的近藤十郎(圖/作者提供)
圖4:時年26,東京帝大就讀時期的近藤十郎(圖/作者提供)

明治37年(1904),27歲的近藤十郎自東京帝大建築科畢業。由於他的學業成績實屬中下(同級生七人之中,畢業成績名列第五),又不甘所學無處發揮,所以決定轉戰臺灣,來到這個新天地實現自我並成家立業,不知不覺,轉眼瞬間就是二十年的歲月。

十郎的生平暫時介紹至此,接下來容我藉機釐清兩件事。臺灣目前研究近藤十郎最深入者,非李乾朗教授莫屬,他在『台北市西門紅樓調查研究』一書,對其生平有所著墨,李教授是這麼描述近藤十郎:

西門市場的設計者依據日治時期文獻記載為近藤十郎,他在1904年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建築科,受教於英語建築師Josiah Conder。與日本近代建築大師辰野金吾、長野宇平治為前後期同學。

李乾朗教授是臺灣建築史的權威,對於他的研究成果,我們自然而然的信任、引用且不疑有他,因此在西門紅樓官網「百年祝福紅樓物語」的介紹和許多網路文章,都是如出一轍的說法,但是經過查證後,我發現李教授上述的說法有兩點缺失。

第一點,近藤十郎真有「受教於」英語建築師Josiah Conder嗎?

第二點,說近藤十郎和辰野金吾、長野宇平治是前後期同學,這樣恰當嗎?

Josiah Conder的中譯為喬賽亞.康德,以下簡稱為康德(圖5)。關於他的生平,東京大學建築學科(圖6)的官方網頁有清楚的簡介:

康德1852出生於英國, 1877(明治10)年渡日受聘為東京帝國大學造家科教師,1879(明治12)年受他栽培指導的第一批造家科學生畢業,分別是辰野金吾、片山東熊、曾禰達藏、佐立七次郎這四位。

另外根據網路上查到的資料,康德曾教出多位得獎的日本建築師(著名的有辰野金吾及片山東熊),因此被封為「日本現代建築之父」,也由於他對日本近代建築的啟蒙居功厥偉,又被稱為「日本建築界的恩人」。

圖5:東京大學校內的康德雕像(圖/作者提供)
圖5:東京大學校內的康德雕像(圖/作者提供)
圖6:東京大學建築學科大樓外觀(圖/作者提供)
圖6:東京大學建築學科大樓外觀(圖/作者提供)
圖7:康德雕像前的解說牌(圖/作者提供)
圖7:康德雕像前的解說牌(圖/作者提供)

 

根據圖7的內文指出,1886(明治19)年,康德轉任東京帝國大學工科大學造家科講師,1888(明治21)年便辭去教職,專注於建築事務所的工作。

在此請特別注意,明治21年「康德」離開東京帝大,不再擔任教職,但是明治21年的「十郎」,卻還只是東京四谷區廣瀨小學校的學生!由此可見,近藤十郎「受教於」英語建築師Josiah Conder的說法大有問題! 

就讀東大名校的近藤十郎,想當然爾一定會遇到東大建築名師康德先生,這是錯很大的推論!上述文句若改成近藤十郎「師承」Josiah Conder應無疑議,可惜網路世界的資訊擴散太快而且易放難收,筆者早年行文,也曾引用此一錯誤的說法,真是令人懊悔遺憾。

另外,上述三人不能說是「同學」,而應是「大前輩和後輩」的關係,以康德老師而言,辰野金吾是他的「徒子」,那長野宇平治和近藤十郎相對於康德,更是「徒孫」輩的等級。上述三人長幼有序,若將「近藤十郎和辰野金吾、長野宇平治是前後期同學」,改成他們是「前後期同門師兄弟」,這樣勢必較為洽當!

言歸正傳,完成學業、立定志向後的近藤十郎,將遠渡重洋,在臺灣這塊土地上犧牲奉獻、開枝散葉,他的精彩人生才正要展開。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