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只有保力達跟維士比廣告說工人的故事?《做工的人》暢銷的原因是…

2017-11-09 16:59

? 人氣

工地監工的十年歲月,釀成了一本《做工的人》。作家林立青就像工地裡的社會學家,用敏銳的眼光觀察著工地現場,他寫勞工處境、工地生活和社會現實。在他的書寫裡,看不到高妙的反諷、隱喻等文學技巧,不走傳統文學路線的他,只在乎最直接的感受,讓人能理解對他來說才有意義,正如「做工的人」這四個字,那麼的直接、簡單、明瞭。

但他說「書寫只是一個擴散管道,最後你還是要一個一個接觸他人。」現在,他在全台各地到處演講,期待的是可以改變社會大眾對於工人的錯誤觀念及偏見,讓人有機會能夠理解勞工的生活。曾經因為一例一休上書給總統,雖然沒得到積極的回應,但他泰然自若地說,「我撼動不了上一代,我改變下一代。」

「跟著外勞做事的粗工,就算啥都不會也能立刻變成班長,靠著語言能通後,代為控制這些外勞,藉由仲介外勞工作而謀生起來,只要外勞有了你所需要的技能,粗工立刻可以轉變為人力商,有外勞幫著輕鬆賺錢。這種詭異的權力結構無所不在。」引自《做工的人》

他說「權力結構關係」是一定會有的,只要一件事情越專業的時候,願意揭露內部的人越少,或是能寫或講得越深的越少,能夠清楚表達資訊的人也不多,「這個社會上能清楚表達別人所不能清楚表達的人,才是真正有資格講話的人。」,他甚至認為在研究所的權力關係會比工地更赤裸直接。

林立青也提到了階級。勞工的群體很大,有些比較好,有些比較差,但你在越上層的,你就會越支持這個結構穩定,同時也會比較保守。在面對國家法律或政策時,如果你是勞雇階級,就會比較傾向勞工,除非是你的工作習慣或信仰價值不同。這沒有對錯,這是立場和身分的不同。「當你的身分是一個群體的時候,你很難不跳脫,因為每個人有自己的侷限。」

(圖/TEDxTaoyuan提供)
(圖/TEDxTaoyuan提供)

「有些師傅功夫一流,技術絕精,但好強高傲。他的妻子在旁則是溫柔婉約,長袖善舞地負責接度調案,使他們夫妻倆工程銜接無虞,完全補上自己丈夫能力不足處,成為真正顧場、指揮調度的專業女性。」引自《做工的人》

在《做工的人》一書中,有一段對於工地大嫂深刻動人的描寫。在工地現場,大部分都是需要付出體力的工作,所以很吃力疲累,在體能的差異下,男人會去做這樣單純、重複性的勞力工作,通常做的很累,也懶得管材料數量,此時,分工就出現了。工地乍看對於女性是相當不利的環境,但在自然的分工下,女性在工地中展現了她們的特質,發揮所長,也讓工地工作更順利穩定地進行。

除了工地中的女性,林立青也談到工地中年輕人的特質。受過完整教育的年輕工人通常不願意重複性的學東西,但他們學新的東西會非常快。他作了一個比喻,「三十年都在發撲克牌,那是基本功。但現在可能要花式撲克牌,要各式各樣技巧的時候,要用電子撲克牌的時候,那些高學歷的比較不容易被淘汰。」。

就好比他知道今天有一本英文工具說明書,年輕工人看得懂,就算看不懂也會拿字典去查。他也表示不是基本功不重要,也有些人靠基本功吃一輩子,但當基本功沒有跟上時代,沒有進步的時候,就只能是基本功,反而使他們被時代淘汰。

「我們會讓拾荒者進入工地。這些拾荒者通常是當地的勞人或是弱勢族群,我們這種工地簡直是他們的寶藏。」引自《做工的人》。

「做工的疼惜做工的」體現在工人冒著勞檢風險,讓這些拾荒者進入工地撿拾資源回收。工人們知道這些拾荒者的能力跟體力都不如他們,產生憐憫,讓他們撿拾資源回收,那是他們能做得到的。

檳榔西施與工人也存在一種互相生存的文化,他們蠻喜歡虧檳榔西施,因為在他們的文化中,互虧是一種互動的方式,要完全單純化是不可能的。工人從她們身上得到飲料和娛樂,她們得到了錢和收入,就是這樣互利共存。

「這些過勞的師傅們得到醫生的建議,千篇一律地難以和當下的工作互相配合。」引自《做工的人》。

做工的人往往有難以被解決的困境,林立青看見了,將它書寫下來,但要改善還是要由專業人士來提出。舉例來說,領日薪的工人看病的成本很高,如果一天看病,一天看報告,再一天檢查,這樣薪水6000就沒了,而且很可能因為請假,老闆就不用你了。

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那些能夠在醫院慢慢等掛號牌的人,大概是有比較穩定工作且可以請特休的上班族或公務員。另外,工人在一個建案還沒完成時,就得開始找另一個建案,「鷹架一拆就必須走了,甚至鷹架一搭完就找開始找下一個工作。」如果找不到,就會陷入貧窮,工作機會並不是掌握在工人手上,而是掌握在建商手中,同時還會受到景氣循環和國家政策影響,種種因素都導致工人的收入極度不穩定,因此也很難有健康的身體及穩定的生活。

「人生而平等」這句話說來有點諷刺,工人面對的社會歧視與偏見不曾少過。

現實社會中如同生態金字塔,白領階級在最上層,依序排列下去,而這些工人地位比較低,外勞更低,這個社會是這樣看待他們的。然而工人並不覺得卑微反而樂天知命,因為這是他們生存的方式,不偷不搶,靠自己的力量在生活。他們也有表達善意的方式,從檳榔、香菸、保力達開始分享,在林立青眼中,跟一般人一樣,喜歡一個人請他吃東西,只是請東西的內容不一樣而已,這是他們的世界,他們的價值觀和習慣。

當被問起書的暢銷,他說:「書賣的好當然開心,但是我期待的是有人可以一起來寫,目前還沒看見有人一起寫。」他覺得有那麼多人是勞工的孩子,可是寫勞工文學的卻寥寥無幾。他常問一個問題,「你上一次看到勞工的詩歌、戲劇、小說、電影是什麼時候?你只看到保力達B和三洋維士比裡面有工人而已吧。」事實上,有關工人的詩歌、戲劇、文學和電影很少,這群人往往被社會忽視。

做工的人也許會拍成一部電視劇,林立青說如果要他演,怎麼消費他,他都可以,要他收回扣、壓榨外勞、毆打外勞他都願意演,只要把這些勞工的處境表達出來讓社會大眾看見就好了,「讓我成為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他俏皮地說。

現在,林立青成為包工的工人,是個純正勞工血統的工人,而不是監工,他想利用彈性的時間,好好地寫第二本書,寫些別的族群,例如,巨輪服務社、街賣者、身障者或新住民的故事。「我正在寫第二本書,只是不知道消費者會不會買單而已,買單的話,我又可以在這樣嘻嘻哈哈地過一陣子,沒買單的話,就回工地工作,阿不然怎麼辦?」

(圖/TEDxTaoyuan提供)
(圖/TEDxTaoyuan提供)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TEDxTaoyuan,原文標題:工地裡的社會學家 ─ 專訪林立青

林立青將至TEDxTaoyuan年會分享,更多詳情請至粉絲專頁查詢。

責任編輯/郭丹穎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g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