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生的慾望】即使是世界冠軍,在親友面前仍抬不起頭…電競選手的代價,絕對讓你叫不敢

2017-11-10 18:14

? 人氣

evo格鬥遊戲大賽現場。(圖/CNEX提供)

evo格鬥遊戲大賽現場。(圖/CNEX提供)

在18歲時,父親過世當晚,他下意識地走進電動玩具店,在熟悉的嘈雜機台聲,似乎找到了一絲平靜。

台灣《快打旋風》電競國手向玉麟,從小父母分居,父親也因工作關係不常在家,於是他從國中開始就流連於電動玩具店,跟著一群哥哥、叔叔們打遊戲。外表斯文的他,其實從小就在街頭磨練出一身絕技,成了他後來當上電競選手的契機。但這一路走來並非一帆風順,反而有許多至今仍難以跨越障礙。

CNEX紀錄片《我在快打球旋風》以經典格鬥遊戲《快打旋風》(兩個玩家選擇角色對打,把對方打到沒血就贏了)為題材,深入追蹤台灣、日本、法國等各國頂尖電競選手們在賽場內外真實面貌,探訪傳奇人物梅原大吾、世界冠軍百地祐輔、台灣國手,曾獲得世界級比賽EVO亞軍的GamerBee(向玉麟)等頂尖選手,即使面對生活的壓力與社會不友善的眼光,仍不斷堅持自己的道路。

梅原大吾4.jpg
梅原大吾(圖/CNEX提供)

在賽場上,他們拼命搏殺,打光對手的生命值才能繼續活下去;在賽場外,也要為了收入而煩惱,比賽獎金、廠商贊助、還是要另外兼差討生活?都是極大的壓力。

即使電競納入運動產業,又有多少人認可?

GamerBee在成為電競選手前,也有其他的正職工作,平時也不會輕易讓同事知道自己的非常熱愛電動這件事,畢竟「愛打電動」這個形象,在社會中仍是被認為是不務正業、遊手好閒。

在紀錄片中提到的另一位法國選手魯夫(Luffy),即使也獲獎無數,但在打電動之外也有在廣告公司工作,除了有份穩定收入,也是不讓父親在親友之間,不用脫口說出「兒子在打電動」這種「見笑代」(台語,丟臉的事情)。

即使近日立法院三讀通過,正式將電競納入運動產業,並成立電子競技運動協會,短期間內還是改不了打電動就是在「玩」的刻板印象,況且國家願意投注多少資源仍是未知數。要去除這道汙名,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當選手不輕鬆, 1/60秒決勝負、還要會冥想

想成為一個電競選手,當然要很會打電動(廢話)。GamerBee透露自己平時會做一種特別的「冥想練習」,因為已經將所有角色的招式、打法全都練到滾瓜爛熟了,所以能在腦海中模擬對戰,將所有的應戰方法變成反射動作,在比賽中不管對手做什麼動作,都能下意識地反映出來。不過最重要的,還是那無比的專注力與耐心。但他也說,每個選手適合的方法並不同,必須了解自己才能找到最好的訓練方式。

而曾獲得《快打旋風》EVO世界冠軍的百地祐輔,平時不僅要做大量的筆記、熟記每個腳色的招式、反制方法,還要不停地練習,操作遊戲的手速要達到1/60秒這麼快,把手掌磨出厚厚的繭,靠著一步步的努力,才爬上冠軍。百地除了自我精進,平時也會訓練同為選手的女友巧克布蘭卡(百地裕子,現已結婚),嚴格到甚至會把她罵哭。

momochi3.jpg
momochi(圖/CNEX提供)

想靠電動吃飯,必須耐住性子孤獨地練習,完全不是「天天打電動」這麼輕鬆的事。

想把打電動當夢想,請先認清現實

當電競選手,除了要有精湛的技藝,更要考量到現實的經濟壓力。GamerBee從國中開始接觸電動,至今已超過20年,但他在32歲時才正式簽約成為電競選手,在此之前他都有其他兼差或正職工作。想成為一個電競選手要付出非常大的代價,在被贊助商看見之前,要先自掏腰包到世界各國參加比賽,而且還不一定會贏,可能花了大筆的機票和住宿費,最後卻一毛錢也沒拿到。但即便如此,還是要不斷地參賽,唯有獲勝才能展露頭角,因為沒有人會平白無故給你機會。想走這條路非常現實,必須先有經濟的支持,否則還沒成功錢就燒完了。GamerBee直到確定電競有穩定收入後,才能專心踏上這條路。

電競選手_梅原大吾_GamerBee.JPG
電競選手梅原大吾、GamerBee(圖/CNEX提供)

在映後,GamerBee想對所有對電競懷抱憧憬的少年們說:「這是一條不歸路,沒有那麼風光,如果真的想當選手,請永遠不要放棄」。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潘瑜霈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