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一部電影揭開政治黑幕!《血觀音》演活上流女人的8種心機

2017-11-28 16:18

? 人氣

(圖/双喜電影提供)

(圖/双喜電影提供)

今年獲得金馬獎「最佳劇情」、「女主角」、「女配角」、「觀眾票選最佳影片」4大獎的電影《血觀音》,由楊雅喆導演揭開台灣政治界30年來最不可告人的事,表面上告訴你開放透明,其實背地裡藏汙納垢。以穿梭在政商之間、遊走法律邊緣來撈取暴利的「白手套」家族為視角,把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全部攤在陽光下。這部電影集結了金像獎影后、8點檔菁英、新生代女星、天才少女演員等同台飆戲耍心機,再為國片寫下一頁傳奇。

電影開頭由國寶級說唱藝術家楊秀卿在陰曹地府的場景中,以說書的方式揭開序幕,彷彿閻王斷案般,一生做過任何壞事,都逃不過這關的審視。

故事講述一個外省將軍的遺族棠家,家中只有一母二女,表面上為骨董商,但家中往來的盡是政商名流、官夫人,她們時常一起聚餐、玩樂,還有「以華麗的手法幹骯髒事」,利用古董交易來洗錢、炒地皮。但在一樁滅門血案發生後,也將各股勢力潛伏的暗流全面引爆。雖然每個人表面上還是打著場面話,甚至能隨著氣氛或哭或笑,但空氣中的猜忌、提防已劍拔弩張。這部今年令人驚艷的國片最大看點,莫過於女人之間的勾心鬥角,雖然她們都是憑藉「父權」攀上高位,卻也將男人當成棋子擺佈,篇中許多橋段一眼看過去覺得沒什麼,但隨著劇情的推演,回想起來卻令人毛骨悚然。

以下我們就來分析《血觀音》裡8位主要女角的心機,個個都心狠手辣:

棠夫人/惠英紅》控制的心機

棠府當家,將軍夫人,是個古董商兼白手套,操著一口「廣東國語」,總是穿梭在官夫人之間左右逢源,雖然從不露出檯面,卻能左右政局發展。面對家中兩個女兒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控制,從穿一樣的「制服」、教女兒國畫到感情方面,無一不控制,彷彿要所有的事物都在她的掌控之中。這樣的母親,我們生活中是否也有見過呢?

23456197_135507727104598_2833830753565190001_o.jpg
從一家三口的制服,就可以看出母親的控制欲。(圖/双喜電影提供)

棠寧/吳可熙》叛逆的心機

棠家長女,長期受到母親控制,去執行她的陰險詭計,甚至會派她去色誘男人以達成目的,稱自己是「公主命,丫鬟身」。也因此練就一身走跳江湖的高明技巧,談判話術、套情報,甚至用肢體動作,就能讓人落入陷阱。

但她同時也以叛逆來表達對母親的反抗,她吸毒、性愛成癮,甚至精神狀況也出了問題,要吃大量的安眠藥配酒才睡得著,但她還是無法逃離母親控制的夢魘。在電影的尾聲,她對棠真說:「要活得像人樣!」似乎是冀望她別變成那機關算盡的陰險魔鬼。

01-血觀音(双喜電影)吳可熙-傅子純-小年夜洞房.jpg
棠寧時常在母親的指使下去誘惑男人。(圖/双喜電影提供)

棠真/文淇》旁觀者心機

一個14歲的女孩,會是什麼樣子?青春、活潑?但棠真的言行舉止卻十分沉著冷靜,完全不像一個國中生該有的青春活力。雖然平常只是「有耳無嘴」在旁邊替大人們倒茶,但其實是在觀摩,這群人在幹什麼勾當她都看在眼裡,童稚的心靈被黑暗吞噬。在充滿假話的環境中長大,她故事的一開始,就躲在溫室外偷看棠寧與2個男人玩3P,表現出了她對性的好奇,但下一秒回到客廳,面對大人的詢問,又展現了如何面不改色地說謊,十分有天分。在片中與好姐妹林翩翩的勾心鬥角也是一大看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潘瑜霈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