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體素描是色情還是藝術?英國哲學大師舉這個簡單例子,告訴你答案

2018-02-06 15:55

? 人氣

有名盜賊準備搶劫一家百貨公司。他可以敲敲門然後大聲喊出他的來意,只是這樣成功機率很小。他決定先探勘場地,所以他假扮成一名洗窗工人;但光是自稱洗窗工很容易讓人起疑,他需要一個完善的謊言,至少要帶上水桶、梯子才行。有了工具後,他爬上梯子,在窗後偷看四周,了解珠寶店的位置。身邊的人潮來來去去,為了不讓人起疑,他假裝清理窗戶,不過還是擔心被人識破。謹慎起見,他開始認真擦窗,將窗戶洗得閃閃發亮。儘管他只是假裝洗窗,但在當下,他確實在洗窗。

所以這個小問題已經解決了:他假扮成洗窗工人,卻真的在清理窗戶。問題在於:他是否是洗窗工,同時也是一名盜賊?這個故事讓我們知道,事件本身以及參與事件的人們,不僅與肢體活動有關,也跟意圖與事件脈絡有關。先記住這點,然後來想想接下來的問題。

「一群穿著衣服的男人,緊緊盯著在他們面前伸展肢體的年輕裸女。」某個不知情的人如此敘述。但他敘述中的男女卻否認這種說法,因為他們其實正在上人體素描課。

當然,在人體素描課上,模特兒可能是男性,畫家也可能是女性;為了方便起見,我們假設模特兒是一名女性,而畫家是一群異性戀男性。這位女性平常穿著保守,不喜歡招搖,她也會注意到有嫌疑的洗窗工。但到了畫室裡,情況就不同了:畫家追求藝術,如果別人誤會他們看待裸女的方式就像看脫衣舞孃那樣,他們可會憤憤不平。他們認為用有色眼光看待人體素描是粗鄙的,脫衣舞孃跟為藝術自願展示身體的裸女是不一樣的。自願展現裸體是一種藝術形式,畫家凝視的眼神則是出於美感的注視。然而:畫家的注視與世俗慾望,如何區別?

藝術有時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至少不帶世俗慾望。當然有人會為了激發情慾而在臥房裡繪畫裸體。不過一般來說,觀賞者與畫家都應該要用藝術的心態,用一種超然的心態,將模特兒與畫中的裸體看做一種形體,這樣我們便不必因為窺看裸體而羞愧,也不會產生猥褻的想法。這種藝術經驗使我們更高尚。

現在我們先不去想藝術是否是美麗的,就把「美」當成是我們對於眼前世界的一種自然形容詞吧,亦即我們看見曲線、輪廓、平衡、和諧、光影、紋理時所產生的感受。這裡所說的美,並不一定是漂亮好看的;林布蘭的畫作很美,但他畫裡的人物卻不一定長得好看。

傳統看法認為美並不存在於觀賞者眼裡,而存在於某種客觀的數理特質之中。舉例來說,音樂的和諧是由不同琴弦長度比例所構成的;同樣地,美麗畫作中的和諧也是如此達成的,裸體畫也是一樣的道理。直到最近,仍有人認為這種協調之美能帶來公平、正義的感受。但當然,美不僅僅只是和諧而已,有時候太和諧也很無聊。簡單的風格也可以很美,不過如果太簡單的話,便容易缺少協調的結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