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中專欄】日本人搭飛機必坐走道旁,不然全程都難受!旅日作家揭奇特的日本民族性…

2018-08-24 10:50

? 人氣

前幾週看了國家地理頻道播出飛機餐製作的紀錄片,深深覺得在幾萬呎高空上,能吃到一份令人滿足的飛機餐,實在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我知道很多人不愛飛機餐,覺得難吃,但我一直以來仍對飛機餐有種特殊情感,覺得是一種旅行的儀式。

飛機餐上桌,離開煩躁地表的第一餐,宣告暫時脫離現實,做另一個自己的旅程正式開始。

雖然座位促狹,餐桌窄小,動作不太方便,但每一回當我吃起飛機餐時,竟都有股「溫馨」的感覺。大概是那種把所有食物全塞進一個小餐盤上吃將起來的氣氛,總讓我重溫了小學生郊遊時,打開野餐盒時的愉悅。

紀錄片拍的是新航。很久以前坐過,飛機餐怎麼樣,不太記得了。這幾年進出日本,主要都搭日系航空公司。我覺得日系航空的飛機餐基本上都不差,至少合我的口味。上餐前會先發可口的果子,偶爾在餐點中有一盒小蕎麥涼麵,還可以喝到美味的玉米湯或洋蔥湯,甚至是野菜高湯,都是加分。特別推薦全日空(ANA)機上提供的大分縣蜂蜜青桔汁(かぼす),通常大家喝果汁只會點柳橙和蘋果,所以空姐也不會主動介紹,但餐車上一定有,下次記得點點看。至於喜歡日本酒的朋友可選擇機上提供的宮城縣銘酒「一之藏」。

日系航空的服務很到位,簡單來說就是把日本服務周到的精神延伸到天上。在機艙內有任何需求,有時服務鈴還沒按呢,空姐便常會搶先一步注意到。不得不說日本人果然擅長「讀空氣」。縱使機艙外面的空氣稀薄,卻一點也不影響他們解讀的能力。

在日本國內工作出差時,公司安排搭日航(JAL)的機會多,不過我自己選擇的話,則會搭全日空(ANA)。從東京出發的話,最常利用的航線當然是回家飛台北。去首爾時也搭過,近來則是搭到曼谷。最遠的是飛到紐約。在時序搞不清楚的機艙內,空姐發給旅客的充饑品,並非丟給你一根花生巧克力棒,而是香蕉。當年我即將奔向四十歲,頓時感覺是個訊號,提醒著我,此後就該航向養生的偉大航道上。

搭全日空另一個吸引我的地方,是他們的機上雜誌。我喜歡的作家吉田修一,長年在全日空機上雜誌有散文專欄,在尚未結集出書以前,只有在這裡才能閱讀得到。專欄主題是旅行,不知是巧合還是吉田修一實在太愛台灣,印象中有好幾次都恰好讀到他寫到關於台灣的文章。

Media_20180824104807_U3792
(圖/作者提供)

既然搭的是日系航空,那麼旅客自然是以日本人居多。我發現不少日本人在機艙裡會習慣把鞋子給脫掉。其實不只是在飛機上,搭新幹線時也會。所以在台灣高鐵上,有朋友曾說看到日本人一上車就脫鞋,覺得很怪,其實還滿正常。

我迄今沒碰過腳臭的人,因此不覺得會有什麼困擾。話說很久以後的某一天,當我在飛機上想去廁所,於是彎腰穿起鞋子來時,才赫然驚覺,我居然也不知不覺地被同化了這個習慣。不過別擔心,我有自信我的腳不臭。

有一項關於各國人搭飛機的調查,說日本人最愛選擇坐在靠走道的位子。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同時榮獲了「最不擅長喚起隔壁睡覺旅客的民族」第一名。因為要把別人叫起來,困擾別人也為難自己,所以最好就是選靠走道的位子坐。

要是坐在中間或靠窗的位子,因尿急就非得喚起隔壁睡覺的人才能出去了吧?不。問券調查結果顯示,有38%的日本人會不動聲色,背對著睡覺的人,試圖神不知鬼不覺地跨過對方。

然而,日本人身型和腿長的殘酷現實,我們也是清楚的,於是,我見過失敗的例子還真不少,甚至有整個人跌坐在對方身上的窘狀。但,更令人詫異的是有高達20%的人,竟都選擇憋尿,表示會一直等到旁邊的人也起身了,才趕緊跟著走出去。大和民族忍者工夫的基因,迄今原來一直都隱隱存在。

Media_20180824104807_U3792
(圖/作者提供)

飛機總會遇到天候不佳而延飛或取消的狀況。已經看過太多新聞裡無論是台灣或中國大陸的旅客,只要飛機一不飛,就會變身「奧客」抗議的難看景象。我在日本國內線也遇過幾次延飛,現場就跟日本新聞裡出現的採訪畫面一樣,人人都淡定。好幾次還看到新聞上,那些都已等待一整夜的人,受訪時甚至還會一邊平靜地說,一邊對攝影機發出微笑。那當然不會是因為他們也懂得「笑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吧?那份修養,我想就是家庭和國民教育的成功。

吃完飛機餐,看完機上雜誌,若有想看的電影偶爾會看一下,或者終於得空繼續書寫未完成的小說。要是累了,放空發呆看飛航路線圖也不錯,要是能夠閉目養神,沈沈地睡去就更好了。

我常想,窩在這個容量不大,名符其實的「雲端空間」裡,若是能怡然自得享受這幾個小時的漫長時光,卻一點也不感覺寂寞無聊的話,那就足以稱得上是真正活出自己的大人了。

(原題:窩在雲端空間)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