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了校花,眾人卻說「他還只是個孩子」輕輕放過…她父親這樣為被毀了一生的女兒復仇

2018-10-12 12:18

? 人氣

青春期的男孩子,往往會在霸凌行為中摻入許多模仿成年人的性行為。有一種說法是,少年們透過這樣的舉動,來「練習」成為一個男人,也結成初步的聯盟─這是原始的衝動─但在現代社會,這是不被容許甚至觸犯法律的行為。如果不能以規則嚴加約束,荷爾蒙有多澎湃,惡行就會有多兇猛─男孩的家長們,你們要給孩子正確的青春期性教育啊!

十年前,就在這個城市裡,發生過一件事。

一所國中,在新學年,迎來了又一批國一新生。平均年齡也就是十三歲。十三歲,「娉娉嫋嫋十三餘,豆蔻梢頭二月初」。有的女孩已經出落得非常標緻了,有一個叫小真的女孩就是這樣。

小真是那種走在陽光裡就煥發出百合一樣光輝的少女。就像日本漫畫裡的美少女模型,還是「自帶光環」的。小真笑起來喜歡捂住嘴,她有一口細細的糯米小牙,下牙裡的一顆犬齒有一點點蛀,微微地發黑,一笑起來,她就捂住嘴巴,怕別人看見。她的眼睛不算大,睫毛卻濃密清晰,眼線一笑就是彎的,像兩個會開口微笑的毛栗子。

不只是長得美,她太可愛了,有那種沒有被塵世污染過的純真。這樣的可愛,通常是家境優越、被照顧得很好的女孩子身上才會有,那種清澈的、對人不設防的、天然充滿熱情的眼神,會讓別人一眼就喜歡上她。

全年級的男生都喜歡小真。

老師也都喜歡小真。長得好看,成績還好,說話聲音甜甜的,又有禮貌,每個科目的老師都想叫小真當自己課堂小老師。小真最後當了美術課小老師。她喜歡畫畫。美術老師就像撈到了一個寶貝,喜愛得不得了,馬上把她拉到自己的美術興趣小組。

小真畫的素描,出手驚人,只有國一,作品就被放在學校畫廊裡作為精品展覽。一個老師說:「小真的爸爸媽媽真有福氣啊,每天看著這樣的孩子,光看她那個笑得瞇成縫的眼,聽聽笑聲,都延年益壽。」

「我要是能生出這樣的小孩─哪怕只有小真一半可愛,減壽十年我都捨得。」正在懷孕的一個女老師說,隔著辦公室玻璃,望著小真輕快地抱著一堆美術作業從操場上走過。

國一升國二時,小真的畫,已經可以代表學校去比賽了。之後,她拿了一等獎。

學校門口的畫廊裡陳列過她去參賽的作品,畫很簡潔─簡潔到我們看不懂,卻也能模模糊糊看得懂。兩隻黑色大狗,一隻蹲著,另一隻臥著,懶洋洋地靠在一起,標題叫「朋友」。油畫,筆觸強勁簡練,並不複雜的構圖和筆觸,生動地勾勒出了兩隻狗的默契。

大家雖然看不懂,可是,我們都很佩服。因為才十三、四歲,能畫出油畫本身就很了不起了,還能畫這麼神似,最後還得了獎-據說還要送到省裡去參加比賽-如果繼續得獎,還能去北京,去外國。大家看著小真的目光就更崇拜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