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中專欄】日本公共電話快被拆光,為何政府還要學校教如何使用?揭它再次受寵的真相

2018-10-05 09:30

? 人氣

前陣子,聽說台灣的郵局打算要拔掉許多街上的郵筒,因為現在已經沒有人在寄信了。走在東京街頭上的我,看見這則新聞時,起初有些淡淡的失落,但很快地又感到安慰。因為隔了一面海洋,那些郵筒其實並不孤單。它們有個在倉皇的大時代裡足以同病相憐的夥伴,那就是大街小巷裡更早開始消失的公共電話。

好想做個統計。在幾乎人手(可能不只)一支行動電話的現代社會裡,你有多久沒觸摸過公共電話呢?五年,或者十年?我真的想不起來,上一次拿起公共電話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不確定現在台灣的便利商店門外是否還會安裝公共電話?在東京已經沒有了。從前在東京的車站裡還能看到很多公共電話。最近電視上重播一九九一年的日劇《東京愛情故事》,片頭曲很經典的一幕是在新宿車站內,繁忙的人潮排隊等候一整排公共電話的畫面。那裡自此亦成為新宿站的象徵地標之一。

自從手機普及以後,新宿車站內那排公共電話早就寂寞了很久。直到三一一東日本大震災那年,才忽然人氣強勢回歸。因為歸宅難民們的手機沒電,訊號又不通,於是只好乖乖排隊打公共電話報平安,重現了二、三十年前的盛況。

地震過去許多年,公共電話又被遺忘。現在,新宿車站那排安裝公共電話的位置,全變成了投幣式置物櫃。畢竟一台電話,一整天可能也沒人投一毛錢,但置物櫃有觀光客的需求,生意永遠興隆,好賺多了。

很久沒用公共電話是一種狀況,而完全沒用過公共電話、不知道怎麼用的又是另一種現象了。在日本,有人做了一項田野調查,發現現在的日本中小學生根本不知道如何使用公共電話。報導中有個幾個小學生,給了他們錢幣讓他們試著打公共電話,結果大家都沒有先把話筒拿起來就投幣和撥打按鍵,然後搞不清楚為什麼錢一直掉下來。或者給了電話卡,但一半以上的人都把卡片給拿反,錯誤插卡。還有個十九歲的大學生,讓他從記者手中挑硬幣去打電話,結果他拿了十五圓硬幣。走到電話前時傻了眼,才知道原來日本的公共電話只能投十圓和一百圓硬幣。

北海道胆振東部大地震時,道內大規模停電,手機也通訊不良,民眾唯一可以對外聯繫的方式只有公共電話。於是,公共電話的存在,突然又被想起來了。現在為培養小朋友遇到災難時的緊急應變對策,政府計劃開始派專人推著模型機,去各個學校教學,怎麼用公共電話。

不過,我猜大概幾年以後,要是沒什麼災害發生的話,這件事情也就會不了了之,而公共電話終究又會被打入冷宮。

平常都遭受冷落,卻在不得不的需要時才被想起來,身為公共電話,這種被利用的滋味應該還挺不好受的。

想起一些人,似乎也是這樣交朋友的吧。平常少聯絡,出現時總是要你幫忙,當我們迅速且熱情幫忙完以後,對方又消失,連謝謝一聲都不說。有一天,當你反過來有求於他時,他卻訊息要回不回。總在這時候,便深深以為這個世界上真正應該消失的才不是郵筒和公共電話,而是這些只會利用別人的壞心腸。

衷心希望郵筒和公共電話會成為好朋友。祝一起消失的它們,能在我們不知道的角落裡,一個用文字,一個用聲音,復古地相親相愛,浪跡天涯。

(原標題:公共電話前傻眼)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