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亞街頭迴盪台灣民謠《望春風》,他的小提琴聲讓歐洲少女淚流滿面

2015-10-01 14:36

? 人氣

台灣男孩Ken在歐洲進行兩個月的賣藝之旅。(圖/時報文化提供)

台灣男孩Ken在歐洲進行兩個月的賣藝之旅。(圖/時報文化提供)

第一次在歐洲街頭賣藝,他送出的是音樂,收回的卻是意想不到的善意。

路經克羅埃西亞,斯普利特(Split)巿的大街,忽然王菲〈我願意〉的悠揚小提琴聲傳入耳中,在異國聽見熟悉的旋律,特別叫人好奇。音樂原來來自一位膚色黝黑的亞洲男孩,身前的小提琴盒上豎立了一張紙牌,寫著「I am from Taiwan and music for You!」。

他就是來自臺灣的許茗鈜 Ken,在臺灣剛碩士畢業的他,用了生命中最後一個暑假,第一次來到巴爾幹半島,第一次在歐洲街頭賣藝,原來,沒有你我想像中困難。

Ken 在臺灣念的是醫療電子工程,那是超級理性的科目,與街頭賣藝、歐洲浪遊這些概念似乎都沾不上邊;但自小就學習小提琴的他,總希望可以有機會一試在街頭表演的滋味。但在臺灣要當街頭賣藝者,要先申請街頭藝人證;於是 Ken 就想到,既然在臺灣賣藝不容易,何不到外國試試?於是趁著畢業,買了往歐洲的機票,賣藝之旅就此開始。

賣藝的第一站是馬其頓。第一次賣藝前,他都找好理想的表演位置了,回旅舍拿手提琴準備出門時,他卻突然害怕起來。「那一刻覺得很緊張、很猶豫,雙手手心都出汗了,再三問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去表演?」擔心表演不好、憂慮觀眾反應欠佳、想臨陣退縮,聽起來都是典型的「發臺瘟」徵狀──克服「發臺瘟」的方法,通常也只有一個:「頂硬上」。

終於他還是開始了他的第一次。在街頭演奏的同時,貌似專心演奏的他其實在悄悄留意每個路人的反應:「我記得第一個給我反應的是一位老太太,她在我面前路過,聽了我的演奏,然後給了我一個欣賞的點頭微笑」,Ken對這個微笑的印象很深:「如果她給我的不是微笑,而是一個厭惡的神情,我可能那一刻就放棄了。」

自言自己的小提琴技術只是業餘的Ken,準備的曲目貴精不貴多,而且都是亞洲的曲子,像〈月亮代表我的心〉、〈天空之城〉、〈白牡丹〉(臺灣民歌)…….「有位路人要我表演他們的國歌,我哪裡懂呀?於是他竟在我面前演唱了一次!」我笑說,Ken 應該反過來給他賞錢啊!

說起錢,到底表演賺的錢夠不夠旅行?Ken透露不同城巿有不同的風格,有些地方比較豪爽,一天(二至三小時)可以賺到上百歐元;但反應不好時,便可能只得二、三十歐元進帳。簡樸一點、勤力一點,其實還是夠用的。

然而表演對於 Ken 來說,投進小提琴箱的賞錢固然重要,但聽眾的反應才真正讓他感動。記得在保加利亞街頭表演時,有一位女生在〈望春風〉拉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哭了起來:「之後聊天才知道她去過臺灣,〈望春風〉讓她想起在臺灣受到的感動與幫忙。」又有萍水相逢的外國賣藝,給他避過警察驅趕的小費,甚至把自己的位置讓給他。

他送出的是音樂,收回的卻是意想不到的善意。

於是在開往波士尼亞的火車上,Ken 回想一路以來的順利、沿路得到的幫助,想到是否也該將這善意回贈出去?他繼續在街頭演奏小提琴,但在塞拉耶佛街頭兩天的表演,卻是為一間孤兒院籌款的義演。義演除了為孩子籌到了二百五十歐元(近臺幣九千元),對他竟也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因為是募款,沒有『一定要賺多少錢』的心理限制,因此表演沒有任何的束縛,我可以完全把心放寬去拉琴、去分享音樂、去帶給別人與自己快樂。」心懷感恩地表演,原來可以令人如此快樂,Ken如是說。

兩個月的賣藝之旅很快就過去,Ken回到臺灣沒多久,便被徵召服兵役去了。他希望未來能申請到臺灣的賣藝許可證,不見得會做全職賣藝者,但仍然希望可以在街頭感受自己的音樂被欣賞的滋味;或在一個與別不同的位置,觀察這個社會、這個街頭。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旅行是一場修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