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台年輕人的「狼性指數」,從小就體現得一清二楚!

2016-02-22 17:47

? 人氣

各地年輕人「狼性」這玩意兒,其實從小就體現得相當極致。(圖/Jimmy Álvarez @Flickr)

各地年輕人「狼性」這玩意兒,其實從小就體現得相當極致。(圖/Jimmy Álvarez @Flickr)

事實上,這些香港的孩子和那群北京孩子的行為,實是異曲同工之妙,同樣把我吃得死死的。如果硬要比較的話,我認為這些香港孩子的「手腕」恐怕更高明,也更讓人覺得「真心」,是的,我確實拿他們沒辦法。 

大陸年輕人的「狼性」,似乎是近來被討論得很熱的話題,也讓香港和台灣的新一代究竟具備多少競爭力,成為媒體上一炒再炒的焦點。

事實上,討論「狼性的必要性」,應該要看這樣的特質是發揮在什麼樣的場合下。好與壞,我今天就不在此多做評論,不過,我可以分享最近自己經歷的小故事,然後把思辨的空間留給您。

各地年輕人「狼性」這玩意兒,其實從小就體現得相當極致。Photo Credit: Ronnie Macdonald
               各地年輕人「狼性」這玩意兒,其實從小就體現得相當極致。(圖/Ronnie Macdonald )

真正厲害的狼,眼睛雪亮,不動聲色,精準獵食!

曾經是兩岸三地主播的身分,讓我經常有機會透過演講接觸各地大學生,但是對中學生講座的經驗倒是比較少。前陣子,我受邀到本港一所知名中學對師生(主要還是學生)講座,主題是有關於閱讀五花八門網路資訊應有的「慧眼」
那一個場子並不大,百餘位學生,大概三個班。我記得演講後的不到一個星期內,陸陸續續的,大概有一半的孩子,都想辦法「弄」到了我的臉書帳號。那幾天,我幾乎夜夜回他們訊息回到夜半三更。

至於這些孩子和我聊什麼?嚴肅一點的,會和我聊媒體、科技、新創,聊時事、國際新聞、留學經驗,這些大家都認為我很能聊(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聊鬼故事、旅遊八卦這些)的話題;比較輕鬆些的,還會認真向我確認我往後幾個月有哪些時間會在台灣,他們要過來找我當導遊。更有的,直接抓我出來飲茶,甚至六點多把我挖起來吃早餐。老實說,我實在沒有那麼多時間,可是,他們這樣的行為實在可愛,是故,我還是盡可能地答應他們的邀約。

這不禁讓我想到三年前,我在中國傳媒大學當訪問學者期間,對北京中學生演講,講座之後,立刻被團團圍住的光景。事實上,這些香港的孩子和那群北京孩子的行為,實是異曲同工之妙,同樣把我吃得死死的。如果硬要比較的話,我認為這些香港孩子的「手腕」恐怕更高明,也更讓人覺得「真心」,是的,我確實拿他們沒辦法。

香港學生和老師之間,普遍隔閡相對小。Photo Credit: 雷國威
                                         香港學生和老師之間,普遍隔閡相對小。(圖/雷國威)

香港年輕人個個「長幼無序」?

在那所本港知名中學演講之後,我立刻找我那位拜把兄弟阿威出來吃飯,主要目的是跟他炫耀,我多麼受香港中學生歡迎。為什麼要找他呢?

港仔阿威,不僅大學和我同班四年、同寢四年,又一起玩樂團玩了四年。他和他老婆(我親愛的直屬學姐,台灣人),兩人都曾經在台灣擔任中學教師,現在夫妻一起返港定居後,又都在本港中學擔任教師。阿威因為表現突出,還被港府借調,同時還有督學的身分。

「呵呵,我超受香港中學生歡迎的,我如果去當老師,你一定就沒戲唱了,哈哈!」我得意地說。

「自以為,呵呵,」他說,「我告訴你,香港中學生就是這樣的啦!」

「怎樣啦?」我好像炫耀失敗了。

「絕對不是針對你,換做是誰,劇本都會是這樣走,呵呵。」他這樣說。

說到阿威,我記得大學剛開學時,便覺得這個滿腹經綸的香港僑生,相較台灣同學,很明顯不把所有教授或老師「放在眼裡」。不論是與師執輩的互動方式,或是私下對老師教學方式的議論,他都顯得有些「長幼無序」。熟了以後才知道,這是香港學生普遍被環境培養出的一種「態度」。

「簡單說,香港學生,因為環境的關係,其實相對早熟,所以,師生關係,更像朋友之間的關係。香港老師不太會擺架子啦,老實講,老師擺架子,學生也不太會甩。但也因此,從中學開始到大學,香港師生間的關係都非常密切,真的是像朋友之間的那種密切。」

「台灣師生的關係不密切嗎?你自己也在台灣中學混過,你覺得台灣學生都離老師遠遠的嗎?」

「台灣學生,倒也不是和老師之間的關係不親密,也有不少和老師之間混得很熟的,但是,那種關係,還是更傾向是上與下的師生關係,而不像香港師生間比較平等的朋友關係。」

聊到這個時候,他老兄的手機響起了,我依稀聽到對方在那頭叫他「阿威」,那口氣,大概跟我和他說話的口氣差不多(阿威大我不過一歲),我偷聽內容,猜測是也是一位交情匪淺的哥們,在抱怨女友的家人對他不友善。聊了大概二十分鐘,他終於掛上電話。

「我班上學生啦,呵呵,你不知道,我下班後大部分時間都在接這種電話。」他笑說。

「你幹嘛接?可以假裝在溜狗啊、跑步之類的,呵呵,裝死你以前不是最會。」我嗆他。

「當老師不能這樣啦!你看我剛剛其實也一直在訓他。」他解釋。

「是啊,但我覺得他比你還兇,一直在婊你耶,呵呵!」

「是的!你說到重點,這就是香港學生。」

「知道你和他觀點不同,但還是會一直煩你?」

「倒不是真的煩你,他很希望你能了解他在想什麼。」他進一步解釋,我也漸漸明白了。

「你變得好奇怪,呵呵。」我覺得時光真的是一樣太有趣的魔法。

「我現在是老師,你要怎樣啦!」好好好,老師,呵呵。

台灣年輕人習慣當羊?當狼真的比較好嗎?

那台灣呢?經過對比,在台灣中學也任教過的阿威,眼中的台灣中學生,又是怎樣的光景?

「台灣中學生會出現比較多叛逆期的各種疑難雜症。」他說。

「香港中學生難道沒有叛逆期?沒有疑難雜症?」我問他。

「當然不是沒有,但是,」阿威解釋,「普遍來說,香港學生會覺得老師和他們是站在一起的,因此也很願意把自己的困擾讓老師知道;而台灣學生,情緒波動大一些的會想挑戰教師的權威,大部分的則是和老師離得越遠越好。」

台灣年輕人比較習慣當羊嗎?Photo Credit: mqnr
                                                    台灣年輕人比較習慣當羊嗎?(圖/mqnr

說到這裡,我們已經很清楚,所謂「狼性」這種特質上的差異性,不用說是職場中菁英了,從各地的青少年階段,甚至年紀更小開始,恐怕就已經體現得十分明顯。

展現出什麼樣的特質(狼性很可能就是一種),就可以得到什麼樣的收穫?事實上,我剛剛描述的故事,也許也提供了一些個人視角。當然,好壞沒有絕對,太張牙舞爪的狼,畢竟也不討喜。

狼的境界,真的也有很多種!

事實上,在和阿威吃完飯後,我還要去參加一個小女生的媽媽的畫廊開幕儀式,順便和一群孩子都聚聚。這群孩子中,有不少也都參加過阿威主持的學術programme,和他也熟識。本來,我想邀阿威一起去,讓阿威看看這群年輕孩子多喜歡我。

不過,和阿威聊過後,我當機立斷,不打算告訴他這件事情了,因為我已經預見,事情應該是往相反的方向發展,呵呵。

「你往荷里活道走幹嘛?」臨別時,阿威問我,「你不是要回家?」荷里活道是畫廊群聚的地方。

「呵呵,要你管,哈哈!」我快步離開遠去。 

「你又搞甚麼鬼?」他遠遠大叫。

「對啊,我要搞鬼,掰掰!」我迅速消失在他的視角裡。

沒多久,他傳What’s app來:「我不去Crystal她媽媽的畫廊開幕啦,呵呵,你自己去和小朋友慢慢玩。」

哎,我怎麼忘了呢,阿威他就是一匹披著教師外皮的香港狼啊!

本文授權轉載自sosreader(原標題︰中港台年輕人的「狼性指數」,從小就體現得一清二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