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采華專欄】一個人的峇里島II

2016-03-23 14:23

? 人氣

一個人旅行的時候真的會發生很多事,倒不是和多人旅行的時候什麼事也不會發生,只是互動會處於和同伴同樂,而和新環境裡人事互動的純淨度就多少沖淡了。

每一分鐘事件都會不停地發生,是否跟自己有關,那要看個人敏銳度去發覺聯想。

一個人到新地方旅行,難免要被迫做平常不會去做的事, 沒有同伴的幫忙壯膽起鬨,但也不需要花精力遷就別人, 會有很多平靜的空間探索一切, 如天上的一片浮雲,一早五點不到就叫的鳥, 半夜裡壁虎的合唱,同車的四個金髮蘇俄小孩,同船從荷蘭 來的倆位男同志,一位很瘦,一位胖........

牛頓和愛因斯坦在發現地心引力和相對論的時候,一定來自於超於常人的安靜思考時間。

我是個平凡人,只能專心在自我的心靈成長. 這次峇里島之行的馬術老師-S,讓我改變對自己的看法,至少在”馬”上。

一直幻想我和馬是親近的,怎樣我也是馬年生的。馬上英姿該是理所當然. 住紐西蘭的時候, 我學了不下十堂的馬術課。 那個女老師是金髮六呎高的紐西蘭人,安格魯撒克遜種,學的是英式馬術,不是西部美國西部牛仔那種。從walk(走),trot(小慢步),cantor(慢跑), 到 gallop(跑),我下什麼指令,馬就得做什麼。但4個月的課程下來這匹邊跑邊放屁, 一點也不雄壯威武叫Jippy 的馬, 還是只服膺於那六英尺女老師和她特長的馬鞭。

我不但對騎馬沒有天份,和馬也沒有一見如故的緣分。我是錯的,馬上英姿 只不過是一廂情願妄想!

s老師是土生土長的峇里島人,個頭和我差不多高, 就住在附近的小村子裡。他比一般峇里島人要稍微強壯一點,原來只是負責清理馬廄的打掃工, 馬術是和馬廄裡澳洲馬一起來的老師學的; 時間久了,他也成為了馬術老師。他一直道歉他的英文不是很好,  簡單地問我想看風景還是要學騎馬? 我的回答鏗鏘有力, 但心裡卻極度忐忑不安:“ 都想!特別想跑,但別太快”

不安是來自於對騎馬的恐懼,甚至對馬的恐懼。馬很大而我很小,馬也從來沒有聽過我的! 對騎馬真沒天份,何必勉強?既然這事屬純玩樂又與生計無關,何必浪費錢去學呢?” , 我們很多人是在這樣的聲音裡長大,當想嘗試冒險時,這樣嘀咕聲音便會自動在耳邊響起,頓時就會有理由不去試試新鮮事,讓人生有另一種可能性。

我們騎著馬在海灘上看著印度洋,可能只過了3分鐘,S老師就開口問我“風景看完了?可以開始學了嗎?” 我不假思索地說“Sure!” 老實說在海灘上“走馬”是很無聊的,如果誠實地問自己,我根本就想“跑馬”, 這裏的海普普通通啦。S老師便興奮地騎馬帶著我走向森林,問我準備好了嗎? 在我說Ready 之前,瞬間腦中閃過自己從馬上摔下的畫面,在極度不安下我暗暗呼請神明保佑,說來荒謬,不是不相信人外有天,天外有神,但我從沒在這樣臨時抱佛腳過,也不知是哪來的力量,不安消失了,只剩下因興奮而加速的心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