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意凡觀點:求索洪荒之力的行者塞尚

2019-06-15 06:20

? 人氣

塞尚的《玩撲克牌的人》(1890-92,藏於大都會博物館),雖是畫人物,卻散發著大自然那充滿生命力,統一和諧的力量。那力量與其說是描繪對象傳達給藝術家的,倒不如說是能在任何事物當中看到精神性的藝術家,灌輸給那主題的。雖然自塞尚過世以後,藝術似乎又走了很遠,但塞尚解決問題的原創力,以及不斷突破的熱情,相信還將持續不停的啟發世世代代的人。(取自維基百科)

塞尚的《玩撲克牌的人》(1890-92,藏於大都會博物館),雖是畫人物,卻散發著大自然那充滿生命力,統一和諧的力量。那力量與其說是描繪對象傳達給藝術家的,倒不如說是能在任何事物當中看到精神性的藝術家,灌輸給那主題的。雖然自塞尚過世以後,藝術似乎又走了很遠,但塞尚解決問題的原創力,以及不斷突破的熱情,相信還將持續不停的啟發世世代代的人。(取自維基百科)

當我住在紐約時,只要有空就會去大都會博物館,走進那間掛滿塞尚(Paul Cezanne)的房間去。那裡駐留的人總不如梵谷畫作前多。並且人們往往是:走進來,(用各自語言)驚呼一聲「塞尚!」,然後穿過房間,由另一個門出去。

然而,偶爾仍有一兩個人對塞尚的畫作凝神注視。對這些並不只為展現自己有文化素養的人,我總產生極大的好奇心。我想像塞尚在對他說什麼?是否看到當時海明威在畫作前看到的?是否看到我所看到的?

觀賞塞尚的另一方法是,站在同時擺放塞尚與其他人作品的展間裡,用眼睛快速掃過牆上作品。紐約當代藝術博物館(MOMA)中,便有這種展間。這時會發現,在眾多畫中有幾幅特別有力量,雄渾又莊嚴。而其他畫作,都顯得深度淺了些、薄弱了,留不住人的視線。在經驗中,那幾幅有重量的畫,通常是塞尚。

塞尚在藝術史上的重要性不需多解釋。他啟發了眾多藝術家,畢卡索說:「塞尚是我們所有人的父親。」但是,暫且放下藝術史,回到創作本身,到底塞尚怎麼使這些畫作有力量?

就想許多藝術家那樣,為大自然的感動促使他們去創作,塞尚也是如此。不同的,是這種感動的質。比如大自然對塞尚心裡的作用,便與對雷諾瓦不同。而這更多是反映了塞尚這個人的本質。在某種程度上,他就是一個很有力量的人。當甜美或安祥觸動另一個印象派畫家,卻是塞尚能感知的大自然永恆性與變化生命力引發他的情感。

然而,受到感動,與能夠準確有效的傳達之間,距離仍很遠。比如塞尚早期的作品,看得出創作者很有力量,但是這力量似乎很單一,深度不夠。到了晚期,卻表現出許多層次,與活潑的生命力。塞尚一生充滿毅力地實驗與追尋表達方法。雖然他對自己的創作只有少數幾次訴諸語言,但如果像無數藝術家所做的,回去觀看塞尚原作,學習者還是可以領會到不少有意義的創作方法。

塞尚早期畫作。左為 《Achille Emperaire畫像》(1867-70,藏於奧塞美術館)。右為《聖維多克山》(1865,私人收藏)(取自維基百科)
塞尚早期畫作。左為 《Achille Emperaire畫像》(1867-70,藏於奧塞美術館)。右為《聖維多克山》(1865,私人收藏)。

看塞尚早期的畫作(如上圖兩幅畫),人們可以明顯感覺到,藝術家從一開始創作,就努力要表現某種強烈的、戲劇性的力量。仿佛驅使他成為畫家的,不是色彩的美或人體型態,而是內心感受到的某種強大力量,或者藝術家自己描述的「感動(sensation)」。

然而此時的畫作,雖然有力,卻也有種創作者自我情緒蓋過其他一切的傾向,禁不住讓人疑惑,如果只透過濃重顏料表現力量,照此下去藝術家還能怎麼前進。畢竟吶喊般的濃重顏料,只是對力量淺薄的詮釋。讓藝術家如此動容的,顯然是更豐富的世界。如何更準確、更有深度的理解自己並且傳達,是年輕塞尚的主要挑戰。

這種情緒自然有其淵源。自兒時起,塞尚時常與好友在普羅旺斯的大自然中閒逛,談論藝術與文學。他對藝術充滿激情,但父親卻希望他成為律師。以後塞尚雖得到家裡的經濟協助走上藝術一途,但父親的失望,顯然成為塞尚的心理陰影,使他早期畫作充滿想證明自己的急躁。這種看似熱情的情緒,擾亂人的感覺與認知,使其不再敏銳。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意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