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蘆洲群聚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吳統雄觀點:失衡的動機 圓融的結局─陳文成紀念廣場以「空」詮釋

2016-08-19 06:40

? 人氣

台大校園(取自台大網站)

台大校園(取自台大網站)

臺大要設立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出於失衡的動機;負責的「構思競圖委員會」選出了臺大城鄉所學生作品「空」為主題,可以說得之圓融的結局;而本案也可為諸多插著「轉型正義」標籤的爭議,立下了一個解決的標竿。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臺大校務會議由學生代表與數位教師代表提案,決議於校內設立「陳文成紀念廣場」。

台大校園。(風傳媒)
台大校園。(資料照)

近20年,有些組織團體不斷呼籲,將政治象徵遷出校園,具體的對象就是蔣中正總統的銅像。這項主張有發展多元社會、避免校園出現政治符號的理論基礎,在事實層面上,也持續在進行中。

但令人困惑的,幾乎是同一批組織團體,又在相同時間、不斷運用各種途徑,將另一批政治象徵:如陳文成、鄭南榕等,遷入校園。

在許多個案中,常發生以汙辱的方式逐出蔣中正;為何同時又以高調迎入陳文成、鄭南榕?充分對照出與事者的言行不一、失衡的動機,也就是現在流行的現象:髮夾彎式的言論、行為、乃至於髮夾彎式的迫害。

如果說,紀念陳文成不是宣傳政治象徵,而是紀念一位因政治環境的犧牲者;為何不同時倡議紀念陳義雄呢?我們理解陳文成與當時國民黨政府有不同的見解,有不平則鳴的追求,他的殞落在傳說中一直與當時的國安機關無法脫離關係。我們尊重陳文成的言論自由、欽佩他的道德勇氣,也為他的不明離世深感哀慟!但陳義雄與陳文成完全相同:陳義雄與當時民進黨政府有不同的見解,有不平則鳴的追求,他的殞落在傳說中也一直與當時的國安機關無法脫離關係。我們為何不尊重陳義雄的言論自由、欽佩他的道德勇氣,也為他的不明離世深感哀慟呢?

陳文成過去長期關心台灣民主與人權發展,曾被警備總部約談,釋回第二天被發現陳屍於臺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被稱為陳文成事件。(圖取自財團法人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
陳文成過去長期關心台灣民主與人權發展,曾被警備總部約談,釋回第二天被發現陳屍於臺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被稱為陳文成事件。(圖取自財團法人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

當然,陳義雄有槍擊陳水扁總統的嫌疑。但黃文雄更有槍擊蔣經國總統的事實,一樣被稱為人權鬥士,獲得多種榮譽與推崇。

在擁有「普通選舉」的前提下,我們反對任何政治暴力行為;但我們可以諒解、甚至支持黃文雄有「終結威權政治」的高尚動機。

同理,我們為何不可以諒解、甚至支持陳義雄有「終結貪腐政治」的高尚動機?

就具體影響言,陳義雄所代表的「三一九槍擊案」,不僅當時改變了臺灣,餘波持續拍擊著現在,未來在歷史上的事實重要性必然高於陳文成,為何不先行、或至少同時設立「陳義雄紀念廣場」?

揚陳文成、鄭南榕,抑陳義雄、蔣中正,並不是基於相同的公平與正義理念,反映了臺灣當前經常出現的、基本邏輯上失衡的動機。且在表面揚此抑彼的興奮過程裡,無法排除在沉默的人心之中,已經在煽動相反的怨懟,培養另一個可能「以『不公義』對抗『不公義』」的未來行動。

幸而,在這個極具挑起未來衝突的提議之後,結果是由臺大城鄉所學生作品「空」拿下競圖冠軍,強調呈現陳文成事件未明的真相和死亡即是「空白」,有待後人追尋和定義。這項詮釋,沒有把這個廣場變成懷疑、指責、與仇恨的地標;相反的,表現了省思、理性、與無咎的提示;在這種態度下,足以大愛號召全民,緬懷臺灣民主化的艱辛歷程,要珍惜今日的成果、更要為下一步的法治化而共同努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