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蔚然專欄:驚嘆號

2014-09-12 05:54

? 人氣

至於黑衣女子的應對,更耐人尋味了。解讀「對啊,最近比較黑」的意涵,若短話長說,即「老娘就是要黑,要妳管?有人在大庭廣眾下是這麼打招呼的嗎?我雖然錯愕不爽,也絕不願為妳的詰問駐足半秒,反而我面帶微笑,完全不把妳和妳的色調美學當一回事。」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若長話短說,就是:「關妳屁事!」

或者,黑衣女子最近心情真的比較黑,儼然契訶夫人物重現於廿一世紀的台北街頭。而且,一旦你告訴我,哪那麼嚴重,今年夏天就流行黑嘛──以上的臆測便純屬無稽,而我對語言的過敏恐怕是到了幻聽幻想的地步了。

我沒臆想症,只是高警覺

有一回,紐約時報編輯打電話給伍迪.艾倫(Woody Allen),邀請這位在銀幕上總是神經兮兮的大師依自身經驗,寫一篇關於臆想症(hypochondria)的短文。伍迪依約寫了,不過他的意圖卻是為了說明:他不是臆想症患者,只是比一般人警覺度高了點罷了。沒錯,他說,我是比別人容易驚慌;每當嘴唇破皮,我會馬上聯想,八成是得了腦瘤,或者是肺癌。還有一次,他以為得了狂牛症。

某晚半夜三點,伍迪醒來,赫然發現頸上有一只紅斑,那模樣看似皮膚癌的症狀。於是,他趕緊要老婆送他到急診室。醫院裡,他哀嚎、咬牙,無論老婆怎麼安慰都沒用,直到一名年輕醫師走來,帶著輕蔑的眼神和嘲弄的口吻,對他說:「你的吻痕是良性的。」

即便如此,伍迪仍堅持,警覺度高的人(alarmist)和臆想症患者有程度之別;他還說,這年頭,管你是前者抑或後者,總是強過共和黨的支持者。

我當然沒有伍迪.艾倫的才氣,更沒他那麼誇張,雖然我也常常為了小毛病,跟對老婆說,我想我快死了。老婆認為我有病,說,她從未看過一個成天喊著人生乏味的人如此怕死。但我相信,我只是高度警覺。

口說無憑,鬥嘴無用,容我說明事端,讓大家評理。

以前胃燒心時,我總以為心臟病發了,經過老婆多年耐心的調教,我才逐漸處之泰然。上個月赴美探視岳母,坐飛機時左胸肌肉隱隱作痛,我還老神在在,認為不過是胃燒心,哪曉得抵達紐澤西州後,才發現得了俗稱「皮蛇」的帶狀皰疹。去美國十天,也整整躺了十天,還屢屢勞九十高齡岳母的駕到病床探視。

這件事證明,臆想症強過毫無警戒心。

令人心驚肉跳的!

前幾天早上醒來,來到客廳,正要轉進廚房倒杯水時,發現了老婆出門前在餐桌上留下的字條,上面用英文寫著”Clothes!”(衣服!),看得我怵目驚心。她在提醒我,別忘了把一些冬衣送到乾洗店──這我懂,但驚嘆號有必要嗎?

沒想到,昨天早上,她又來了:”Garbage!”(垃圾!)我再度心跳加快。你或許以為我神經衰弱,我是神經衰弱,但早上初醒就有人以驚嘆號向你問安,就像半夜睡覺有人敲門一樣,總不免讓人有不祥的預感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