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蔚然專欄:驚嘆號

2014-09-12 05:54

? 人氣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提到標點符號,不可不談驚嘆號。來到廿一世紀,驚嘆號氾濫成災的現象可從批判濫用驚嘆號的文章已經氾濫成災的現象裡看出端倪。這篇文章既是現象分析,也是現象之一。

哎喲!好痛!天啊!媽的!這種驚嘆號可以忍受,咱們姑且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哈囉!」──不建議,除非雙方失聯三年以上。「嗯!」──更為不妥:讓人有上大號的感覺。

有些驚嘆號少不得:加拿大魁北克有一個小鎮,居民1,471人,名字叫做Saint-Louis-du-Ha!Ha!。注意,有兩個Ha、兩個驚嘆號,如果你要表示這個鎮名很好笑,要說成Saint-Louis-du-Ha!Ha!Ha!。

有些,但極少數的,驚嘆號令人讚嘆。最膾炙人口的莫過於法國作家雨果的例子:《悲慘世界》於法國出版時,雨果正流放於英國,為了詢問新書銷售的狀況,他打電報給出版商。他只傳了「?」,而得到的回電是「!」。

除此之外,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驚嘆號都該斬了。我讀研究所時結交了一個以寫詩為一生志業的學弟,不時拿他的大作給我拜讀。持平而論,寫得不賴,缺點是驚嘆號太多。我據實以告:「驚嘆號是詩的毒,而以驚嘆號結尾的詩有點像Mission Impossible裡的訊息,十秒鐘後會自動銷毀。」

他辯稱,驚嘆號是為了強調語氣;我說,語言精準就不用驚嘆號來強調語氣。他又說,驚嘆號是畫龍點睛;我說,驚嘆號是脫褲子放屁。兩人當場為了驚嘆號而絕交,從此不相往來。據知,他沒有成為詩人,在廣告公司寫文案。

如果你還是不服,聽聽大師的苦言相勸吧。《大亨小傳》的作者費茲傑羅曾說,「刪掉所有的驚嘆號。驚嘆號就是自己說笑自己笑。」另一個作家說,「一連五個驚嘆號應該是瘋掉的症狀。」

歐陽博士(Dr. Edward P. Vargo)是我戲劇啟蒙恩師。我二十歲時,他教讀歐尼爾(Eugene O’Neill)的《長夜漫漫路迢迢》。在他眼裡,這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劇本。我說,沒感覺。他說,等你年紀大一點。二十年過後,我已四十,依然告訴他,沒感覺。他依然說,等你年紀大一點。又二十年過後,我再度跟他說,「還是沒感覺,但請不要告訴我『等你老一點』,我都六十了。」他說,「我不會,因為你沒救了。」

或許我真的沒救,對於一片哀鴻傷感的作品總是神經質地排斥。然而,我不認為《長夜漫漫路迢迢》偉大,還有另一個理由,那就是太多驚嘆號。試譯一段:

Mary:喔,我已經厭倦到把這假裝是個家了!你不願幫我!你連稍微勉自己都不願!你不知道在一個家該如何自處!你不是真的想要一個家!你從來不要──甚至從我們結婚那天開始!你應該保持單身,住兩星級旅社,和你的狐群狗黨在酒吧作樂!

我知道瑪麗嗑藥之後,特別激動,但我想作者似乎寫high了,也同樣激動。我曾經一一數過這個劇本有多少驚嘆號,記得數過了五十幾時,昏倒了。

周杰倫寫過一首歌,歌名就叫「驚嘆號」:

哇 靠毅力極限燃燒 哇 靠鬥志仰天咆嘯
哇 靠自己創作跑道 靠!!!!!!!
靠 毅力極限燃燒 哇 靠鬥志仰天咆嘯
哇 靠高速奔向目標 靠!!!!!!!


我沒聽過那首歌,很好奇那些驚嘆號是怎麼唱的。

*作者為台大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