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倩燁專欄:底層怒火撲面來 美國動盪何時休

2020-06-12 07:10

? 人氣

佛洛伊德案:全美反種族主義示威,費城民眾示威。(AP)

佛洛伊德案:全美反種族主義示威,費城民眾示威。(AP)

美國在疫情下的社會問題,對其他國家來說不應只是談資,更應被看做一種警示:如果不是美國而是中國這樣的非民主大國,事件的資訊很難被全面披露。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美國明尼蘇達州黑人佛洛伊德(George Floyd)因被懷疑使用偽鈔而被白人員警在街頭用膝蓋跪在頸部,導致窒息而亡。這一事件引發了遍布全美的示威遊行,其中不乏暴力事件。

黑人男子佛洛伊德遭白人警察壓頸慘死,再度揭開美國長年種族不公的瘡疤(AP)
黑人男子佛洛伊德遭白人警察壓頸慘死,再度揭開美國長年種族不公的瘡疤(AP)

美股並未因事件有負面反應

首都華盛頓特區,示威者經過的街道兩旁,除了店鋪櫥窗被砸爛外,建築外牆也寫上標語,從中可以看出示威者的訴求。除了要求重判殺人警官、為黑人群體爭取正義外,還有“Capitalism is racism”(資本主義就是種族主義)、“Let the rich pay”(讓富人埋單)等。

示威者在多個州衝進超市、商店搶劫商品。寬容的美國人認為這是黑人群體對自身長期處於社會底層、訴求得不到回聲、尊嚴和生命屢遭踐踏的生存狀態以暴力回應。

如果僅以種族主義的角度理解此次全國示威,那怎麼理解參加暴力和搶劫的白人動機呢?多個來源的新聞圖片和影片中可以看到,參加暴力搶劫的雖然主要是黑人,但也有其他族裔參與其中。

種族主義自美國建國以來就一直伴隨社會,此次全國性示威放在當下看雖然暴露了諸多社會問題,但若與一九九二年洛杉磯暴動、六八年席捲全國的民權運動影響力相比,仍然不可同日而語。

隨著身分政治成為民主黨的主流論述,美國社會在過去十幾年裡已更加習慣種族問題演變成的全國性事件,就連美國股市對此次事件也沒有負面反應。

但把這次事件放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可以看出美國社會底層在經濟衰退時的脆弱程度。

佛洛伊德生前最後一份工作是明尼蘇達州一個拉美餐廳的服務員,同時兼職卡車司機。疫情開始後,明尼蘇達頒布居家令,佛洛伊德因此失業。他此前的命運與其他數百萬美國黑人的典型命運並沒有很大不同。由此也可以理解參加搶劫的其他黑人憤怒:當經濟困境遭遇生命威脅時,再也不用擔心會失去什麼。因疫情而失業的白人也混水摸魚參與搶劫,洩憤的同時也撈到一些「好處」。

不是換個總統就能解決的事

即使沒有佛洛伊德事件,在龐大的疫情失業人口和長期以來的種族問題交織下,爆發其他底層衝突事件的概率也非常高。佛洛伊德事件只是深度社會問題的扳機,給了人們宣洩憤怒的藉口。

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應對讓局勢更加糟糕,他要求軍隊出動平息局面,遭到軍方高官和地方州長的拒絕。四位在世的前總統紛紛表態反對,甚至有美國網民將川普的建議與八九年的天安門事件做對比。

非裔美國人佛洛伊德遭警察壓死引爆全國暴動,總統川普卻將究責矛頭指向「反法西斯分子」。(AP)
非裔美國人佛洛伊德遭警察壓死引爆全國暴動,總統川普卻將究責矛頭指向「反法西斯分子」。(AP)

如果說,二○一六年川普當選是美國社會問題的一個症狀,那麼二○年的川普已經成為加重美國社會危機的一個原因。在美國這個允許持槍又繼承了自由主義傳統的國家,一旦軍隊進行鎮壓,勢必激起跨種族的聯合反抗,傷亡無法想像。

黑人在美國的境遇不是一朝一夕能解決的問題。或許每一次種族事件能使更多人關注美國黑人的境遇,但美國黑人的「貧窮陷阱」是代際傳遞的,長期的個人、家庭、社群經濟上的貧困和教育、工作等機會缺失,導致黑人的發展是一個全面而複雜的問題,單純靠換一個總統、給黑人一大筆轉移支付(如失業救濟金)也只是杯水車薪。

如果美國無力在眼下解決種族問題,至少可以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加強社會安全網。這包括為低收入階層提供與新冠疫情相關完全免費的醫療、全面的低收入和失業生活保障金、長者與兒童的額外補助,同時也需要動員社區在疫情期間進行更密切的虛擬社交,以緩解精神層面的孤獨感。

美國選民或許已經習慣從社會內部觀察美國的局勢。如果從國際角度來看,在應對疫情時,川普與中國互相指責、試圖淡化疫情的嚴重性等,已經使川普在道德外交(moral diplomacy)上失去了包括德國在內的許多傳統盟友支持。

道德外交是美國上世紀自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以來就一直延續的外交方式之一,它說明美國與盟友建立密切的關係,也使美國在許多非民主國家成功建立了價值吸引力。川普在新冠問題和國內種族問題上雙雙失分,將使美國進一步失去它的道德形象,這對美國的國際實力來說無疑是一次重擊。

如在中國訊息很難被披露

美國在疫情下的社會問題,對其他國家來說不應只是談資,更應被看做一種警示:如果不是美國,而是其他的小型民主國家,發生種族或階層衝突,受到的國際關注不會像美國這樣多;如果不是美國而是中國這樣的非民主大國,則事件的資訊很難被全面披露。

但這並不意味著問題不存在──中國最近一周內,多地接連發生了幾起行兇傷人案,死傷多人。希望隨著媒體報導,更多關於凶案的資訊可以被公眾了解。到那時我們才會知道,在太平洋的另一端,社會底層是否也經歷了沉默的憤怒,並把怒火燒向無辜的同胞。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倩燁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