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港區國安法:習近平讓香港「二次回歸」,卻自陷孤獨絕境

2020-07-08 15:00

? 人氣

《港區國安法》在中國史上肯定會記上濃重的一筆,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一個最黯黑的印記。(美聯社)

《港區國安法》在中國史上肯定會記上濃重的一筆,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一個最黯黑的印記。(美聯社)

1997年,香港在鄧小平「馬照跑、舞照跳」的保證下,以「一國兩制」、「50年不變」為前提「回歸」。而上任後屢屢突破「鄧小平框架」的習近平,則在23年後,以《港區國安法》要完成他口中的香港二次回歸──他不要兩制下有異聲的香港,要的是「一制」。

習近平強勢地要香港順服,不料引來27國在聯合國理事會發表聯合聲明反對,還讓美國國會與白宮紛紛祭出強硬手段。日本總理安倍恐怕將取消與習近平的高峰會。而南亞大國印度,立場親中的總理莫迪也因人民對中印邊境衝突的憤怒,必須轉向反中抗中。

鄧小平空前成功的改革開放,藉由經貿合作促進中國經濟進步後,多元的「交往政策」成為西方對中國的主流思維。但習近平上台後放棄韜光養晦,屢屢以「大國崛起」挑戰西方主流價值,終於讓《港區國安法》的頒布崩斷了最後一條弦。

習近平正在進行一場豪賭,他顯然判斷,西方國家不會因為一個小小香港,而與中國這個大國全面攤牌。但習極有可能誤判形勢,而身陷危機。

香港主權移交二十三周年前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港區國安法》,趁著新冠疫情蔓延下進行世紀豪賭,形成恐懼氛圍,並與鄰近國家為敵,成了四面楚歌的獨裁者。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習親手摧毀僅有的象徵

自從習近平上台後,中國政府大規模拘捕異議分子與人權律師,加強言論審查,將數十萬名穆斯林關進再教育營。中共十九大、修憲取消連任限制、新冠疫情,中國與西方世界在意識形態上的衝突日益尖銳。

如今北京強行繞過香港立法會,不再寄望經由港府做為掩飾,索性直接站到前線,要為香港人民立《港區國安法》,實是親手摧毀這點僅有的象徵和緩衝地帶,讓西方對中國最後僅存的幻想破滅。

習近平眼中,此次即為香港的「二次回歸」。一九九七年第一次回歸只是形式上的主權移交,二○二○年第二次回歸則是希望在法律、國家認同取得全面管制權。

林鄭月娥(左)控制不住反送中抗爭,讓習近平(右)不願再容忍香港的「兩制」。(美聯社)
林鄭月娥(左)控制不住反送中抗爭,讓習近平(右)不願再容忍香港的「兩制」。(美聯社)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要求特區政府就國安議題立法,但○三年香港掀起五十萬人遊行,反對二十三條立法,之後歷任特首沒人敢碰這個燙手山芋。

去年香港爆發反送中抗爭後,習近平暗示他已忍無可忍。香港若變成挑戰中共統治的示威者基地,對他來說是更大威脅。

去年十月底,中共第十九屆四中全會要求嚴格依照中共《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全面管治香港和澳門,「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為推動制訂《港區國安法》吹響前奏曲。

今年六月三十日,習近平簽署的《港區國安法》生效,在港人頭上懸著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編按:指擁有強大的力量卻時常害怕被奪走)。國際關係學者黃介正形容這是「利劍懸樑,鐵幕罩頂」,形成香港「恐懼的總和」。

習近平倡議「四個全面」之首,即是「全面依法治國」。習迷戀依法治國,這部《港區國安法》不但要管全世界人民,還是可以跨境執法的「有中國特色的法律」。

香港成了中美爭霸的棋盤。北京意圖「一箭三鵰」:阻斷外力合作、切斷資金來源、進行司法審判。但以英國為首的二十七國在聯合國理事會發表聯合聲明,包括德國、瑞士、日本、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等國,敦促中共重新考慮在香港實施國安法。

與歐亞各國翻臉,只剩普丁一友

人大著手制定國安法後,美國不但通過《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等相關法案,更宣布研擬取消對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出口管制等領域的特殊待遇。

美國國務卿龐佩歐(Mike Pompeo)指稱,中共持續破壞自由香港,在壓迫的國安法墨跡未乾之際,對港府採取「歐威爾式行動」(Orwellian Move,「老大哥」式的極權做法)。

與西邊鄰國印度關係也生變。一八年四月習近平與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還漫步在武漢東湖畔,兩人散步聊天時,身後只跟著兩名翻譯員,登上一艘中式建築風格的雙層船,欣賞湖光暮春景色。兩年後此情此景已然消逝。

中國和印度六月爆發半世紀來最嚴重的邊境流血衝突,印度境內反中情緒高漲。莫迪七月一日更大動作退出中國社群媒體微博,將五年來所有的貼文全數刪光,包括他與習近平的合照。

莫迪決定不考慮加入任何中國主導的貿易協定,其中包括「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

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北京後,習近平今年原訂四月國是訪問日本行程,受新冠疫情影響被迫延期。在《港區國安法》實行後,自民黨內部中止邀請習近平以國賓身分訪日。日媒悲觀認為,近來在日台關係、香港問題、釣魚台主權等議題上,中日兩國缺乏互信,習近平恐怕訪問不了日本。

憤怒的印度民眾拿著習近平照片高聲抗議中國軍隊進犯邊境。(美聯社)
中國和印度6月爆發半世紀來最嚴重的邊境流血衝突,印度境內反中情緒高漲。(美聯社)

習近平僅存的鄰國少數好友,可能僅剩通過修憲公投延任的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如果普丁一直執政到三六年,成為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之後掌權時間最長的俄羅斯領導人,而習近平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後,至少中共二十大後一直到二七年還可與普丁相互取暖。

毛澤東年代,中國與西方交惡,但毛還懂得充分利用香港,哪怕是文革最瘋狂的時期;鄧小平年代,經過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鄧提出「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付、韜光養晦」方針,在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後,帶領中共渡過難關。

這場風暴不會只是一年半載

習近平正在進行一場豪賭,他賭的是西方因疫情而無暇自顧,而且疫後需要與中國在經貿上合作,以復甦經濟和恢復元氣,因此在香港問題上只會小打小鬧一番,之後便莫可奈何。他顯然判斷,西方國家不會因為一個小小香港,而與中國這個大國全面攤牌。

但習極有可能誤判形勢。七二年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訪問北京,帶動西方與中國破冰,進入長達半個世紀的上升軌道;而習近平新時代很可能是歷史的轉折點,一旦轉向,恐怕不會是一年半載的風雨,甚至逃不了孤獨的絕境。

《港區國安法》在中國史上肯定會記上濃重的一筆,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一個最黯黑的印記。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庭瑤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