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南鐵八年抗爭落敗,見證難以憾動的民進黨威權

2020-10-20 07:10

? 人氣

南鐵最後不同意戶遭半夜強拆,兩位近90歲的老人含淚牽手離家。(朱淑娟攝)

南鐵最後不同意戶遭半夜強拆,兩位近90歲的老人含淚牽手離家。(朱淑娟攝)

交通部、台南市政府13日凌晨,強拆南鐵地下化最後不同意戶陳、黃兩家,形式上結束八年來沿線323戶的血淚抗爭。而另一方面,這段抗爭過程也見證民進黨威權的難以憾動,連最後強拆的手法都到了有恃無恐的地步。如果連這樣堅定且長達八年的抗爭都以失敗收場,也預示民間抗爭的希望渺茫。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位於台南市青年路225巷1號陳割、陳蔡信美的家,現在大家都已經知道那棟住宅的故事了。1972年這棟在平交道旁蓋起的兩層樓住宅,成為台南市具象徵性的地標,兩夫婦一個是專業工程技師,參與建造曾文水庫。一位是文青教師,五個孩子日後也成為各個領域的專業人士。他們信仰民主、支持黨外運動,如果說陳家在台南的足跡代表古都的進步與驕傲,一點都不為過。

然而最後摧毀他們信念的,卻是當年支持的古都信仰。2012年8月17日在陳割83歲、陳蔡信美80歲時收到一封掛號信,原本認知的鐵路地下化工程路線往東移,導致沿線323戶從本來只需要借用一部分土地,變成要徵收。

鐵軌東移,改變323戶的命運

由交通部提出的台南鐵路地下化構想已超過20年,1993年行政院同意的方案就是「原軌版」,也就是地下鐵軌直接做在現在的地面鐵軌下面。1996年環評通過,但因地方配合款分攤沒談妥,所以行政院未核定這個計畫。

2007年行政院長蘇貞昌同意中央負擔87.5%經費、地方負擔12.5%後重啟此案。接著交通部將「原軌版」改成「東移版」,也就是將地下鐵軌往東移,2009年8月10日審查通過,行政院在當年的9月9日核定。

日後現任副總統賴清德(前台南市長、行政院長)強調此案並沒有東移,如果以行政院核定的時間點來看他並沒有說錯。但民間指此案有東移也沒有不對,因為1996年的確有一個通過環評的方案,只因經費沒談好而未核定。

不過2009年賴清德是立法委員,當時他是反對東移版的。到了2012年陳家收到掛號信時賴清德已是台南市長。民進黨常講「政策延續」,但人民想要推翻一個政黨的理由就是要終結不當政策,說政策延續實則有違人民意願。

2012年10月16日居民第一次北上抗議,那個場面只能用浩浩蕩蕩來形容,他們到交通部、總統府、立法院陳情,自此展開長達八年的抗爭。而由陳家小兒子陳致曉帶領的南鐵抗爭很不一樣,他從不以弱勢自居,而是堅信有理打遍天下。

所以他們參與行政程序中的每一場會議,包括台南市的說明會、都委會、內政部的都委會、土地徵收委員會,期間還有民進黨內人士居中安排與行政院長林全的會議。陳致曉在專業工程人員的協助下,提出不必東移也能實現鐵路地下化的方案,最後連交通部跟台南市都同意,兩個方案都可行。日後民進黨指他們反對鐵路地下化並非事實,只因為民進黨始終排除人民的提案。

在這八年期間歷經2016年、2020年兩次總統大選,2015年5月13日陳家兩老跟著居民,來到台北民進黨總部前向時任黨主席的蔡英文陳情,但被擋在大樓門外連門都進不去,蔡英文更是不見人影。

2017年9月8日行政院長賴清德上任當天他們來到行政院抗議。其他包括行政訴訟、大大小小的抗議已成日常且耗盡心力,但都無法改變政府一點點。以至於陳致曉常說:「我最大的誤判,就是以為這個政府是講道理的。」

陳家已提出捐贈家的建議,但最後還是遭到強拆。(朱淑娟攝)
陳家已提出捐贈家的建議,但最後還是遭到強拆。(朱淑娟攝)

程序的虛假,從南鐵案表露無遺

過程中從南鐵東移案的種種會議,也看到人民的無能為力。這是一個都市計畫的附隨性徵收,也就是交通部提出地下化方案,再由台南市政府擬定都市計畫,經過台南市都委會、內政部都委會兩層審查通過後,再送到內政部土地徵收小組通過後就完成徵收程序。即便,附隨性徵收早就飽受批評,都市計畫通過不代表就能徵收,因為徵收要有很強的公益性,但政府卻常態性這麼做。

2015年5月14日台南市都委會通過,當天陳致曉、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工程師王偉民被警察硬拖出場。陳蔡信美在現場看著兒子的遭遇後,在現場質問賴清德:「明明不用拆我們的房子也可以做,為什麼非拆不可?」

台南市都委會通過後,接下來送到內政部都委會審查,在這裏有小組、大會兩個層級,過程中更見證什麼叫做跑程序,審查委員甚至說出「重大建設我們無權決定」這種話。居民要求舉行「聽證會」也遭拒。於是最後在2016年8月9日內政部次長花敬群主持的最後一次都委會中通過了。

在政府精心佈局下,抗爭民眾一一放手

到這裏為止,還有七成住戶反對徵收,這點可以從2018年9月19日內政部次長林慈玲主持的土地徵收委員會看出來,依土地徵收條例規定,強制徵收前要先協議價購,協議不成者才由開發單位申請徵收、並送到土地徵收小組審查。當天交通部提出的數據,東區加北區的私有土地共334筆,申請徵收是237筆,高達七成要用徵收取得土地,也就是有七成民眾反對徵收。

而在土地徵收程序完成前,2017年3月15日交通部長賀陳旦、台南市長賴清德、大陸工程董事長殷琪等人,已經在台南副都心舉行動工典禮。2018年2月3日賴清德參加「南鐵照顧住宅」竣工典禮。如果不是掌握程序的主導權,不可能如此信心滿滿一步步推進,所謂程序只是有權者的戲碼而已。

走到這一步,抗爭已經過5年,眼看勝算不大,居民也漸漸放棄了,到了2020年只剩下6戶5家(黃家有2戶),交通部、台南市政府也進入強拆階段。6月11日強拆前鋒路1號的張家,連張家百年古井都毀了。

接著7月23日強拆其他四戶,其他2家默然同意,黃家在警力包圍下簽切結書,同意在2個月之內協商保留樓梯的可行性。陳家雖然在眾多人的聲援下暫時擋拆成功,但陳蔡信美受到很大的驚嚇,日日活在恐懼之中。

黃家只要求保留樓梯,實質也已經沒有強拆必要。(朱淑娟攝)
黃家只要求保留樓梯,實質也已經沒有強拆必要。(朱淑娟攝)

人還在屋內就強拆,引發眾怒

最後陳致曉為了顧及母親的身心狀況,也體認到原屋保留的無法實現,於是在12日發出採訪通知,將在14日舉行的記者會中提出「把家獻給台灣」構想。也就是先把陳家移到另一處,完工覆土後再移回來捐給綠園道做公共藝術。

受害者向加害者表示和解,正常的情況應該是大家放下過去種種對立,重新和解的圓滿結局才對,沒想到迎來的卻是一場慘不忍睹的強拆。91歲已失智的陳割、88歲的陳蔡信美還在家裏,清晨5點天還沒亮就動手拆屋,兩位老人家在匆忙搬家後,手牽手走出家門、回頭向家一鞠躬拜別。

而黃家跟陳家一樣也無強拆必要,因為她爭的只是拆除後的樓梯保留。而最後交通部、台南市政府甩開一切強拆,引發眾怒。或許民進黨以為自己已經強到無需顧及民意也可以恣意妄為的程度,那如果連這麼強悍的南鐵抗爭都敗下陣來,未來其他土地徵收將愈演愈烈,未來只能天佑台灣人民。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