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美國猪,大於台灣人民

2020-12-28 07:10

? 人氣

民黨立院黨團24日於學校衛生法修法後高喊「反萊豬入校園」。(顏麟宇攝)

民黨立院黨團24日於學校衛生法修法後高喊「反萊豬入校園」。(顏麟宇攝)

台灣進口美國含有萊克多巴胺的豬,塵埃落定,2021年1月1日正式開放,民進黨終於完成美國萊牛萊豬在台灣銷售的最後一塊拼圖,牛排與豬排在菜單上共襄盛舉,吃不吃千萬難。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在中國國民黨看來,美國「毒豬」大舉入侵台灣,民進黨難辭其咎。面對萊豬壓境,台北市長柯文哲12月25日表示,他一直無法理解民進黨政府的腦袋在想什麼。聰明如柯P都摸不著頭緒了,一般人難免霧裏看花。

其實,只要從個人、組織到國家之間的幾個層面分析,萊豬事件不難理解。癥結大致不是美國豬,而是豬背後的龐大國内外政經勢力,政客騎豬難下。

第一,萊豬是否應該進口,不是台灣民主程序可以有效解決的難題,更談不上是社會正義,它是國内外政治角力的冷酷對決,一種豬事體大的荒誕。推到神豬的地位(不拜不行),美國豬遂大於台灣人民。

從美國到台灣,兩黨政治追求的是權力大小。這是現實主義(realism)的核心信念,誰的力量大,誰就可以決定遊戲規則,球員兼裁判,讓對方毫無還手的餘地。

在美國,不管是共和黨或民主黨,一旦萊豬叩關,都不會放棄對台灣施加壓力,特别是後者多少還需要前者在兩岸關係上撑腰。無論説詞如何動聽,從馬英九總統到蔡英文總統,他/她被迫讓步,只是早晚而已,其間的差别頂多是五十步笑百步。不幸的是,他/她都以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又自以為站在道德高地,處處為台灣或人民著想。

在台灣,民進黨挾持立法院最大黨力量,强渡關山,支持萊豬進口,不過是兩黨政治的現實操作(不能妥協就只好表決),也許正當性不足,但無關程序的合法性,更難説是多數暴力。當年國民黨何曾不以人多數衆的架式,霸王硬上弓,通過萊牛進口。此一時,彼一時,國民黨擋不住萊豬,只能怪自己的國會席位不够多,讓民進黨予取予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20201224-立法院24日表決萊豬進口相關法條修正草案及附帶決議,表決結束後國民黨立委表達下一步要拚公投,並擺出一隻小豬玩偶。(盧逸峰攝)
立法院24日表決萊豬進口相關法條修正草案及附帶決議,表決結束後國民黨立委表達下一步要拚公投,並擺出一隻小豬玩偶。(盧逸峰攝)

第二,不是民進黨政府的腦袋在想什麽,而是蔡英文總統的腦袋究竟起了些什麽變化。從在野到執政,她對台灣與人民生活的認知和感受如何由外顯而内隱,導致在萊牛及萊豬上前後言行的乖張?

民進黨政府是個組織,組織本身不會思索,只有人能思考。從頭到尾,萊豬進口是國與國之間的大事,能够推動與定案的終究是蔡英文(不然她當什麽總統?)。由萊牛到萊豬,美國步步進逼,不變的是萊克多巴胺,變的倒是蔡英文。從當年反對萊牛到現在支持萊豬,牛豬變色,她到底遭受了美國什麽威脅利誘,宣稱國家目的大於人民利益,不惜與台灣人民為敵?

第三,萊豬不是吃不吃而已,更有社會觀感,特别是政府是否在乎人民的健康,亦即道德承擔。當權者以百姓為芻狗,最是官員信仰倫理和責任倫理的敗壞,人民只能自求多福。

没有誰可以强迫其他人吃豬肉,口腹之欲,最終選擇畢竟落在消費者個人身上。不管劑量大小,如果萊豬真如蘇偉碩醫師所一再堅持的是「毒豬」,放任「毒豬」進口,就代表政府在政策執行上,不以人民的福祉為終極依歸。即使人民都拒決吃萊豬,「毒豬」卻在社會間流竄,總是政府的縱容和包庇。

第四,作為在野黨,國民黨跟民進黨執意進口美國豬牛一樣,都缺乏應有的擔當(外抗强權,内除霸道)。萊豬如果有「毒」,萊牛自然也有「毒」,更早已為害台灣社會多年。没有國、民兩黨網開一面,美國萊牛萊豬又如何可能長趨直入?

豬從美國牽到台灣,也還是豬。國民黨利用一個濃縮性符號,把萊豬(事實陳述)解讀成「毒豬」(價值判斷),又把「毒豬」等同於戕害人民健康(推論),玩弄的是十足的民粹手段。民進黨反其道而行,何嘗不是精英的意識作祟?

從萊豬,到「毒豬」,再到滷肉飯,這其間有太多變數,尤其是人民的自由取捨與當家作主所可能帶來的緩衝效應。民進黨與國民黨盡可亦步亦趨,頂著一副豬腦袋,在美國權勢壓力下,摇頭擺尾,但不必把台灣人民像宰殺的豬牛,供在祭壇上。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