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自由中國的飛行員,有一天會駕駛閃電式戰鬥機捍衛台海

2021-02-21 07:20

? 人氣

第55聯隊第45偵察中隊的RC-135W偵察機,來自內布拉斯加州的歐福特空軍基地(Offutt AFB)(許劍虹攝)

第55聯隊第45偵察中隊的RC-135W偵察機,來自內布拉斯加州的歐福特空軍基地(Offutt AFB)(許劍虹攝)

上一篇關於戴維斯·蒙森空軍基地(Davis–Monthan Air Force Base)的介紹(許劍虹觀點:美軍強大不在尖端武器,而在「絕不拋下同袍」的信念),相信讓許多讀者們讀了不夠過癮。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畢竟這場基地開放活動延續了整整2天,而且2天的流程也差不多,所以筆者決定分成上下兩篇撰寫。上篇以戴維斯·蒙森空軍基地裡的第355聯隊為主,本篇則介紹其他遠道而來參加靜態或者動態展示的軍方和民間單位,相信能幫助讀者更加瞭解美國的空中武力。

靜態展示方面,美國空軍派出C-5M超級銀河式運輸機、C-17A全球霸王III式運輸機還有B-52H同溫層堡壘三款大傢伙共襄盛舉。C-5M運輸機為美國空軍現有機隊當中,體積最大的機種,其龐大的貨艙足以容納兩架UH-1系列直升機或者兩輛M1系列主戰車。參加本屆基地開放的C-5M編號84-0060,隸屬加州特拉維斯空軍基地(Travis Air Force Base)第60空中機動聯隊第22空運中隊。

C-5M為美國空軍當前體積最大的機種,可搭載兩輛M1系列戰鬥機(許劍虹攝)
C-5M為美國空軍當前體積最大的機種,可搭載兩輛M1系列戰鬥機(許劍虹攝)
亞利桑那州空中國民兵的KC-135R,來自以與中華民國友好的高華德參議員命名的高華德空中國民兵基地(許劍虹攝)
亞利桑那州空中國民兵的KC-135R,來自以與中華民國友好的高華德參議員命名的高華德空中國民兵基地。(許劍虹攝)
服務時間不輸給KC-135的B-52轟炸機,直到現在仍是美國空軍麾下掛彈量最高的戰略轟炸機種。(許劍虹攝)
服務時間不輸給KC-135的B-52轟炸機,直到現在仍是美國空軍麾下掛彈量最高的戰略轟炸機種。(許劍虹攝)

編號06-6157的C-17A隸屬第21空運中隊,同樣來自加州特拉維斯空軍基地,由第60聯隊與第349聯隊共同指揮,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參與了多次人道救援任務。由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爾空軍基地(Barksdale Air Force Base)派來的B-52H轟炸機,編號為60-021,隸屬第2轟炸機聯隊第96中隊,為美國空軍全球打擊司令部(Global Strike Command)的三大主力之一。

B-52轟炸機問世於50年代,是參加過越戰的著名轟炸機種,雖然不具備B-1B槍騎兵轟炸機的高速,還有B-2A精神式轟炸機的隱形性能,卻能掛載70,000磅的炸彈。而B-2A的掛彈量為40,000磅,B-1B則只有37,000磅而已。尤其打擊伊斯蘭國這類恐怖組織,並不需要擔心敵方擁有先進防空武器,這也是為什麼服務已經超過半世紀的B-52,還將至少服役到2049年。

另外一款服務時間與B-52旗鼓相當的,是編號64-14829的KC-135R空中加油機,由亞利桑那州空中國民兵第161空中加油機聯隊第197中隊指揮,來自鳳凰城的高華德空中國民兵基地(Goldwater Air National Guard Base)。立場親近台灣的高華德(Barry M. Goldwater)參議員,是亞利桑那州第一批空中國民兵飛行員,此基地的命名就是為了紀念這位與中華民國息息相關的飛行先驅。

KC-135R空中加油機搭配F-16C/D型,亞利桑那空中國民兵的打擊範圍已經超越中華民國空軍。(許劍虹攝)
KC-135R空中加油機搭配F-16C/D型,亞利桑那空中國民兵的打擊範圍已經超越中華民國空軍。(許劍虹攝)
亞利桑那空中國民兵的F-16C戰鬥機,隸屬第162戰鬥機聯隊第195中隊。(許劍虹攝)
亞利桑那空中國民兵的F-16C戰鬥機,隸屬第162戰鬥機聯隊第195中隊。(許劍虹攝)
參加基地開放的民眾,可以零距離接觸F-16戰鬥機。(許劍虹攝)
參加基地開放的民眾,可以零距離接觸F-16戰鬥機。(許劍虹攝)
與筆者合影的第195中隊F-16飛行員,他或許曾經與中華民國空軍的F-16飛行員一起訓練。(許劍虹攝)
與筆者合影的第195中隊F-16飛行員,他或許曾經與中華民國空軍的F-16飛行員一起訓練。(許劍虹攝)

亞利桑那州空中國民兵

既然土桑是亞利桑那州的勢力範圍,本次空軍基地開放的主角除第355聯隊的A-10、HH-60以及HC-130J外,最重要的角色就是亞利桑那州空中國民兵了。這次亞利桑那州空中國民兵派出的兩架飛機,分別為前面提到的KC-135還有一架第162戰鬥機聯隊195戰鬥機中隊的F-16C戰鬥機。

大家不要被「空中國民兵」的名稱給矇騙了,因為第162戰鬥機聯隊與中華民國空軍也有密切的合作關係。

筆者曾撰文介紹,中華民國空軍的F-16飛行員正以美國空軍第56戰鬥機聯隊第21中隊之名在路克空軍基地受訓。由於第162聯隊與第21中隊同為F-16單位,路克基地又是國際F-16飛行員的訓練學校,亞利桑那空中國民兵與中華民國空軍的F-16飛行員時常一起訓練,包括一起飛往著名的高華德空軍靶場(Barry M. Goldwater Air Force Range)投彈。

相信二戰期間曾親手培訓自由中國飛行員的高華德,看到中美兩國飛行健兒仍在自己的家鄉並肩飛行,在天之靈一定感到十分欣慰。與第162聯隊一起訓練的,還有來自新加坡、巴林、葡萄牙、泰國、印尼、土耳其、比利時、約旦、挪威、丹麥、日本、義大利、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曼、波蘭、以色列、智利、荷蘭與伊拉克的F-16或者三菱F-2飛行員。

靠著第56聯隊和第162聯隊的幫助,在美國受訓的中華民國空軍F-16飛行員有了與各國F-16飛行員交流的機會。所以談到華美或者美台軍事合作,我們千萬不要認為空中國民兵聽起來比較不酷,就忽略了他們在這當中扮演的角色。隨著路克基地即將由國際F-16學校轉型為F-35學校,第21中隊將轉移到第162中隊駐紮的土桑國際機場,深化兩支F-16中隊的交流。

另外第162聯隊雖然主要任務是保衛亞利桑那,可他們在全球反恐戰爭爆發以後,仍派出過300名人員參與支援保衛美國領空的「高貴之鷹行動」(Operation Noble Eagle),另有50名F-16飛行員支援阿富汗的「持久自由行動」(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而且他們還訓練伊拉克空軍的F-16飛行員投入炸射伊斯蘭國的行動,能提供中華民國空軍寶貴的實戰經驗。

Sam向民眾介紹A-29攻擊機,如果在A-29前方畫上鯊魚牙,確實很有飛虎隊P-40戰鬥機的味道。(許劍虹攝)
Sam向民眾介紹A-29攻擊機,如果在A-29前方畫上鯊魚牙,確實很有飛虎隊P-40戰鬥機的味道。(許劍虹攝)
筆者與Sam在A-29前合影,我們兩人都叫Sam,也都喜歡飛虎隊的歷史。(許劍虹攝)
筆者與Sam在A-29前合影,我們兩人都叫Sam,也都喜歡飛虎隊的歷史。(許劍虹攝)
Sam在我的第23聯隊第75中隊A-10主題T-shirt上簽字,因為他就是來自該中隊的退役飛虎。(許劍虹攝)
Sam在我的第23聯隊第75中隊A-10主題T-shirt上簽字,因為他就是來自該中隊的退役飛虎。(許劍虹攝)
雖然美國空軍最後沒有用A-29,卻仍為阿富汗空軍訓練了一批超級大嘴鳥飛行員打擊塔利班。(許劍虹攝)
雖然美國空軍最後沒有用A-29,卻仍為阿富汗空軍訓練了一批超級大嘴鳥飛行員打擊塔利班。(許劍虹攝)

內華達山脈公司

除了美國空軍與空中國民兵外,參與本次基地開放的單位還有生產A-29B超級大嘴鳥渦輪螺旋槳攻擊機的內華達山脈(Sierra Nevada)公司。A-29為巴西航空工業(Embraer)以EMB 312大嘴鳥攻擊機為基礎所設計,非常適合中南美洲、中亞以及中東地區針對毒梟和恐怖份子的低強度戰爭。畢竟動員F-16、F-15甚至於F-35去打擊塔利班或者伊斯蘭國這樣的敵人,實在是有些殺雞用牛刀。

而且這類小型渦輪螺旋槳攻擊機,還能從拉丁美洲熱帶雨林、中亞多山以及中東沙漠地形裡的簡易機場起飛,能在更短時間內為美國還有盟國地面部隊提供密接空中支援(Close Air Support)。不過原名EMB 314的超級大嘴鳥終究是巴西貨,必須面對德事隆(Textron)公司AT-6金鋼狼還有空中拖拉機(Air Tractor)AT-802等國產貨的競爭。

為了因應川普時代美國優先的政治氛圍,巴西航空工業授權內華達山脈公司在美國本土量產EMB 314,並賦予其A-29B這個符合美國空軍命名標準的名稱。從2017年夏天開始,美國空軍在戴維斯·蒙森空軍基地發起代號OA-X的輕型攻擊機競標案,試圖從A-29、AT-6和AT-802中挑選出最適合美國與盟邦的次世代輕型攻擊機。

雖然OA-X計劃最終因預算有限的緣故,於2020年2月被美國空軍宣佈中止,不過喬治亞州穆迪空軍基地(Moody Air Force Base)的第81中隊從2014年開始就專門為阿富汗空軍培訓A-29飛行員。同樣駐防穆迪空軍基地的,還有傳承「飛虎隊」歷史的第23戰鬥機聯隊,他們因為以A-10為主力執行同性質的對地打擊任務,相當程度上也介入了阿富汗空軍飛行員的訓練工作。

也難怪代表內華達山脈公司出席本屆基地開放活動,名字與筆者同為Sam的A-29飛行員正是從第23戰鬥機聯隊第75中隊除役下來的「老飛虎」。Sam看到筆者穿在身上以第23聯隊第75中隊A-10攻擊機為主題的紀念T-shirt,親切感格外倍增,特別把我叫了過去聊了一些「飛虎隊」援助中華民國抗戰,還有他個人駕駛A-10和A-29的故事,為這趟冒險又添加了不少光彩。

紀念空軍南加州聯隊,派出三架二戰飛機為我們帶來精彩的表演。(許劍虹攝)
紀念空軍南加州聯隊,派出三架二戰飛機為我們帶來精彩的表演。(許劍虹攝)

 

海軍版的B-25轟炸機PBJ,戰時主要由陸戰隊使用,曾支援過硫磺島與沖繩戰役,照片中的這架飛機是當今世界上唯一還能飛行的PBJ。(許劍虹攝)
海軍版的B-25轟炸機PBJ,戰時主要由陸戰隊使用,曾支援過硫磺島與沖繩戰役,照片中的這架飛機是當今世界上唯一還能飛行的PBJ。(許劍虹攝)
零式戰鬥機終究是同盟國史觀下定義的壞人,所以在模擬空戰的最後注定要扮演被擊落的一方,雖然這對於許多懷抱大台灣與大中國思想的人而言,可能是「美帝國主義」對黃種人的蔑視。(許劍虹攝)
零式戰鬥機終究是同盟國史觀下定義的壞人,所以在模擬空戰的最後注定要扮演被擊落的一方,雖然這對於許多懷抱大台灣與大中國思想的人而言,可能是「美帝國主義」對黃種人的蔑視。(許劍虹攝)

紀念空軍南加州聯隊

本次基地開放活動,還吸引到了民間飛行團體參加,比如華美軍事之旅第8章介紹的紀念空軍亞利桑那聯隊,就不可能缺席這趟活動。而且在紀念空軍亞利桑那聯隊的邀請下,紀念空軍南加州聯隊(Commemorative Air Force Southern California Wing)還安排了一場精采的空戰表演,主角就是目前收藏在卡馬里奧(Camarillo)的零式戰鬥機22型,編號X-133。

這架零式戰鬥機是由俄國人仿製而成,後來為美國收藏家收購,裝上普惠R-1835-75發動機後得以重新飛上藍天。當然要做精彩的飛行表演,光靠一架零式戰鬥機是不夠看的。所以紀念空軍南加州聯隊還派出了一架美國海軍F6F地獄貓戰鬥機,到現場與零式戰鬥機打模擬空戰。這架F6F採用的,是美國海軍第19中隊中隊長大衛·麥克坎培爾(David McCampbell)座機塗裝。

戰時服務於航空母艦艾賽克斯號(USS Essex, CV-9)上的麥克坎培爾,共計創下擊落34架敵機的輝煌紀錄。光是在雷伊泰灣海戰開戰的頭一天,也就是1944年10月24日,他就打下了九架敵機。而在雷伊泰灣海戰爆發前,麥克坎培爾駕駛的地獄貓也參與了台灣近海航空戰,為執行炸射任務的SB2C地獄俯衝者式轟炸機和TBM復仇者魚雷機提供空中掩護。

所以這場由紀念空軍主持的飛行表演,相當高程度上還原了76年前的台灣近海航空戰場景,唯一的差別是F6F掩護的對象不是SB2C和TBM,而是海軍版本的B-25轟炸機PBJ。靠著這場還原度極高的飛行表演,筆者得以在返回台灣之後,替新共和撰寫了一篇文章紀念台灣近海航空戰75周年,在此必須要再次感謝紀念空軍南加州聯隊前輩們的專業演出。

凡是由美國人主導的模擬空戰,最後的結局一定是以零式戰鬥機冒出黑煙為結局,象徵代表正義的美軍擊敗了代表邪惡的日軍。或許看在許多「皇民情節」強烈的本土「台派」人士眼中,這樣的安排很難讓人舒服。甚至是許多厭惡「美帝」的大陸人或者台灣「紅統」看到這場景,也會認為這是「白種人的傲慢」。不過對於筆者這種民國派而言,除了「爽」以外沒有其他字可以形容了。

「沙漠之鼠」以初教-6為主力,為我們帶來四機編隊的精彩演出。(許劍虹攝)
「沙漠之鼠」以初教-6為主力,為我們帶來四機編隊的精彩演出。(許劍虹攝)
海德·朗的初教-6座機,光是鹿谷機場就有16架之多。(許劍虹攝)
海德·朗的初教-6座機,光是鹿谷機場就有16架之多。(許劍虹攝)
不只是初教-6大量來到美國,就連從中華民國空軍叛逃到中共陣營,後來成為初教-6首席試飛員的飛行員也都在晚年移居美國,他的故事筆者未來將撰文繼續介紹。(許劍虹攝)
不只是初教-6大量來到美國,就連從中華民國空軍叛逃到中共陣營,後來成為初教-6首席試飛員的飛行員也都在晚年移居美國,他的故事筆者未來將撰文繼續介紹。(許劍虹攝)
也只有在民主多元又自信的美國,能看到三個彼此對立的亞洲國家圖騰湊再一起。(許劍虹攝)
也只有在民主多元又自信的美國,能看到三個彼此對立的亞洲國家圖騰湊再一起。(許劍虹攝)

美利堅上空的初教-6

不過在各位「皇民」與「紅統」發怒之前,其實這場以美製飛機為主的基地開放活動,也出現了一支以大陸國產教練機初教-6為主力的民間飛行表演隊「沙漠之鼠」(Desert Rat)。允許這麼一支標榜「紅色力量」,飛機上又有中共八一或者蘇聯五角紅星標誌的民間飛行表演隊在自己的頭上耀武揚威,可見美國空軍的風氣真的是既開放又多元。

有趣的是,「沙漠之鼠」的飛行員們不只沒有什麼「紅色思想」,而且四個飛行員中,有兩人是退役的F-16飛行員,其中駕駛1號機的隊長卡特(Mike Carter)上校還在路克基地擔任過第56聯隊第61中隊的中隊長,該隊與由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組成的第21中隊是不折不扣的姊妹隊。另外兩名成員中,一位是民航機飛行員,另外一位則是退役的KC-97空中加油機飛官。

「沙漠之鼠」以鳳凰城的鹿谷機場(Deer Valley Airport)為據點,所有成員都是亞利桑那人。許多美國與加拿大民間航空愛好者選擇初教-6,純粹只是因為這款小飛機價格便宜,只需要75,000美元就可以購入一台,而且駕駛起來又順手。對中國還有傳統東方文化的浪漫想像,是另外一個許多歐美收藏家喜歡收藏初教-6的原因。

筆者有幸採訪了「沙漠之鼠」的女會員海德·朗(Heather Lang),雖然她沒有駕機參加飛行表演,但仍帶了她自己購買的初教-6到戴維斯·蒙森基地來做靜態展示。她表示光是在鹿谷機場,就有多達16架的初教-6存在,是相當驚人的數量。海德指出她的這架初教-6因為做過一些小改裝的關係,總共花了13萬美元購得,不過駕駛艙裡儀表板的標示仍盡量維持原汁原味的簡體中文。

她是一位熱愛東方文化的美國人,所以除了初教六機身上可以看到中共的八一標誌外,其飛行服上還有象徵日本神風特攻隊的旭日旗。另外海德還展示了一件擁有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飛虎隊」血幅飛行夾克,一次把三個彼此敵對的亞洲符號象徵通通都聚集到了一起,卻也展現出了美國文化驚人的包容力,相當值得兩岸中國人好好學習。

光是看到F-22A猛禽式戰鬥機,對筆者而言就已經是感動了,雖然2019年的戴維斯·蒙森基地開放活動還不是筆者最後一次看到猛禽。(許劍虹攝)
光是看到F-22A猛禽式戰鬥機,對筆者而言就已經是感動了,雖然2019年的戴維斯·蒙森基地開放活動還不是筆者最後一次看到猛禽。(許劍虹攝)
C-17看起來是一架龐然大物,其強大的機動性卻被嚴重低估。(許劍虹攝)
C-17看起來是一架龐然大物,其強大的機動性卻被嚴重低估。(許劍虹攝)
對於身陷敵陣的美軍將士而言,C-17的出現在提升士氣方面的表現絲毫不會輸給A-10。(許劍虹攝)
對於身陷敵陣的美軍將士而言,C-17的出現在提升士氣方面的表現絲毫不會輸給A-10。(許劍虹攝)
飛行表演到一半,C-17不只展現短場降落的能力,而且還在地面上轉了360度一大圈,讓筆者大為驚嘆。(許劍虹攝)
飛行表演到一半,C-17不只展現短場降落的能力,而且還在地面上轉了360度一大圈,讓筆者大為驚嘆。(許劍虹攝)

C-17運輸機戰力展示

由於第355聯隊的戰鬥搜索與救援展示已經夠精彩,3月23日與3月34日兩天下來的美國空軍戰力展示並不多,只有一架隸屬第97空中機動聯隊第58中隊,編號01-0195的C-17A運輸機升空而已。F-22表演隊的一架F-22A猛禽式戰鬥機也有起飛,不過主要還是做為美國空軍傳承飛行(Heritage Flight)表演的一部份,所以將一併於下一段跟各位讀者介紹。

C-17與C-5,為當前美國空軍的兩大運輸主力,不過卻因為沒有武裝的關係而常常為軍事迷所忽略。雖然C-17無論從體積還是物資載運量的角度來看,都沒有辦法與C-5相提並論,不過因為C-17具備短場起降能力,只需要3,500呎長的跑道就可以起飛,其機動性能遠超過C-5,能執行戰略與戰術空中運輸任務。

雖然不像C-5那般能同時載運兩輛M1戰車,C-17的載運量仍足以運送一輛M1、三輛史崔克裝甲車或者六輛M1117守護者裝甲車到前線,能提供地面部隊更為及時的戰術支援。C-17在兩天的戰力展示中,除了短場起降外,還向我們展示了在地面上360度打轉的能力。如此的龐然大物,卻有那麼高超的機動能力,真的是令人嘆為觀止。

也因為有C-17的關係,美國空軍可以將C-5M全部投入更為重要的戰略運輸任務,可見維持兩款大型運輸機的編制有其道理。如今在中華民國空軍中獨當一面的C-130運輸機,雖然還沒有從美國空軍中除役,卻也只能執行純粹的戰術運輸任務,顯見C-17的存在無可取代。而比起不對外輸出的C-5,C-17在許多盟國空軍中服役。

澳洲、加拿大、印度、科威特、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英國都是C-17的海外用戶。此外由北大西洋公約組織10個會員國,加上芬蘭與瑞典兩個中立國共同組成的戰略空運部隊(Strategy Airlift Capability),目前也是以C-17運輸機為主力。就海外投射美國影響力這一點來看,顯然C-17的重要性一點都不小於F-35。

F-22從A-10、F-86與F-35後方加入編隊,展開著名的傳承飛行。(許劍虹攝)
F-22從A-10、F-86與F-35後方加入編隊,展開著名的傳承飛行。(許劍虹攝)
四機編隊合體完成。(許劍虹攝)
四機編隊合體完成。(許劍虹攝)
比較可惜的是,這次傳承飛行除了F-86F外,其他全部都是美國空軍現役機種。(許劍虹攝)
比較可惜的是,這次傳承飛行除了F-86F外,其他全部都是美國空軍現役機種。(許劍虹攝)

傳承飛行

每次參加美國空軍基地開放活動,筆者最期待觀看的就是名為傳承飛行的空中表演。傳承飛行顧名思義,就是讓第二次世界大戰或者冷戰時代的老飛機,與美國空軍現役機種一起編隊飛行,將先人忠勇作戰的風氣傳承給今天甚至於未來的飛行員。尤其搭配Dwayne O’Brien演唱的歌曲《We Remember》,真的是每欣賞一次表演就落淚一次。

很多時候參與傳承飛行表演的,還包括漆有青天白日徽的飛虎隊P-40戰鬥機,而且往往還飛在最前面,帶領F-22、F-35、F-15或F-16等美軍精銳機種飛行,所以《We Remember》象徵的,還包括了抗戰與台海保衛戰中與美軍並肩作戰的筧橋精神。本次的傳承飛行,主力為F-22A還有從路克空軍基地飛來支援的F-35A。

A-10做為戴維斯·蒙森空軍基地的主力,在傳承飛行中當然也是必不可少。當天唯一參與編隊飛行的退役機種,是韓戰時代的F-86F軍刀機。而如果對台海空戰有瞭解的,對F-86F這款戰機必然不會陌生。因為在1958年9月24日那一天,來自中華民國空軍第11大隊第44中隊的飛行員,就是駕駛F-86F軍刀機創下人類歷史上第一起以空對空飛彈擊落敵機的紀錄。

所以這次筆者雖然沒有看到漆著青天白日徽的P-40,也沒有看到P-51或者P-47等其他具代表性的二戰機種,可看到F-86F出現還是相當興奮。無論如何這架F-86,都不是一般的F-86,而是中華民國空軍用過,並創下空前作戰紀錄的F-86F。雖然沒有漆上青天白日徽,但看到F-86F跟著A-10、F-22和F-35一起翱翔天際,筆者還是難免想到了許許多多自己訪問過的許多台海空戰老英雄。

最重要的,看到本來在空中做單機飛行表演的F-22戰鬥機,從後方追上並插入F-86、A-10與F-35組成的飛行編隊,那個畫面筆者回憶起來真的是要多美就有多美。由於美國短期內不會提供F-35A給中華民國,所以第21戰鬥機中隊即將離開路克。可是看到F-86F與F-35A的伴飛,我有信心中美兩國空軍的合作不會就此結束,自由中國的飛行員遲早有一天會駕駛閃電式戰鬥機捍衛台海。

雷鳥小組,為本次基地開放的壓軸表演。(許劍虹攝)
雷鳥小組,為本次基地開放的壓軸表演。(許劍虹攝)
中華民國空軍雷虎小組成軍之初,飛行技術絲毫不輸雷鳥,但層峰的不重視讓台灣痛失「飛行員王國」美名。(許劍虹攝)
中華民國空軍雷虎小組成軍之初,飛行技術絲毫不輸雷鳥,但層峰的不重視讓台灣痛失「飛行員王國」美名。(許劍虹攝)
最難捕捉的畫面,是兩架F-16機頭對機頭展開雙向對飛飛行表演,節奏快速又刺激。(許劍虹攝)
最難捕捉的畫面,是兩架F-16機頭對機頭展開雙向對飛飛行表演,節奏快速又刺激。(許劍虹攝)
壓軸動作是六架F-16合體後,來一個精采的炸彈開花!(許劍虹攝)
壓軸動作是六架F-16合體後,來一個精采的炸彈開花!(許劍虹攝)

雷鳥表演隊

本次基地開放的壓軸,是美國空軍擁有68年歷史的雷鳥飛行表演隊(United States Air Force Thunderbirds)。雷鳥為世界上第三支軍方成立的飛行表演隊,前兩支分別為法國空軍的巡邏兵飛行表演隊(Patrouille de France),還有美國海軍的藍天使飛行表演隊(United States Navy Blue Angels)。採用六機編隊表演為標準的雷鳥小組,目前裝備的主力機種為F-16C/D型戰鬥機。

自1953年成立以來,雷鳥小組不只在美國境內從事飛行表演,而且還被賦予到全球各友邦國家巡迴演出的重責大任。因此雷鳥小組在1979年中美斷交以前,也與中華民國空軍有過密切交流。當年中華民國空軍的雷虎小組,飛行技術可一點不輸給雷鳥小組,在1959年4月訪問美國時曾以困難度極高的九機編隊給雷鳥的飛行員們帶來了視覺上的刺激。

結果雷鳥小組投桃報李,也在同年底訪問了自由中國,還在1959年12月2日當天於台北松山機場上空進行了30分鐘精采絕倫的表演。四架F-100C超級軍刀機在時任空軍總司令的陳嘉尚將軍面前,表演了19個飛行項目。當中包括四機鑽石形編隊、花式高空炸彈開花以及快速螺旋垂直滾轉等等。雖然表演內容沒有雷虎的九機編隊刺激,仍吸引了20,000人前往觀看。

如今雷鳥小組仍維持六機編隊,表演項目與1959年底那次來台灣交流時的也差不多,反倒是雷虎小組因為中華民國外交處境的不易,還有軍方高層的不重視,技術已經大不如前,讓國內許多航空迷回想起來都感到婉惜。如今要看真正的特技飛行表演,只能到美國看雷鳥和藍天使,或者到英國看紅箭,這是筆者觀看雷鳥表演的時候,心裡發出的無限感慨。

隨著美國和中華民國的關係不斷升溫,除了採購新武器外,筆者認為空軍應致力於恢復雷虎小組與雷鳥、藍天使的交流,讓新一代的特技飛行員增加眼界與膽識,中華民國(台灣)才能重拾往日「飛行員王國」的驕傲。此次戴維斯·蒙森空軍基地的開放活動,伴隨著雷鳥小組的六架F-16回到地面進入尾聲,筆者2019年的美國西岸之旅就此結束,東岸之旅則準備拉開序幕。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本文原刊《新共和通訊》,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