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穩定戰後台灣的基石─那些支持蔣家父子的二戰「親日派」

2021-02-28 07:20

? 人氣

谷正文靠著他過去搜捕地下抗日份子時學習到的偵防經驗,成功逮捕了中共台灣省委書記,「省工委」領導人蔡孝乾。接著谷正文再用他那強大的「白臉」戰術,瓦解蔡孝乾的抵抗意志,供出了張志忠等其他共諜的下落,從而將整個「省工委」連根拔起。也因為谷正文擅長的是心理而非殲滅作戰,包括著名的「鹿窟基地案」在內,政府都能夠在付出代價最少的情況下和平瓦解中共地下組織。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陳孝強在被日軍俘虜以前,曾經是胡宗南的手下愛將,而且還是少數幾位主張與共產黨合作抗日的黃埔系將領,圖為擔任預備第8師的他於太行山上與8路軍太南辦事處主任李新農合影,稱得上是許歷農與吳斯懷等兩岸黃埔軍人交流的大前輩。(許劍虹提供)
陳孝強在被日軍俘虜以前,曾經是胡宗南的手下愛將,而且還是少數幾位主張與共產黨合作抗日的黃埔系將領,圖為擔任預備第8師的他於太行山上與8路軍太南辦事處主任李新農合影,稱得上是許歷農與吳斯懷等兩岸黃埔軍人交流的大前輩。(許劍虹提供)

台灣保安警察之父

除了情治體系之外,戰後台灣的保安警察體系也是由戰時的「親日派」所建立起來的。這就不能不提到身兼謝晉元將軍同鄉與學長,來自廣東省蕉嶺的黃埔軍校第2期畢業生陳孝強。與林頂立、谷正文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陳孝強不只畢業自黃埔軍校,而且還是胡宗南將軍的手下愛將。陳孝強身為蔣中正的嫡系子弟兵,是如何落水成為「親日派」的?

原來他在1943年5月的太行山戰役中,因為不敵日軍與8路軍的「兩面夾殺」,不得不隨新5軍軍長孫殿英與第24集團軍司令龐炳勳一起向日軍投降。後來他們三人都為汪精衛所收編,成為和平建國軍的一份子。其中陳孝強因為黃埔軍校畢業生的學歷,還有胡宗南手下愛將的身份得到汪精衛特別照顧,被委認為警衛第3師的師長。

和平建國軍一如國民革命軍,內部存有各式各樣彼此矛盾的山頭勢力,畢竟汪精衛身為一介文人,能在短時間裡拉拔出近30萬人左右的軍隊,依賴的主要還是從重慶陣營投效而來的變節份子。這類變節份子絕大多數為雜牌部隊,戰力不足又缺乏忠誠度,所以汪精衛更偏好以被俘虜的黃埔軍校畢業生來指揮他手下的三個警衛師,也是整個和平建國軍中唯一他指揮得動的部隊。

不過反日情緒強烈的陳孝強,後來因為與日軍關係鬧翻的緣故被從南京調到廣東,接替他擔任警衛第3師師長的鍾建魂又是中共地下黨員,所以這支汪精衛手下最精良的部隊在抗戰勝利之際又被改編為解放軍。所幸陳孝強後來在胡宗南與彭孟緝將軍力保下,免於被追究他戰時當「偽軍」的責任,於1948年來台擔任台灣省保安司令部第1師的師長。

隨陳孝強來台灣的,還有為數不少的蕉嶺老同鄉,他們因為精通客家話的緣故,在新竹、桃園與苗栗地區活動尤其吃得開。許多台灣客家鄉親,也得以進入台灣保安省司令部發展,壯大台灣保安警察的能力,進而有效遏止住中共和台獨勢力蔓延。當然台灣省保安司令部是與台灣警備司令部齊名的「黑機關」,少不了參與「白色恐怖」的黑歷史。

梁肅戎率團訪問南韓國會,可見「滿洲人脈」同時鞏固了台灣、日本、南韓的關係,也在大陸改革開放後將兩岸與日韓的老一輩重新串連了起來。(許劍虹提供)
梁肅戎率團訪問南韓國會,可見「滿洲人脈」同時鞏固了台灣、日本、南韓的關係,也在大陸改革開放後將兩岸與日韓的老一輩重新串連了起來。(許劍虹提供)

對日外交的推手

寫到這裡為止,感覺絕大多數「皇民」與「漢奸」涉入的不是二二八就是「白色恐怖」,不是搞情治就是搞保安,形象黑得不得了,其實也相當符合他們在大陸「抗日神劇」裡的形象。當然我們不能否認,毛澤東曾經講過攻取台灣的兩大條件是中共要有足夠的空軍與內應。而在剷除內應這方面,我們不能不否認情治與保安體系發揮的作用,即便中華民國國民的人權為此遭受到空前絕後的迫害。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