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蒼蠅戴龍眼殼─王美花的格局

2021-03-09 06:50

? 人氣

經濟部長王美花表示科學園區或工業區可在旱災期間鑿井,挨批「遠水救不了近火」。(資料照,盧逸峰攝)

經濟部長王美花表示科學園區或工業區可在旱災期間鑿井,挨批「遠水救不了近火」。(資料照,盧逸峰攝)

台語有一句俗話,蒼蠅戴龍眼殼,用來描述政府官員的言行相當傳神,特別是那些不知民間疾苦的大小官員,從中央到地方,俯拾皆是。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龍眼殼不大,但是比起「胡蠅」的腦袋要大很多。戴著龍眼殼的蒼蠅看起來「崁頭崁面」(蓋頭蓋臉),樣子豈止滑稽,簡直不知死活。經濟部長王美花當然不是蒼蠅,她的一些想法倒是跟蒼蠅戴龍眼殼,幾乎沒什麽差別。

過去幾年,台灣缺水的現象已不再是異態,而是常規。今年的情況尤其嚴重,影響所及,不僅一般人的日常生活遭遇斷水困境,工業用水不足,特別是科學園區或工業區,往往會威脅到各大尖端科技廠的正常運作(例如晶片生產),兩者都不能等閒視之,得過且過。

從家庭生活到工商業操作,水都是必需品,一日不可或缺,用水的把握因此不能聽天由命,或頭痛醫頭,政府相關部門必須未雨綢繆,防患於未然。水源是經濟資源的一部分,屬於經濟部管轄的範圍,王美花3月5日在立法院接受訪問時表示,科學園區或工業區可以在旱災期間鑿井,以供應需求量。

王美花的公開反應一副淡定,也許是不經仔細思考的自動反應(英文所謂的knee-jerk reaction),無可厚非,可能還用心良苦(鑿井耶,別人怎麽沒想到要就地動土)。不過,她到底要鑿多少井,挖多久或多深,更別說後續的供水設施,則是另外一囘事。

遠水救不了近火,臨渴掘井,也無法一蹴可幾。王美花應該知道這些道理,腦袋卻如此小,話語又特別大,自曝其短,罵聲四起,怪不得他人。

從官位和權威看,經濟部長並非阿貓阿狗之輩,好歹是中央大員。王美花自然不是小蒼蠅,但也算不上是大老虎,處處擺出一副吃人的模樣。只是,一番挖井的説辭,在科學園區與工業區的科技人聼來,難免是風涼話,不濟燃眉之急,更吃人夠夠(鑿井耶,科技人的腦袋怎麽不知變通)。

其實,王美花不是真的想要在科學園區或工業區鑿井,她頂多給自己挖了一口不淺的井,還縱身一躍,噗通一聲,消失在井底,然後大聲叫其他人探頭看看她發現什麽(有一點水耶)。不管鑿井論是否為不得已的下策,王美花的處境與視野都很小,比戴著龍眼殼的蒼蠅大不了多少,大概井底蛙差可比擬。

井底蛙的典故出自中國清朝郭慶藩所輯的《莊子集釋》,意思是見聞淺薄或目光狹窄。在泰國與印尼語中,也有類似説法,不過不是井底蛙,而是一隻常年住在半個椰子殼底下的青蛙。在象徵層面上,椰子殼蛙無異是頂著龍眼殼的蒼蠅,只是後果有別。

根據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擴散思考》作者)在2016年自傳《椰殼碗外的人生》(A Life Beyond Boundaries)中轉述,雖然泰國語和印尼語沒有關聯,也屬於不同語系,它們卻有個一隻宿命青蛙的共同想像:青蛙終其一生住在半個椰子殼底下,心胸狹窄,屬於地方性,不常外出,又自我感覺良好。安德森認爲,青蛙把椰子殼當成整個宇宙,沒有道理躊躇滿志。

我們無法確定王美花是否自我感覺良好,從她在公開場合提出缺水鑿井的輕率主意看,她面對的台灣現實,恐怕跟井底蛙或椰子殼蛙一樣,格局有限。前者的天地不過是井口那麽大,後者的世界只是半個椰子殼圈起的空間,它們無異於罩在龍眼殼底下的蒼蠅,不知今夕何夕。

*作者曾任大學教授。本文部分改寫自作者的《民主、民意與民粹》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