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進嘉觀點:官員、名嘴都成了AZ業務代表?

2021-03-18 06:40

? 人氣

台灣醫界施打AZ疫苗的意願普遍偏低,原因大多是擔憂副作用並質疑疫苗保護成效。(AP)

台灣醫界施打AZ疫苗的意願普遍偏低,原因大多是擔憂副作用並質疑疫苗保護成效。(AP)

去年新冠肺炎病毒肆虐全球,起初只能以最古老方法-隔離檢疫(quarantine)應對,方法雖有效但限制人員往來、限縮了經濟發展,有識之士莫不期盼疫苗的研發,以現代科技對抗病毒。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台灣在這一波疫苗研發或搶購中,雖明顯落後世界各國,還好台灣疫情不多,故蔡政府仍可用「疫情控制得宜,疫苗晚打,剛好可觀察疫苗效益」,來反擊在野黨對疫苗取得太慢、太少的攻擊。眼見世界各國陸續施打疫苗,蔡政府快要挺不住時,突然好運降臨,3月3日上午從韓國悄悄運來11.7萬劑AZ疫苗。

可是說也奇怪,原本應是舉國歡騰、高官迎接的疫苗,指揮中心卻異常低調,從「最快七天後開打」,變成「慢慢來、沒關係」,不但要過七關,而且是慢慢兒過。真令人不知指揮中心葫蘆裡是賣什麼膏藥?

不巧在這兩週,世界各國、尤其是歐盟,卻陸陸續續傳出AZ疫苗的負面消息,有打完疫苗死亡者,更多出現血栓問題個案,造成愈來愈多國家暫停施打AZ疫苗,國家數目多到讓莊人祥壓力破表「鬼打牆」,說出「我為什麼要告訴你」的鬼話。也在這兩週,我們偉大的蔡政府,從院長、部長、到媒體政論節目、名嘴又開始危機總動員,大力幫AZ疫苗宣傳。

比如,仍有多少國家繼續打AZ疫苗(連南韓總統文在寅準備帶頭打也拿來說嘴);打完死亡的案例跟疫苗無相關;血栓是白種人較多、且個案數符合背景值等等,一時之間,讓人險些以為整個政府官員、名嘴都變成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的業務代表!

更好笑的是,那些什麼都能談的名嘴,甚至不時還會以中國疫苗「品質更差、被東奧拒絕」拿出來墊底打一打。彷彿說中國疫苗差,就能襯托AZ疫苗好一樣。

20210224-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24日召開記者會,指揮官陳時中出席。(盧逸峰攝)
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承認,我國願意施打AZ疫苗的醫療人員僅占32%。(盧逸峰攝)

即使蔡政府派出大量AZ”業代”遊說宣傳,陳時中終於在3月16日承認,願意施打AZ疫苗的醫療人員約只32%。這個數字真實性如何,吾人不得而知。

但筆者周邊同事在第一次調查施打意願時,絕大部分都填「願意施打疫苗、但不願意施打AZ疫苗」(在此感謝衛生單位能將「施打疫苗意願」、和「施打AZ疫苗意願」分開調查)。不知是否第一次調查願意施打AZ疫苗人數太少,衛生單位又在3月12日緊急作第二次調查。

可是,正如台大兒童醫院院長、感染科權威黃立民說,AZ疫苗當初臨床測試設定的條件並不夠嚴謹,醫界施打AZ疫苗的意願偏低,大多是因擔憂副作用外,也質疑疫苗的保護成效。

事實上,疫苗施打,一個科學、專業的公共衛生議題,政府只要實話實說就可以,但現在卻被這個大有為政府搞成四不像,何以致之?原因很簡單,這個只注重大內宣的政府已不被人民所信任。

任何確診個案,只要三個月內出國回來,一律先判定在國外已感染的境外移入;如果出國在他國驗出確診,則先質疑他國檢驗不準、或說在過境或境外被感染、或說病毒量低無社區風險。防疫如此,萊豬呢?在野時是毒豬、零檢出,執政時是符合標準、可進口。

藻礁呢?在野時是「電力不缺」、「藻礁永存」,執政時是「沒三接會缺電」。這樣的政府,會被人民信任嗎?福原愛被狗仔偷拍,評論的口沫橫飛;王大立委被偷拍,不評論私人議題,這樣的主持人、名嘴還有公信力?也能來充當AZ的業代、推銷AZ疫苗?

如果我是阿斯特捷利康的老闆,有這樣的業代在推銷,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作者為精神科醫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