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放逐與王國》選摘(2)

2021-04-08 05:10

? 人氣

在這場災難面前,他在這被遺棄的學校裡生活得像僧侶一般,儘管他能夠賴以為生的東西那麼稀少,他還是很高興,雖然過的是那麼粗糙的生活,牆壁那麼破敗,沙發那麼狹窄鄙陋,他的白色木板書架、他的井水,還有他每個禮拜賴以維生的水和糧食,沒有一樣是富足的,他還是感覺像大老爺那麼高興滿足。然後沒預警就突然下起這場大雪,連事先下場雨來緩衝一下都沒有。這地區就是這樣,生活很嚴酷,沒有人能夠倖免,他在這裡土生土長,要是離開這裡到別的地方去,他會覺得像被放逐一般。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他走出門外,爬上學校前面的土台,那兩個人現在才爬到山坡的一半,他認識騎馬那個人,他已經認識很久的一位老警官,叫做巴杜西,他用繩子拉著一個阿拉伯人,兩手捆綁一起,頭低低的,跟在他後面走著。警官向達呂揮手致意,達呂沒有回應,他正忙著打量後面的阿拉伯人,阿拉伯人身穿一件褪了色的藍色帶風帽長袍,腳上穿一雙涼鞋和米灰色棉襪,頭上纏著一條既窄又小的伊斯蘭頭巾。巴杜西緊緊拉著馬,以免碰傷阿拉伯人,他們慢慢靠近,走得非常慢。

等更靠近的時候,巴杜西喊叫道:「從艾勒阿穆爾到這裡才三公里遠,卻走了整整一個鐘頭!」達呂沒有回應,他緊緊裹著那件厚重的羊毛衣,看著他們走上來,等他們來到土台時,達呂說道:「您好,進來暖和一下吧。」巴杜西很吃力地從馬上跨下來,繩子還一直握在手裡,他向小學教師露出微笑,嘴上的小鬍子都冷得豎起來了,他的兩隻眼睛顯得黯淡無光,深陷在曬黑的額頭底下,他的嘴角布滿皺紋,讓他看起來一副很專注的樣子。達呂接過韁繩,把馬牽進旁邊的小屋裡,等到他回來時,他們已經進到學校裡來了,正在等他過來,他把他們引進自己的房間。「等我把教室暖和一下,」達呂說道,「我們在那裡比較自在一些。」他回來房間時,巴杜西已經坐在沙發上面,他早已解掉牽著阿拉伯人那條繩索,阿拉伯人蹲在火爐旁邊,手上的繩子還一直綁著,頭上的頭巾往後拉下,他一直望著窗口。達呂起先沒有注意到他的嘴唇很大很厚,甚至很肥碩,很像黑人的嘴唇,相對鼻子卻很狹窄,眼睛很小,像燒著一股火氣,頭巾蓋著那看起來像是很固執的額頭,由於寒冷,那深褐色的皮膚失去了光澤,整個臉龐看起很憂慮卻又桀敖不馴的樣子,特別是當他轉頭看著達呂,注視著他的眼睛的時候,達呂著實嚇了一大跳。「你們先過去那邊,」小學教師說道:「我來給你們煮薄荷茶。」「謝謝,什麼苦差事!退休萬歲!」巴杜西說著,然後用阿拉伯語對他的犯人說:「過來,你。」阿拉伯人起身走到他面前,舉起綁在一起的手腕給他看一下,然後一起走入教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