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放逐與王國》選摘(2)

2021-04-08 05:10

? 人氣

「他為什麼殺人?」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我想是為了一些家庭的雜務,好像是有一方欠另一方稻穀,我並不是很清

楚,簡單講,他用砍柴刀宰了他表哥,你知道,好像在殺一頭綿羊,喀嚓……」巴杜西作勢把一把刀跨在脖子上的樣子,阿拉伯人被他的動作吸引住,轉頭用很焦慮的眼光看著他,達呂突然對這個阿拉伯人很覺憤怒,他很反對這類基於仇恨的冷血惡劣行徑,他很討厭這種人。

這時火爐上面的水壺發出了叫聲,他又倒了一杯給巴杜西,然後猶豫了一下,也倒了一杯給阿拉伯人,和先前一樣,他很快一口飲盡,他的雙手抬高,把身上的伊斯蘭長袍也拉開了些,露出了瘦而結實的胸膛。

「謝謝,孩子,」巴杜西說道,「我要走了。」

他說著起身走向阿拉伯人,從口袋裡掏出一條細繩。

「你要做什麼?」達呂乾乾地問道。

巴杜西沒答話,把繩子給他看了一下。

「不必麻煩。」

老警官猶豫了一下。

「隨便你,當然,你有武器?」

「我有一把獵槍。」

「在哪裡?」

「放在行李箱裡。」

「應該拿出來放在床旁。」

「做什麼用?我沒什麼好害怕的。」

「他們如果來作亂,你就完蛋了,孩子,沒有人能置之度外,我們現在在同一條船上啊。」

「我知道怎麼自我防衛,他們如果來了,我會有足夠時間反應。」

巴杜西笑了笑,然後嘴巴又合起來,小鬍子又蓋住了他那口雪白的牙齒。

「你會有時間反應 ? 你的腦筋總是有點失常,因為這樣,我才那麼喜歡你,我的兒子也是這樣。」

他說著把自己佩帶的一把手槍解下來,放到桌上。

「拿著,我從這裡回去艾勒阿穆爾,身上不需要帶著兩把槍。」

這把手槍放在漆著黑色的桌面上,閃閃發亮,當老警官轉過身來的時候,小學教師可以聞到他身上皮革和馬的味道。

「聽好,巴杜西,」達呂突然說道,「所有這一切都讓我感到不痛快,首先是你那小夥子,我不會押送他,要我去打仗可以,是的,如果必要的話,這檔事可不行。」

老警官站在他面前,用很嚴肅的眼光瞪著他看。

「你在幹蠢事,」他慢慢地說道,「我也不喜歡幹這種事情,我不喜歡,多少年來老是用繩子綁人,我從來沒有習慣過,是的,甚至為此感到可恥,但我們不能放任什麼事情都不管。」

「我不會解送他。」達呂重複說道。

「這是命令,孩子,我再重複一遍。」

「是的,把我對你說的話跟他們重複一遍:我不會解送他。」巴杜西顯然努力在思考這件事情,他又再一次仔細看著阿拉伯人和達呂兩個人,他最後終於下了決心。

「不,我什麼都不會對他們說,如果你現在要丟棄我們不管,我也不會告發你,我接到命令把這個犯人解送到這裡:現在我的任務完成了。你現在要在這文件上面簽個名。」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