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專欄:日本與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角力

2021-05-02 07:20

? 人氣

1951年9月8日,剛剛簽完《對日和平條約》的日本首相吉田茂,如趕鴨子上架般的又簽署了《美日安保條約》,目的就是要確保美國能持續壟斷對日本的駐軍權。(作者許劍虹提供)

1951年9月8日,剛剛簽完《對日和平條約》的日本首相吉田茂,如趕鴨子上架般的又簽署了《美日安保條約》,目的就是要確保美國能持續壟斷對日本的駐軍權。(作者許劍虹提供)

台灣的獨派與統派激進份子,在看待周邊大國角力的時候存在一個共同的迷思,那就是日本會在兩岸發生戰事的時候堅定的支持台灣。在這兩派激進人士的想定中,日本扮演的角色不只是美國協防台灣的「配角」,很多時候甚至還可能越俎代庖成為「主角」。換言之即便美國不願意介入兩岸戰事,也還會有日本站出來阻止中共拿下台灣。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何以國家認同差異如此巨大的統獨兩派,都如此信誓旦旦的相信日本會阻礙兩岸統一?首先是從地緣戰略的格局出發,兩派人士認定只要台灣落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手中,從中東經由印度洋、馬六甲海峽、南海、巴士海峽或者台灣海峽到日本本土的海上運輸線就將由解放軍海軍所牢牢掌握。基於這個考量,日本當然不希望台灣落入中共的掌控之中。

獨派人士則認為,台灣曾經接受日本長達50年的殖民統治,雙方當前也同樣是實施民主政治的東亞國家。共同的歷史記憶與政治制度,讓台灣與日本比台灣跟美國之間或者日本跟美國之間更容易形成「對抗中國」的「價值同盟」。更何況太平洋戰爭末期,台灣還曾經跟著日本一起被美國轟炸,有並肩作戰的「戰友情懷」,所以日本絕對不會如現實的美國人一樣坐視「台灣被中國併吞」。

統派人士則傳承了日據時代台灣抗日份子的仇日情懷,認為日本從1874年發起牡丹社事件侵略台灣以來,包括後來侵華戰爭的一切動機都是為了要分裂中國或者征服中國,較激進者則認為日本要對中國人實施種族滅絕行動。所以他們與獨派一樣,認為日本從防止中國統一強大的角度出發會比美國更加積極的投入兩岸戰事,即便統獨雙方想定的動機與出發點根本上南轅北轍。

然而現實的發展,恐怕讓台灣的統獨兩派都十分失望,因為日本首相菅義偉已經明確表態日本不會以軍事手段介入兩岸衝突。而且根據日本經濟新聞4月23日的報導,美國拜登(Joe Biden)政府曾建議日本政府制定日本版本的《台灣關係法》,不過日本方面並不願意做出如此多的承諾,只願意在《美日聯合聲明》中表達對台海安全的關切。

1957年6月2日,蔣中正在台北接見來華訪問的日本首相岸信介,此時被視為戰後中華民國對日關係的蜜月期。(國史館)
1957年6月2日,蔣中正在台北接見來華訪問的日本首相岸信介,此時被視為戰後中華民國對日關係的蜜月期。(國史館)

日本對台灣沒有發言權

統派與獨派對日本的台灣想定充滿一廂情願,唯一比較有道理的是地緣政治因素,畢竟如此範圍巨大的海域成為中共的內海確實會給日本帶來巨大壓力。日本現實主義大師高坂正堯,就在他的作品《海洋國家日本的構想》中提出了這一點:「相比台灣成為強大的中國的一部分,日本更希望台灣成為獨立國家。並且,台灣獨立並非沒有正當的理由。」

然而統獨兩派並沒有真正從「戰後日本」,注意是「戰後的」日本角度去思考,依舊認為日本是一個有獨立自主性的國家,並且還如同1945年以前的日本帝國一般對周邊國家懷有領土野心。關於這一點,高坂正堯也確實坦承:「關於台灣問題,日本毫無發言權。根據《波茨坦公告》與《三藩市和約》,日本放棄了對台灣的主權。」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