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留下大潭藻礁,是給下一代的珍貴禮物

2021-05-04 06:50

? 人氣

4月29日在大潭藻礁區拍到的「柴山多杯孔珊瑚島」,因佈滿柴山多杯孔珊瑚的礁體形狀如島而得名。(圖/潘忠政提供)

4月29日在大潭藻礁區拍到的「柴山多杯孔珊瑚島」,因佈滿柴山多杯孔珊瑚的礁體形狀如島而得名。(圖/潘忠政提供)

承載著70萬個期待,「珍愛藻礁公投」將在8月28日登場,這次公投將決定大潭藻礁的存廢。本來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藻礁並不衝突,但不幸都想在同一個地方,才會演變到如今你死我活的局面。能源有替代方案,藻礁毀了就毀了。大潭藻礁經過7千年演化賜給我們的珍寶,該怎麼選擇你應該已經知道。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為了提供大潭電廠7~9號機氣源,三接選址在觀新藻礁與白玉樹林藻礁之間的「大潭觀塘藻礁區」,這裏有台灣最完整的殼狀珊瑚藻,周期老化後的碳酸鈣層層堆疊,約20年才累積1公分,現在3.35公尺是經過7千5年演化而成。

美麗地景都是屬於一下代的

已故齊柏林導演曾拍下大潭藻礁的紫紅美景,中研院研究員陳昭倫則在這裏發現一級保育類動物「柴山多杯孔珊瑚」,2018年國際海洋保育組織藍色任務,也將大潭藻礁選為海洋保護區東亞第一個希望熱點。

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再美麗的照片都遙不可及。上周連續假期正逢大潮,在公投領銜人潘忠政主辧的藻礁夜觀中,看到小朋友們戴著頭燈穿梭在藻礁區探索,看到粉紅色藻礁,以及潮溝中的生物時總是一陣歡呼,此情此景想必在場大人已有想法,美麗的東西都應該是屬於下一代的。

 

可惜受邀的蔡英文總統沒來,無法親自體驗藻礁之美。回想公投成案後,民進黨不同單位紛紛要找潘忠政等人「溝通」,其實這些都只是政治秀,因為公投已成案,已經不是可以私了的事了。一如潘忠政說的:「那不是我可不可以的問題,是70多萬人的意志,已經不是我的權利了。」

蔡英文總統在422世界地球日接見環保團體時提到:「希望大家各退一步,尋求最大共識」。他們覺得自己退了,不但已「縮小範圍」,而且提出將接收站再離岸遠一點,並且強調經濟與環保不是0與1,希望找到兩者的平衡點。

縮小規模只說一半,工業港面積並未減少

這些溫情語言很打動人心,凡人皆喜和諧、不喜爭戰,各退一步如能求全是歡喜結局。只不過,「縮小範圍」是不分黨派政府面對抗爭一貫的緩兵之計。

2011年國光石化開發案也用過,當時不但區位北移,連面積也從2914公頃縮小到2129公頃,無非也是想營造「各退一步」的雙贏局面,但你真的同意,只要縮小面積,國光石化就能跟彰化海岸共存共榮、取得平衡點嗎?

當然不行,所以,前總統馬英九聽到了民意,放棄國光石化的龐大經濟利益,宣布不支持國光石代在彰化海岸開發。今年422世界地球日他重回彰化海岸,搭著牛車行過海邊,更覺當年為台灣做了一件對的事情。

「縮小規模」的手法,如果要一一舉例就會沒完沒了,再說一個。前苗栗縣長劉政鴻要開發「後龍科技園區」,面對抗爭時也提過縮小規模,從362公頃縮減為334公頃,但你真的相信縮小規模,工廠就能與農地和解嗎?如今我們年年6月可以吃到灣寶西瓜,應該不少人慶幸當初參與了這場農地保衛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