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蔚然專欄:別上詭計的當(下)

2015-01-01 05:29

? 人氣

什麼樣的社會才會產生出什麼樣的罪犯和偵探,這是台灣推理小說家必須面對的第一道課題。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不利於推理小說的土壤

第二個缺點是,台灣推理作家很少觸及台灣的情境、歷史與文化,以及什麼叫做台灣人。就我對台灣的了解,台灣人不注重法治,不但人民沒有法治觀念,連法院也沒什麼法治觀念,形成許多冤獄和莫名其妙的判決。台灣人沒什麼群體概念,台灣有所謂的個人主義,但與西方不同,西方的個人主義始於文藝復興時代,他們的個人主義是,你有你個人自由,可發揮個人色彩,但前提是利他、為群體謀福利,而台灣的個人主義是「只要我喜歡,沒什麼不可以」。

台灣人看不起政府,靠的都是人民自己的力量。台灣人也沒什麼顧忌,這些情況也許在香港並不陌生。我最近讀了一部小說,一名義大利警探察求教於同事,因為他嬸嬸的錢被靈媒騙走了,他想去查但覺得不妥,因為對象是自己嬸嬸,很怕因此侵犯她的隱私,因此希望同事代為。同事想了想,也認為不方便介入,因為這是公器私用,若要部署警力,還得跟上級報告。這種情節在台灣完全不成立,台灣的警察哪會有那麼多顧忌?受害者是自己親人,當然更義無反顧!他才不管隱私權,直接就跟踪了,而且他的同事一定一口答應,幫忙到底,根本沒有職業上或倫理上的卻步。

此外,死刑在台灣從來不是個議題,只要提到廢死,立刻就會被口水淹死。台灣沒有真正的神祕主義,我們只是迷信。台灣人非常不精確;台灣太小,沒有真正的大都會,而大都會是連續殺人犯的溫床。台灣人很聰明,但沒什麼智慧,至於台灣有沒有智慧型罪犯?有的。

雨衣大盜

前陣子出了一個雨衣大盜,此人是奇才,專門選於在陰天或下雨天,穿雨衣、戴安全帽,騎著贓車做案,因此相貌身形看不出,身分很難識破。此人專搶運鈔車,犯案前幾天先去部署,將需要的槍枝等物品事先藏好,一旦運鈔車到了定點,就現身朝保全人員的大腿開槍,也不要他們性命,搶到錢後立即有接應的機車載著他長揚而去。這十年間,他犯案三次,從未失手。

台灣過去這十五年有九件運鈔車搶案,到目前為止有七件尚未偵破。這回為了抓雨衣大盜,警方過濾了上萬支監視器,發現此人體格健壯,應是好健身者,而尋線慢慢縮小範圍。雨衣大盜有反社會傾向,又自以為幽默,遇到同學問他現在的職業,總開玩笑地回答「金融業」,似乎也有道理。他愛上酒店,一次朋友與他聊到這年頭錢難賺,他答道賺錢有何難,搶銀行就好了。朋友認為事有蹊蹺,線報給警方,警方原來就懷疑是他,加上這條線索,又跟踪他到滑水俱樂部,確定他就是搶匪。幸好偵查過程中警方早已將他的照片提供給海關,在嫌犯到機場打算潛逃到中國時,一舉將他緝拿歸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