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蔚然專欄:別上詭計的當(下)

2015-01-01 05:29

? 人氣

南迴搞軌案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2004年台灣發生一起離奇命案,南迴搞軌案。當時南迴鐵路某路段一年內發生三起事故,調查後發現乃人為蓄意破壞。最後一次翻覆造成李雙全的妻子死亡,由於李雙全在台鐵工作,警方懷疑他是為了詐領保險金而設計這起意外,前兩次事故只是為了計算列車會翻覆在哪一節車廂。根據警方,為了確保妻子死亡,在她坐上死亡車廂前,李雙全還讓她服了毒藥。警方調查發現,李雙全的前妻也是中毒死亡,他因而領到一筆保險金。此案撲朔迷離,算得上是高度智慧型犯罪,轟動一時,當時幾乎是媒體引導辦案。台灣媒體一向是有罪推論,其實到目前為止真相不明,此案尚未定讞。

這麼說,台灣的確出現過一些有趣的案件,但此類的犯罪對我來說不構成想像的養分,最主要是我對於為錢犯案不感興趣、對於因感情犯案也不感興趣。選擇小說也是如此,理念型罪犯或連續殺人犯比較吸引我。

再說一次,什麼樣的社會就有什麼樣的偵探。以日本小說的偵探為例,這些神探大多不食人間煙火,衣衫不整、蓬頭垢面,好像沒有性生活,生活上是個白痴,在推理卻是天才。西方的偵探則較為入世,會談戀愛,也搞離婚,也為狗屁倒灶的事如水費電費心煩。但兩邊的偵探有個共同點:日本的警察喜歡美術、哲學、歌劇、文學,西方的警察也如此,感覺上他們的素質頗高。我經常胡思:台灣的警察讀尼采的書嗎?尼采可能門檻太高,白先勇呢?黃春明呢?他們看不看雲門舞集?他們都聽些什麼音樂?搖滾樂、古典樂,還是周杰倫、江蕙?他們到底看什麼書?或者,他們看書嗎

構思《私家偵探》期間,正好遇上一名警員來我家查戶口,事情辦完後卻一副不想離開的模樣,我心想既然不走,不妨留下來談談,於是泡了茶給他,和他聊他的工作。他說自己是最基層的警察,工作多年卻無意升遷……這麼聊著聊著,突然給了我靈感,之後便將他放進《私家偵探》裡面,取名小胖。

對於台灣的警察我還需更多的了解,不過機會並不是那麼多。有個朋友認識調查局的中層高官,我問他能否替我引介,讓他接受我的訪問。朋友詢問後告訴我,高官不但答應受訪,還會派個副官聽我差遣、隨時諮詢。不過他有個要求,他女兒也學文學,剛好從法國回來,希望我和她見個面,給點提攜。我心想,這不會是跟「魔鬼」交易吧?最後,我和他女兒見面,也給了些建議,但絕口不提採訪之事,這條線就此中斷。以後還有機會。

推理小說之為預言

總之,台灣的環境看似不利於推理小說,但這就是台灣的特色。看似不利於推理小說,卻有屬於台灣推理小說的養分,這不是缺憾,而是特色,是台灣獨有的傳奇色彩。台灣能夠孕育出什麼樣的罪犯呢?這是我可以思考的。各位若對創作有興趣,我認為構思推理小說,就是把你對於現況的理解,經過濃縮之後,再把它推到極致。推理小說都在寫極致,我們不能只描寫現況,反映現況沒有用,看社會新聞就夠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