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崛起後的失控? 伊斯蘭國恪守戒律統治下的假象

2016-01-25 15:30

? 人氣

伊拉克軍隊展示尋獲的伊斯蘭國國旗。(美聯社)

伊拉克軍隊展示尋獲的伊斯蘭國國旗。(美聯社)

薩阿德(Mohammed Saad),是原本活躍在敘利亞的社運人士,2015年10月好不容易才從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的控制中逃出。在那段遭囚禁的日子裡,薩阿德總是飽受折磨、毒打,但有一天,他和其他囚犯在匆忙間被拉到浴室躲藏。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原來,當天1名穆斯林神職人員到關押他們的地方視察,並告訴聖戰士們,「千萬不要虐待囚犯」,並要求在30天之後釋放囚犯。薩阿德告訴《美聯社》(AP)記者,當神職人員離去後,囚犯們又重返他們以往黑暗的日子。

「他們只是想要假裝像一個國家罷了。」薩阿德說,他曾經在伊斯蘭國的統治下生活過一段時間,後來幸運逃離。IS在統治過程中,伊斯蘭教的「教義」與「戒律」根本只是一個理想性的宣傳手法,本質上,仍然是一個好殺戮的恐怖主義團體。

統治並不代表治理

當IS攻下敘利亞許多城市,並試圖將城市做為國家的所屬領土、根據地,許多敘利亞人從當中逃離出來,擺脫IS的掌控。這些逃出來的人們除了對IS抱持仇恨,還有失望,因為IS的所作所為,跟當初他們揭竿起義的理想背道而馳,口號中的「公平」、「正義」和「平等」,都只是幻滅的詞彙。

敘利亞人民在原本獨裁政權阿塞德(Bashar al-Assad)的統治下,飽受內戰、貧窮之苦,而IS的出現,也沒有證明新世界的來臨,它只是另外一個「新阿塞德政權」。

在被伊斯蘭國占領的城市中,伊斯蘭國建立屬於自己的「國家」,創造一套「價值系統」,但社會中已經出現了一個新的菁英階級---聖戰士(the jihadi fighters)。他們是為伊斯蘭國打下開國基礎的一群戰士,在法律上享有特權,社會中享有地位、福利津貼等等,認為「平民」次人一等,也對穆斯林教義的戒律與懲處不屑一顧。

IS在2014年7月宣布建國,佔領敘利亞、伊拉克土地,最高領導為「哈里發」(khilāfa),希望在佔領阿拉伯世界後,建立橫跨歐、亞、非大陸、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帝國,進而統治全世界。

延伸閱讀:《伊斯蘭國擴張三部曲:建國、跨出中東、統治全世界

伊斯蘭國的宗教上,獨尊伊斯蘭教遜尼派,並企圖讓自己與阿薩德有所區隔,訂下許多「看似」充滿正義、文明的政策,利用過度解釋的伊斯蘭教義統治人民,曾承諾貸款給貧苦農民、讓百姓都有穩定的水、電力與補給糧食。

不得不承認,IS高喊「哈里發」的夢想,在透過政治宣傳後得到了全球支持者的迴響,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信徒加入,為其效力甚至賣命。

無法給人民承諾

《美聯社》記者深入中東,並採訪了幾個土耳其城市周遭逃出伊斯蘭國的人,他們幾乎都害怕被IS追查,並使用假名、匿名等方式發言。

「就好像仍活在阿塞德的統治下,我們一樣不敢反駁他們(IS)的話。」33歲的法蒂瑪說道。她在去年11月和丈夫逃離被IS佔領的帕米拉(Palmyra)。

IS不再能夠擔保先前的承諾。美軍為首的聯軍與俄羅斯,不斷針對石油挖掘設備發動空襲,切斷伊斯蘭國的金脈,讓他們軍事支出成為一種龐大的負擔。進入2016年以來,伊斯蘭國節節敗退,過去一年當中,失去了國土的30%面積。據幸運逃出的人們告訴記者,許多城鎮的水電長期被阻斷,石油與天然氣價格也上漲。

失控的正義

薩利姆(Abu Salem)是敘利亞城市代爾組爾(Deir el-Zour)的活動家,觀察一連串的伊斯蘭國統治,他說,「它正在成為所有人的敵人。」

伊斯蘭國的司法體系中,有一本詳細規定的權利書,當中有一個對於「宗教警察」(religious police,又稱Hisba)的描述與規範,書中描述,宗教警察必須具備「溫柔、大方地對待信徒」、「擁有彈性、寬容的個性與溫雅的舉止」等特質,讓宗教警察的影響力更為強大。

但「宗教警察」說穿了,就只是一個擁有特權的單位,伊斯蘭國的「宗教警察」多次濫用職權,達到威脅、嚇阻的作用。伊斯蘭國「首都」拉卡(Raqqa)一位婦女說,若有女性的穿著不符規定,那麼「宗教警察」會對丈夫施以鞭刑,懲罰丈夫管教無方;若家裡垃圾桶沒蓋好,丈夫也會被鞭打。

也有一些神職人員控訴,伊斯蘭國濫用嚴酷教法懲處敵人,如斬首、亂石致死、鞭刑或是四肢分解等等,但這些都是必須在特定條件下才能使用的手段。他們也說,聖戰士們將敵人屍首公開展示的「習俗」,也違反伊斯蘭教義中要將死者迅速安葬的「傳統」。

「當然,有意見的神職人員們都失蹤了、被殺害或是因莫須有的罪名死去。」一名從首都拉卡離開的受訪者阿布(Abu Manaf)說道。

若伊斯蘭國失去了民心

伊斯蘭國的武力的確不容小覷,對外仍然有一定的威脅,但對內,似乎已經逐漸讓轄下人民感到不滿、恐懼與不安。看似井井有條、一切依法行事的社會,壟罩在極端伊斯蘭教義的氛圍中,失去了民心,未來伊斯蘭國的專制權力,還能依舊屹立不搖嗎?

無法安邦治國的伊斯蘭國,建立了一個又一個的「大型監獄」,讓人民對生活美好的想像已然破滅,而上位者「哈里發」一統世界的春秋大夢,依然在膨脹當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