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到抓不到 專家告訴你掃毒掃不乾淨的原因

2016-03-28 08:49

? 人氣

毒品氾濫大家都知道,警方對查緝不力的指控也有一肚子苦水。(曾原信攝)

毒品氾濫大家都知道,警方對查緝不力的指控也有一肚子苦水。(曾原信攝)

台北市去年執行「封城掃毒」,根據北市聯合醫院毒品防治中心的報告,緝獲的吸毒總人數飆到1萬多人,創下10年來新高,但以往隨緝毒而波動的毒品價格卻未因此飆升,顯示市場上的毒品量並沒有減少,毒防中心主任莊苹推測,可能是有更多的毒品入台,也可能是因為台灣出現了更多的工廠在夙夜匪懈地製毒。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20160315毒品專題.專訪聯合醫院昆明院區行政主任莊苹.莊苹(陳明仁攝)
雖然台北市雷厲風行掃毒,但毒品案並未隨之減少。(陳明仁攝)

毒品依成癮性、濫用性及社會危害性可分為三級,根據內政部警政署統計,近10年來使用最頻繁的三級毒品分別是:第一級毒品「海洛因」,多半從東南亞國家走私進入台灣,以泰國、越南為大宗;第二級毒品「安非他命」,多在台灣本地生產製造與流通,這或許與可提煉安毒的感冒糖漿隨手可得有關;第三級毒品「K他命」,則從中國走私入台為主,其次為台灣自行製造。

20160321-SMG0034-S02b-01-風數據/青少年吸毒、毒品專題,2004-2013年台灣常見毒品來源地
 

毒品走私越來越多 台灣製毒能力也在進步

從上述統計結果可以看出,除了走私之外,台灣自製毒品的能力也在進步,莊苹指出,「現在的製毒技術越來越好,過程未必會有味道,因此即使在公寓裡也能製毒,未必要到山上的小木屋」。更驚人的是,社區藥局曾向莊苹透露,有人買下所有的咳嗽糖漿,「有多少買多少」,而糖漿中的麻黃素,正是製造安非他命的原料,原料的易得性也助長了製毒。

既然知道毒品氾濫,難道警方查不到、抓不到?

就在記者拜訪台北市少年警察隊的那天,刑事組小隊長陳軍生一早帶領一群警察前往一個鎖定很久的毒癮者所在地,卻因為無法取得法院搜索票,無功而返,但此次行動已經驚動了對象,緝毒恐怕前功盡棄。

監聽票、搜索票取得不易 警方怨緝毒綁手綁腳

根據警方經驗,追查一宗毒品案,從線人舉報、盯上、取得證據,到最後查獲,通常需要花上半年到兩年的時間,但監聽票、搜索票不易取得,警方抱怨不僅破案困難,而且事倍功半。

在北市範圍內,青少年喜歡逗留的西門町及酒店聚集的中山區,都是常查獲吸毒者的地區,少年警察隊偵查組組長鄧進華更直言,「motel、轟趴幾乎每一場都有使用毒品」,但要想抓到人,「要有犯罪證據」。鄧進華說,「考量到人權,如果沒有充足的證據,法官不會核可搜索票」,因此警方在緝毒時往往不得其門而入,再加上「沒有一定的依據,警方不可以隨便搜身,只可以看、檢視,或要求將可疑物品拿出來,但對方不拿,警方也沒辦法」。

20160315毒品專題.專訪聯合醫院昆明院區行政主任莊苹.莊苹.有關開毒趴的旅店已做類馬賽克處理.小心使用.(陳明仁攝)
Motel是警方查緝毒品的重點區域。(陳明仁攝)

鄧進華談到第一次出任務的情況。在北市有一場大型轟趴,警方申請搜索票卻沒有過,法官的理由是「沒有辦法證明裡面有毒品」,鄧進華憤憤不平的說,「我們已經監聽那麼久了,而且他們講的暗語已寫明在申請搜索票的卷證中,以社會常理判斷,確定是毒趴,法院卻說我們不能提出具體證明趴裡面有毒品」。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